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棒球經典賽,台灣再次吃鍋貼了。

棒球是台灣最熱門的運動之一,台灣人關心國家隊的表現,像台灣對荷蘭的比賽,很多學生還來找我嗆聲:「老師,下午台荷大戰,你準備好輸到脫褲了嗎?」

可惜的是,這次台灣又輸給荷蘭了,不只輸給荷蘭,還輸給南韓跟以色列,三場比賽,我的FB都被「四海遊龍」(編按:雖敗猶榮)給洗版了。

有些台灣球迷馬上把矛頭轉向台灣棒球協會,批評棒協行政效率低落、沒有照顧好球員,使得球員過勞、也無法說服中職允許國家最優秀的球員參加國家比賽,甚至為了「護國球」有人已準備上街頭抗議。

也許球迷有這樣情緒性的抱怨,是因為台灣棒球的表現一直以來都不理想,從2006年的棒球經典賽開始,台灣只有在2013年進複賽,2006年、2009年及2017年都在預賽就打包回家了,明明是國球,台灣在棒球經典賽中往往表現地不如預期。

台灣在其他的運動選項表現也平平,像台灣在整個奧運的歷史上,總共拿到兩面金牌、七面銀牌、十二面銅牌,以奧運史以來拿到最多獎項的個人運動選手飛魚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來比較,他一個人就拿到28面獎牌,比台灣有史以來累計的數量還多。

台灣一直無法在國際賽事抬頭的原因,不只是棒協的行政效率低落,這背後有一些結構性的因素與政策差異,只有勇敢地面對自己的不足,向其他國家學習,才能找解套辦法,訓練出世界級的運動選手。

荷蘭人口跟台灣差不多,但是在各個運動表現上可以算是強國,以奧運來說,荷蘭在歷史上總共拿過115面金牌、123面銀牌及139面銅牌,總計為377項獎項,是台灣的18倍!

荷蘭人口1700萬,台灣人口2300萬,為什麼荷蘭人口明明比台灣少,但是運動表現還比台灣好這麼多呢?答案非常簡單,因為荷蘭政府認為運動很重要,想在運動界成為世界十大國,所以願意投資職業運動,為了創造與維持一個一流職業運動選手的環境,荷蘭政府每年願意花五千萬歐元的預算,(約新台幣16億)在培育運動選手身上,這是全民辛苦繳納的稅金,而在荷蘭卻少有人抱怨「我繳的稅怎麼用在這種地方?」。

這個五千萬歐元的經費,是讓有運動管理專業的協會提供最佳的運動設備、培養與照顧運動選手的專業教練團隊,並且減少運動員在金錢上的壓力,每分錢都花在刀口上。

當然五千萬歐元是一大筆錢,為什麼荷蘭政府跟人民都願意買單呢?

荷蘭政府認為,運動選手表現好的話,可以提升全國人民的團結,創造大家的共同記憶,譬如說荷蘭足球隊在世界盃上踢了幾次很精采的比賽,或許是進球進得特別漂亮(1998年世界盃荷蘭對阿根廷),或許是比賽分數很光榮(2014年荷蘭贏西班牙5比1),無論如何,荷蘭人都會記得那天在哪裡跟誰一起看比賽,這種全民記憶裡的榮光,也變成荷蘭認同的一部分。用台灣的話說,「這就是愛荷蘭啦!」

另外,像荷蘭運動選手Anton Geesink在1964年東京奧運中拿到柔道金牌,是日本柔道選手第一次輸給外國人,日本柔道社群因而非常敬重這位選手,間接提升了「荷蘭」這個品牌。

國際肯定,我想這是台灣最需要的吧!每次到國外旅遊,當地人問我來自哪裡,我回答荷蘭後,當地人常很興奮地開始跟我聊荷蘭歷史以來最有名的足球員(Cruijff!Gullit!van Basten!Sneijder!)如果台灣也出了幾個國際間有名的運動員,這樣在地的「台灣之光」會比在美國發展的林書豪、王建民更來得令台灣驕傲!

政府希望荷蘭選手的表現有激勵作用,讓民眾也加入運動的行列;在荷蘭,知名的運動選手常常參加工作坊向民眾介紹各種運動。因為政府認為可以花這筆「小錢」可以節省醫療制度花費這筆「大錢」。

總而言之,台灣運動選手表現不理想,不只是因為棒協無能,而是因為台灣政府並沒有編列足夠的預算經營、培養運動選手的環境,往往只以一筆獎金鼓勵那些「已經得獎」的選手,而不是投資在環境、設備及教練等軟硬體培養環境上。從荷蘭的例子我們可以學習到,政府願意付出這筆錢,國家可以培養出世界一流的運動選手,而好處絕對不是只有領到獎金的運動員,相反地,全民都會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