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覺得,機會是留給肯努力的人,只要你一直在前進,就會有人看見。

我的學生Chris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從逢甲大學畢業後,在台灣的土地開發商工作長達7年,坐上小主管的位置,他感受到自己可以做到更多,決定到NYU Stern深造,他自己說:「這決定等於將我過去在台灣締造的成績,完全歸零。但我就是想出去看看。」

Chris去年從NYU Stern畢業後,如願在美國找到一份房地產工作,雖然因為身分的關係,還不確定未來是否能順利留在美國工作,但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實在太值得與大家分享,我們約了一天線上聊天,想知道他過得到底好不好。

Stern強項不在地產業,找工作只能靠自己

由於房地產一直是Chris職涯規劃的重點,當他發現Stern或同在紐約的Columbia Business School,雖然在世界地產中心,但房地產相關資源,還是不多,連學校公告的職缺也很少,他便自行擬定計畫,決心要搞清楚紐約房地產業的大小事。

也因此Chris在MBA這兩年,除了上課之外,就是忙著四處找機會。若難得遇到業界人士來校演講,他一定會去交換名片,詢問是否有coffee chat的機會,或請對方介紹資歷較淺的業界人士給他,回家後還會客製化每一份thank-you letter(感謝函),忙碌的生活,讓他幾乎天天泡在圖書館,根本沒機會看到紐約市區的樣貌。

為了解美國房地產業的操作模式,Chris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房地產會議,甚至在美國的第一個寒假,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或學校,將近一年的房地產新聞全部看過。他說:「我會把新聞的細節都記錄下來,實地走訪一趟,也去LinkedIn上找有沒有校友任職於這些地產公司。」

Chris表示,因為自己出國前累積了數年工作經驗,加上想學習MBA的思考及做事方法,當初並未考慮到地產學院就讀,「地產學院的學生年紀大約都只有22、23歲,想法跟我可能不太一樣,比較不像我到美國,就是為了要找到工作留下來的。」

房地產業重背景,國際人士難打入

Chris曾在MBA期間做過房地產實習,但是畢業後要找到正職工作,加上國際學生身分,更是難上加難。他說:「地產業需要長時間累積名譽,美國做房地產的人很多,不需要花心思培養國際學生,加上資源被少數人掌握,若不是屬於那個群體,根本很難打進。」

他提到,房地產分兩塊,一塊是分析,一塊是真正執行案子 (deal),而他由於實習期間做了很多財務分析,卻沒有真正執行一個案子的經驗,比起其他美國人,還是較為吃虧,「我必須花費很多心力補強這部分,證明自己比美國人還強,但是一提到公司要協助申請工作簽證的事,10間有9間直接拒絕。」

Chris不放棄任何機會,嗅到中國房地產攻佔紐約的趨勢,開始朝這方面前進,並強化自己過去的房地產經驗及語言優勢。他在2016年5月畢業後,7月才確定加入亞洲人居多的房地產基金公司。他說:「他們需要會說中文的亞洲人,公司資料以中文為主,也要到中國作road show,所以我又花了一段時間研究這類型的公司,基本上亞洲房地產的作法大同小異,只是用語不同而已,親手做過幾個案子就可以上手。」

Chris提到,房地產業的薪資在MBA畢業生當中算是較低的,但每筆案子成交的紅利相對較多。在紐約的房地產採責任制,工時約為每天早上9點到晚上9點至11點不定,周末則得視交易狀況決定加班與否。

歧視無所不在,轉念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由於地產業是個自成一格,較為排斥外來文化的產業,講白了是,這個產業滿「白」的!身為當中的少數族群,Chris也曾遭受過不少歧視。他算了算,大概只有5個台灣人在紐約做地產業,即使有其他亞洲前輩,也都已經在美國待了很長時間,不見得幫得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