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淨在學率,美國51.8%,德國26.3%,台灣73%,世界第一。一個國家超過70%的學生都上大學,上一樣的課程,考一樣的試,念一樣的科系,最後文憑失去價值,新鮮人找不到工作,工作找不到人,教與學不該重新思考嗎?

「開學第一個月,生涯導師要他們『找三個工作』。」好友KiKi日前分享兒子在美國普渡大學的經驗:「兒子開始思考自己的需要,搜尋一堆資料後,寫下三個志願:1.Sony混音工程師、2.環球旗下的錄音室、3.apple現場錄音師。」

「為什麼會選這三個工作?」

「因為兒子念的是電機工程,又對音樂有興趣。」KiKi繼續說:「選這三個工作還不夠,老師還要求他們詢問這些工作公司的徵才條件、年薪。調查後,兒子才發現這個職場上,有人拿到500萬美金的年薪。但兒子也發現一個邏輯,那就是沒做過第二個志願,很難得到第一志願工作;但若想得到第二志願的工作,最好修過傳奇人物保羅·布蘭登·吉伯(Paul Brandon Gilbert,著名吉他手)的課。」

「這好有趣!」

「不僅有趣,而且有用。兒子發現保羅在大學兼課,便大膽寫信請教保羅,保羅請他先修一門線上課程。結果兒子現在不僅認真修這一門線上課程,還轉到音響工程學系。」

大一放空是對青春的報復

KiKi的分享讓我覺得心有戚戚焉。因為美國大一的生涯導師逼新鮮人開始思考自己需要什麼,大一就產生豐沛的學習動能,但反觀台灣,大一常是玩得最瘋的一年。

學生F說:「大一主要工作是對『青春的報復』,以前什麼都不行,但突然限制不見了,一定要好好的談戀愛、睡大覺,『任性的活』。」

但是並非世上的大學生都敢這樣「任性的活」。一位在台交換半年的英國大學生,離台前,很不可思議的對我說:「很多台灣同學好像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對課業興趣不高,對未來的工作也很少思考。」

如同學生M形容的:「大家中學時代的讀書動機是隔天的小考,但升上大學後,小考不見了,加上外在活動多,很少人會在大一努力學習。往往出社會後,才發覺自己的能力達不到職場的需求。」難怪根據 1111人力銀行調查, 2016年受訪企業新鮮人接受度,較2015年少了19個百分點。他們就像海明威小說中形容的「被遺忘的一代」(Lost Generation)。

被職場遺忘的新鮮人

學生L很恐懼自己被職場遺忘。L大傳系畢業,去年甫退役,在軍中還因勤奮、態度好,被擢升為排長。L大三曾到知名廣播公司實習,之後便決定以AE(廣告業務)或Copy Writer(廣告文案)為未來的工作目標。但他去年投了二十幾張履歷表,卻換不回一張聘書。

「他們要的是有兩年以上經驗的『即戰力』文案,不然就是要累積足夠的作品。面試官說現在不景氣,企業都苦哈哈,很難有餘力培訓新人。」L很感慨:「我很後悔兩年前沒聽老師的話,開始練習文案。」

這幾年為了指導學生,從零開始學習微電影拍攝及編劇,最後累積一點能力,與一金鐘獎導演合作,擔任編劇工作,認識該製片公司老闆,詢問是否可錄用L。「他會3ds Max, Premiere, After effects或Sony vegas嗎?」老闆要我詢問L。

「我不會,但我很想學。」L表達他的決心。但老闆最後還是沒找L,可能是因為這家公司已擁精通攝影、後製、企劃、和公家標案的Ren。Ren一樣才二十多歲,但因為學生時代就一直在這家公司學習,現在已是獨當一面的業務大將。

L知道出發慢的痛點,因此L上個月要我轉達給學弟妹一句話:「在現世,大三才做職業試探可能太遲了,若可能,大一就開始吧!」

快速成長的學習法

學生徐韜真的大一就開始他的職業試探之路。

2016年底辦理中台灣模聯會議時,認識大四生徐韜,深談後才知道他高中階段曾參與日本311地震募款,慢慢探索出自己的學習需要。大一時思考解決101跨年的垃圾問題,便與同學創辦「笑擁青年聯盟」,號召2,000名大學生志工,在101跨年晚會後撿拾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