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裡,舒淇主演的電影只有一部—《我最好朋友的婚禮》。這部2015年就殺青的翻拍作品無論是票房還是口碑都在意料之內,但片中想盡一切辦法奪回愛情的顧佳,卻讓人想起時光深處那個為愛出走的女孩阿布。

那年,舒淇23歲,在影視圈初露頭角,有一些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也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片子。90年代中後期的香港電影正從繁華跌入深谷,市場上充斥著低成本的武俠片、粗糙的愛情片和庸俗無聊的喜劇。

《玻璃樽》故事平平,但那個鑽出水平面大喊「喜歡一個人很簡單,只需要五個字就可以了」的女孩阿布將整個故事的色調提亮了。天真,率直,有一點傻氣,為了愛情可以奮不顧身,舒淇駕馭起這樣的角色得心應手。

與馮德倫婚後的感性告白》舒淇:「追尋你的心!選擇了,至少不後悔」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和她工作是舒服的

她異常敏銳,還善於打破沈悶的氣氛。攝影棚裡燈光刺亮,讓人無處可去,時常產生莫名的焦慮,這股情緒很快就被她輕快的語調打散,氣定神閒與談笑自若拿捏得恰到好處,「你告訴我這樣可以嗎?因為每本雜誌想要的風格都不一樣」,她向攝影師確認細節,在完成一組拍攝後直言不諱地說出多數人的想法:站那麼久,腰也累了。

在某個兩岸三地導演會上,舒淇的自在讓侯孝賢都佩服,「她的人緣好,而且對人的分寸清清楚楚,這是她的本質,也是她的本性。她對人對事非常自然,她的溫柔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對人體貼。她有一種氣質,讓人家很容易接近,而且現在越來越穩。」

侯孝賢與舒淇相交十多年,《最好的時光》是他們合作的第二部電影,憑藉這部影片,舒淇站在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領獎台上。台上,她抹著眼淚說「謝謝」,聲音顫抖,回到座位越發不可收拾,侯孝賢對台下的觀眾說,「這是她的真性情。」

與馮德倫婚後的感性告白》舒淇:「追尋你的心!選擇了,至少不後悔」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戲裡戲外,舒淇多次情緒失控哭得七零八落。她是個感情充沛的人,又不願將自己隱藏起來塑造另一個姿態,所以很多時候,人們看到的是一個搖擺不定的舒淇,一會兒說自己是「愛情大過天」,一會兒又說「不相信愛情」,信守「不婚主義」。這種坦承曾使她失去保護,但也讓她與眾不同、層次豐富。

沒什麼好後悔

在電影裡,舒淇時常和自己相遇。《千禧曼波》中的Vicky,像來自青春期的倒影。Pub、迪斯可舞廳、迷幻的電子樂、香菸、酒精,一醉解千愁。影片講的是年輕人的愛情,卻始終包裹在藍色的冷光中,爭吵、對峙,看似不屑,其實脆弱無比。年少時的舒淇好強、不馴服,剛被父母打罵完,翻個牆就去找朋友說笑了,錯誤還是照樣犯。提起青春期的叛離,舒淇不覺得是多大事兒,「和我那些真正叛逆的朋友相比,我差得遠,每天在家當個乖寶寶的才會覺得我叛逆吧。」她反倒質疑現在的小孩子沒經過摔打,一點挫折都不能接受,也很危險。如今回看,她慶幸自己是那樣長大的,因為「那些經歷讓我在表演上有更多感觸。」

看過《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的人會記得,舒淇在裡面飾演一個悲劇人物,被所愛之人欺騙和背叛,在生命的黑暗裡孤獨且絕望。其中有個鏡頭是吸毒,在地上打滾,還要被別人踢,舒淇目睹過類似的場景。拍電影時,劇組會請專業人士教演員怎樣做,但請來的都是3、40歲的人,而那個角色只有20歲,舒淇想著,3、40歲的感覺和20歲肯定是不一樣的,於是就從記憶深處去尋找。說到這裡,她停下來想了想,表情變得嚴肅,「你看,如果沒有接觸過那個社會和人群,就不知道怎麼做,或者只能按照專業人士告訴你的去演。」

與馮德倫婚後的感性告白》舒淇:「追尋你的心!選擇了,至少不後悔」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像是一本書,前幾章的峰迴路轉伏線了後面的水到渠成。小時候的任性,憑個人的喜樂而為,可歲月漸逝,工作也好,私底下也好,一些朋友突然間就走散了,丟失了,恍如隔世,舒淇很感傷,回憶間更覺得眼下的日子珍貴無比,發現「在一些場合裡讓大家開心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30歲以前起起伏伏什麼都無所謂,30歲以後更願意過波瀾不驚的生活,「但是,」她話鋒一轉,「平靜也是有選擇的,你仍然可以對這個世界好奇,接觸新鮮的事物。」好吧,率性、散漫、自由,有些東西已經刻在了靈魂裡,這輩子注定相隨到底。

「她十幾年不變,不是外貌,是她的人格、內心。對我來講,她是很標準的女俠。」侯孝賢說。當他起意把唐代傳奇裡《聶隱娘》的故事拍成電影時就想到了舒淇。舒淇下樓散步,看到有人在路旁欺負小狗,不假思索就衝上去和人理論,她用星座來解釋,「白羊座,做事衝動,這也不算是『俠義』。只是有些人會想很多,比如『哎唷,那個欺負狗的人是個彪形大漢,還是遠離一點』。我比較直接,事後也不會後悔,對的事情是沒有什麼好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