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馬永欣

在南半球緯度8度的赤道區,氣溫卻比同時間的台灣足足低了10度,是舒適的攝氏26度。雖然夏日陽光直射嘉義北回歸線是近乎常識的科普知識,但赤道國家比台灣涼爽還是十分違反直覺。

這裡是峇里島北面偏僻原始的山區,沒有海灘,沒有酒吧,也沒有年輕的澳洲衝浪客,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隨時能夠生長的稻米、咖啡樹、可可樹,路邊農家在家門口攤開一大張又一大張的帆布,上面鋪滿了丁香花苞,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香料味。

峇里島人口超過400萬、島上沒資源回收系統...這個飯店老闆跟村民「買垃圾」,打造「零垃圾旅館」
圖片來源:Sanak Retreat

成為嚮往自然的背包客,法國工程師在峇里島買地蓋房子

2008年法國創軟體工程師Gilbert Gagnaire把自己共同創立的銀行風險管理軟體公司賣給Moody’s穆迪信評中心,隨後開始了三年的背包客生活。跟一般背包客一樣,他的旅遊故事總是充滿了對生命的思考、對貧窮的感嘆、對自然的讚嘆,背包客們總是不自覺愛上了一個貧窮卻充滿愛與歡樂的地方,一個跟他們富裕而寂寞的生活完全相反的地方。

有一天,Gilbert決定在這裡買一塊田,在上面蓋一個旅館,取名Sanak Retreat,這絕不是一般背包客會做的事情,也不是一個有錢就任性的行為,因為這種投資,要非常長期才能回本,還要跨國、跨專業,讓一件本來就很困難的事情變得更複雜。

改變就這樣開始了。當初帶他登山的當地農夫,後來成了他的當地事業夥伴,而農夫的小學同學,變成了旅館的導遊。

峇里島人口超過400萬、島上沒資源回收系統...這個飯店老闆跟村民「買垃圾」,打造「零垃圾旅館」
圖片來源:Sanak Retreat

峇里島人口超過400萬、島上沒資源回收系統...這個飯店老闆跟村民「買垃圾」,打造「零垃圾旅館」
圖片來源:Sanak Retreat

「一年前,我完全不會講英文,我的小學同學叫我試試看來做導遊,我說這是不可能的,但還是默默到了雜貨店買一本英文字典回家猛K,一開始真的很困難,不過一年後,我不但可以用英文導覽,還會說一些法文!」

登山嚮導Berly說完,順手拿了兩顆路邊日曬的可可豆,撥開來給我吃,又酸又苦,呼應著他剛開始接下這份工作的心情。他是當地的農夫,健行過程中不斷採摘咖啡豆、可可、丁香與稻米給我吃,也會警告如何辨別不能食用的植物。我佩服他的勇氣,抓住機會轉變命運。

峇里島人口超過400萬、島上沒資源回收系統...這個飯店老闆跟村民「買垃圾」,打造「零垃圾旅館」
圖片來源:Sanak Retreat

旅館就蓋在梯田中央,這幾天天氣特別好,農人忙著親手割稻打穀,像是一齣行動藝術生活劇在身邊上演,房間的前陽台看出去是日出,房間的後面陽台看出去是日落,陽光照在門邊一張牌子上: 「我們是一個零垃圾旅館,歡迎了解我們的做法」

字裡行間透露出了旅館的另一個挑戰:垃圾。(Our retreat achieved now 0% waste)如果無法徹底解決垃圾問題,不如從「買垃圾」開始,失業與貧窮不是這個島的唯一問題。這座居住人口超過400萬人、國際觀光旅客超過300萬人次的小島,目前仍沒有資源回收的系統,許多村落甚至沒有人收垃圾,所以說到這裡的味道,一定跟燒東西的味道聯想在一起。臺北晚上9點飄來的少女的祈禱樂音,就跟峇里島鄉下傍晚6點的濃煙一樣:垃圾處理的時間到了。

居民從前把喝完果汁的椰子殼丟到河裡,現在把喝完的飲料罐丟進河裡;處理垃圾的方式,從在自家院子焚燒用來包食物的芭蕉葉、到焚燒用來包食物的塑膠袋,離開夢幻峇里島的觀光區,是被垃圾掩蓋的海岸與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