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見鬼,人人都怕,但每天都看到鬼,這個鬼再猙獰,也會讓人視而不見。

記得好幾年前,第一次申裝第四台和無線網路時,我就被他們要季繳近6千元的鬼帳單嚇到。

後來,因為家人要看電視,也要上網,而且同事朋友鄰居全天下的人都乖乖繳款,這日復一日的規矩,再也沒有人會懷疑。

直到最近,星巴克和許多知名餐飲品牌紛紛漲價,而且漲幅不小,這讓我驚覺到,似乎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開始要結束蟄伏,準備噴出,同時,實質利率未來也會變成更大的負值。再加上晚間回家,又看到第四台和網路費的新帳單,我開始思索,現在手機幾乎都是人人吃到飽的情況下,真的有需要每個月再付這麼多的第四台和寬頻網路費?

當然了,家人和我都有看電視和上網的需求。但我觀察幾天後,發現其實大家使用電視的時間並不多,像我多半是看新聞節目,很多時候也只是開著電視,有聲音就好,根本沒在用心看。而且下了班回到家,用家中網路上網的時間也不長,頂多看一下臉書,回回EMAIL,如此而己。

再者,許多新聞節目在網路都有直播,播過的節目更多,反而可以找自己有空的時間,細細品味,不用守在電視前等著節目播出。所以,這幾天我試著把第四台和家中網路關掉,只用手機開啟無線分享,結果發現,看網路直播新聞很順暢,偶爾上上社群網站和寫信回信,也不會累格(lag)。

就這樣,我就在星巴克宣佈漲價的「頭七」,就打電話給第四台和固網公司,決定要把他們退租。儘管要罰不少違約金(沒有使用還要罰錢,真是坑殺消費者的惡條款),但整年度算下來仍然省了快9000元,次年度和次次年度,都可以年省2萬多元。

老實說,我不是窮到連這2萬多都繳不起,而是秉持一個資本主義的信念:用不到卻還要付錢的最貴

這就和我租了一輛車,結果每天放在地下室沒有開出去一樣,就算偶爾外出也嫌找車位麻煩,就習慣性地搭UBER,沒多久我也考慮把車退掉。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以前不退這些用不到的東西。

首先,是日復一日看多了鬼的樣子,自然就會被先入為主的「習慣」鬼遮眼。

再來,在我退這退那的背後,關鍵不在於省那點錢,而是看到一個很可怕的洪流,即將翻天覆地地襲捲而來。那些沒有事先把救生艇吹起來的窮人和小資族,在「習慣」這隻鬼的遮眼下,不知不覺地,就會把救生艇也拿去換現金,然後在溫水煮青蛙的細火慢燉下,被高CPI和高槓桿的債務周期滅頂。

這個洪流,就是懲罰窮人的「資本貴族消費時代」。

謂的「資本貴族消費時代」,就是指在CPI不斷升高,薪水卻沒漲,實質利率也變成負的社會裡,整個消費市場會被切割成「資本貴族市場」和「窮人市場」,而且涇渭分明,河水不犯井水。

儘管有錢人的消費額,是窮人市場的十幾倍甚至百倍,然而,因為有錢人的收入,都是來自資本利得和國際級的系統性收入,只要他們的錢母沒有被侵蝕,他們的獲利都是嚇死人的高,高到幾輩子都花不完。

因此,再貴的消費,只要他們覺得CP值夠,他們花錢是連眼睫毛都不會晃動的泰然自若。

相對的,窮人市場的消費額,再高也永遠不可能超過總薪水收入的三分之二。即使你的薪水再高,你也不可能把房貸和保險費,以及其他生活開銷的預算,都拿去「貴族資本市場」中含淚滴血花掉。

星巴克之所以不怕其他競爭對手偷襲,膽敢大幅漲價,看準的就是有錢人的「貴族資本消費力」,在未來絕對會大幅成長。

因為,他們店面坪數有限,在講求坪效的市場機制中,自然要提高消費額,來驅逐消費力不高又愛佔位子的上班族和小資族。

因此,星巴克的漲價宣告,等於用「價格密碼」在告訴那些窮人市場的消費者,如果你月薪不到6萬元,就不要打腫臉天天逼自己來店裡喝咖啡,妄想和有錢人平起平坐。

因為,未來薪水不漲,台幣貶值加上CPI飆漲的惡性通膨下,你的薪水會愈來愈不管用,星巴克也會愈來愈貴。當你驚覺買幾包白米和泡麵回家,真的比去喝咖啡重要,那時,你這隻青蛙早就被煮熟了,還能逃去哪裡呢?

所以說,未來如果你不想連救生艇都沒有,星巴克和第四台,還有寬頻上網這些高消費又用不到的「奢侈品」,還是學我儘快戒掉吧!因為,我也不是有錢人,也沒辦法像有錢人,任憑很多大大小小的「隱性浪費」吃掉資產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