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正向積極者的氣勢壓倒

不只社會上充斥正向的訊息,看看我們身旁,對於任何事態度都格外積極正面的人也很顯眼。

有人如此描述他對態度積極正面的同事的看法:

當上司指派工作時,我非常不安地想:「沒問題嗎?」、「我必須注意不要出錯」,那位同事卻沒有半點憂慮之色,面帶笑容、活力充沛地回答:「我明白了!」

為何他不會不安地擔心:「會不會失敗」、「能順利完成嗎」?我非常羨慕他,認為他一定和我不同,工作能力十分出色。然而,我常常看見那位同事犯錯被上司告誡,似乎也不像很有實力的人。明明不特別能幹,他為何不會感到不安?我深深覺得不可思議。

還有人感嘆,自己總是被正面積極的人捷足先登:

要挑選參與某項企劃案的推薦成員時,上司詢問我們有沒有人想參加,我對此非常感興趣,卻對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好感到不安遲疑,這時一位平常態度總是極為積極正面的後輩表達參加意願,事情就此拍板定案。

可是仔細想想,那名後輩的能力不算特別出眾,態度卻格外積極正面,看起來絲毫沒有任何不安。為何他能做到如此正向積極?為何如此自信洋溢?雖然難以理解,但坦白說我非常羨慕他。相比之下,在能力上絕不比他遜色,卻經常覺得不安而遲疑的我真是沒用。

成功者懂得活用負向心理

在電影及連續劇、舞台劇等領域十分活躍的演員竹中直人,總是給人開朗活潑的印象,但據說他心中隨時都充斥著不安感。

「舞台劇能直接感受到觀眾的反應,非常可怕。觀眾既殘酷又可怕,因為太可怕了,我討厭觀眾(笑)。上台表演時總是心跳加速。」(ORICON STYLE網站2015年10月16日刊載訪談〈位居演藝界泰斗的竹中直人仍舊滿口消極言論:「少了我,世上也還有很多演員」〉)

「博得一定程度的人氣後,我與作家宮澤章夫組成Radical Gaziberibimba System(RGS)這個戲劇團體,隨著觀眾愈來愈多,我感到非常厭惡。雖然大家都看得哈哈大笑,但他們一定遲早有一天將不再發笑。比起現在逗得觀眾發笑的事實,我忍不住預先考慮到往後觀眾將在某個時期再也不覺得我的表演有趣好笑的可能。」(摘自同篇訪談)

推薦正向思考的人們,常常說只要相信事情會成功就能開拓道路,但演員竹中先生可以說是憑藉對於當下好景不會長久延續的危機感獲得成功的。

您是否至今依然隨時感到不安呢?當採訪記者這麼問,他如此回答:

「不安不是無時不刻如影隨形嗎?我總是認為,像我這種演員就算離開了,也不會有任何人感到困擾。即使我忽然消失,不是還有其他許多演員在嗎?(中略)現在有工作做很好,但這股不安總是隨時存在。」(摘自同篇訪談)

連地位那樣崇高的演藝界泰斗,也說他隨時都受到不安威脅。

被正向思考信仰洗腦,誤以為對任何事都抱持樂觀態度就夠了的人很多。但承認自己的不成熟與不足之處,還有心懷不安的危機感,才可以說是成功的祕訣。

或許有人會覺得不該把普通人和那些天才相提並論,但就算具備同樣的才能,沉溺於正向思考或許會令人未能好好展現才華就不了了之。他們成功的祕密,毫無疑問地是思考時不排除負向心情與負向思考的習慣。

明明工作能力很強,不知為何總是抱持強烈的不安

有些人明明工作能力比其他人來得優秀,卻不知為何總是抱持強烈的不安。

如同上一章所見,有些人心態格外積極正向、自信十足,卻做不好工作,也有些人工作能力很強,讓周遭的人感到不可思議,他明明可以更有自信,為何沒辦法變得更加正向?

不過就像接下來要介紹的一樣,這種類型的人沒有必要刻意轉變得積極正向。沒辦法變得積極正向,正是他們成功的祕訣。

沒有考量到這一點,迷上正向信仰,強迫他們轉換成正向心理狀態,反倒會害這種人工作能力下降。

「這怎麼可能?」或許有人會產生這樣的疑問,不過這個現象受到科學的證實。

根據研究顯示,負向心情不僅可以提升記憶能力,還能提帶來人際認知能力。抱著負向心情時,比抱著正向心情時更能準確地評估互動對象,這種說法或許一時之間叫人難以相信。不過,心理學實驗也證實了這一點。

負向心情帶來人際認知的準確性

佛格斯等人的實驗證明,抱著正向心情的人容易受首因效應影響產生誤判,抱著負向心情的人則不易受首因效應影響而扭曲判斷。

所謂首因效應,是心理學家阿希(Solomon Eliot Asch)在一連串關於印象形成的實驗中發現的效應,指最初給予的資訊效用比後續資訊更大的現象。首因效應可以說證實了第一印象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