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我雄心萬丈,這幾年越來越保守,不敢再作太大的夢。一個人的企圖心,在他一生中,到底可以到什麼程度,是我一直有興趣了解的。

上周,商業周刊封面專題介紹全球排名第三的工具機集團友嘉,總裁朱志洋在過去5年不斷併購,如今版圖遍及14國,旗下有42家公司,包括德國前三大汽車引擎加工廠和義大利航太工業廠,一家產值相當於台灣同業全體產值的一半。

有趣的是,28年前朱總裁就成為商周封面人物,被封為「台灣併購大王」,但現已成為世界級的併購之神,更表示要拼到世界第一才退休。

無獨有偶,上周郭台銘董事長又出招了,表示希望收購因集團財務困境不得已出售的東芝半導體,並強調自己有誠意、有實力、有價值。

鴻海去年以35億美元併購夏普,在短時間內將公司轉虧為盈,若要併購東芝,價格可能高達1.5兆日圓(130億美元),但郭老闆連眼睛都未眨一下。

友嘉朱總裁和郭董都有一個特色:世界級。台灣對他們來說實在太小了,台灣最傑出的企業家在全球舞台上能呼風喚雨,但在台灣卻往往龍困淺灘。

郭董事長上周在廣州出席堺工廠10.5代顯示器動土儀式,這個90億美元的投資案從接觸、談判到啟動僅花了不到二個月的時間,包括農曆春節,未來產業鏈產值超過人民幣千億元。

台灣報導了這則新聞,但很少人有深入體會,大家對鴻海的新聞早已麻木了。這個項目的應用是「超高清8K電視」,8K顯示將超越肉眼極限,可看清仙人掌上的手術痕,並用於尖端醫療領域,換言之這是未來超先進技術。

其次,這不是一座工廠,郭董強調他在打造「8K生態園」,將引進1.5萬名高技術人員,並帶動康寧、日亞化、思科等世界一流廠商一同進駐,這個指標已基本完成。

郭董已進化到神的等級,神能夠改變世界、創造未來。先前郭董曾表示在美國也要興建面板廠,投資額70億美元,他說不會中美選邊站,兩個他都要。

我Stanford的教授Jim Collins有一本經典作《從A到A+》(Good to Great),探討企業如何從優秀蛻變至卓越,其中提到「飛輪效應」,意思是企業改造就像推動巨大的輪子,一開始很困難,但當實力累積到一定程度,速度會愈來越快,突飛猛進,這就是友嘉和鴻海目前的階段。

郭董的戰略夥伴軟銀孫正義更驚人,去年他宣布要募集1,000億美元成立「軟銀願景基金」,投資未來科技,現已基本完成,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主權基金出了大部分的錢,此外蘋果、Oracle、高通、鴻海等科技巨頭幾乎全員到齊。在私募股權基金行業,100億美元已是不得了的規模,再乘10倍簡直難以想像。

世界正在形成贏家俱樂部,贏家掌握關鍵資源,什麼事都做得成,資金、政策、人才、技術、市場會自動匯集,形成一個贏家生態圈。台灣不幸不在其中,唯一可聊以慰藉的是現在和南韓一起被打入敗部,算是難兄難弟。

我們不能拿鴻海往自己臉上貼金,鴻海好不代表台灣好,這早已不是一個等級,差了三個檔次。以前有一個說法叫「Asia ex-Japan」,未來會有「台灣ex-鴻海」、「台灣ex-TS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