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居住正義論壇致詞時提到,囤房當包租公者應該課重稅,當然柯市長此言的重點,指的是現行房屋稅稅率,自用者與囤三房以上者,稅率僅差三倍的不合理現象,但柯市長把囤房跟包租公,在房屋持有稅制上劃上等號,反而不利實踐他「房屋是必需品」的主張。

現行房屋稅制,針對擁有戶數越多者課徵越高的稅率,目的也是希望藉稅率上的差距,引導擁有多戶房舍的人,將手中的房地產轉手給真正有自住需求者,然而台灣房屋供過於求的事實已經存在,在出生率持續低迷的趨勢下,人口老化及減少的速率應該比房屋還要快,未來透過繼承一人擁有兩棟以上房產的機率應該會提高,若真如柯市長所說,執著於將房屋持有稅率間距無限制拉大,反而容易造成無主空置房屋增加,平添政府管理上的困難。

包租公是將自身擁有的房產,租賃給有居住需求者使用,以目前台北市高房價的環境,租賃同樣條件的房屋,僅需購屋每月房貸金額的一半,若從這樣的角度切入,包租公反而為有居住需求者,提供比買房更為低廉的居住方案,況且,若是政府真的因為包租公的身分抬高房屋稅率,反而會給予包租公調漲租金的誘因,這也是我認為,柯市長不該把囤空屋不使用者,跟包租公劃上等號的兩大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