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迷路瘋打毛線,於是走到哪打到哪,不管是坐公車的時候、餐廳等上菜的時候、排隊看中醫的時候、還是陪老木逛街買東西的時候⋯。結果萬萬沒想到無論他何時打起毛線都會引來路人的皺眉:「男孩子怎麼打毛線?」

還有某路人建議迷路:「弟弟,你長得那麼壯的一個大男生,想玩這個就回家再玩吧,公共場所不好看吧,為什麼不玩男生的玩具?」

甚至在捷運上有另一路人說:「媽媽妳怎麼讓兒子學這個啊!不怕他變娘嗎?嘖⋯」

我的老天爺啊,台灣的性平教育也太原始了,依我看,這差不多還停留在克羅馬儂人時期吧?

老木根本懶得與那些住海邊的路人一般見識,一點也不想費心解釋孩童學習編織的種種好處,例如能加強手、腦與眼的協調性,又例如能建立恆心和毅力⋯。畢竟民智未開並非在下之責, 倒是孩子被莫名其妙挑戰多次之後,忍不住回應捷運上的路人:「我媽媽支持我喜歡的事,我媽媽說小孩也有自主權。」

毫不意外地,正義魔人隨即展開起手式,立馬來個「無限上綱大法」:「哇,現在的父母真奇怪,動不動就講什麼小孩的自主權,那萬一你不想上學,還是以後變成gay或殺人放火…你媽媽都支持你的自主權嗎?」

路人此話一出,迷路顯得委屈且不知所措,老木只好被迫出手:「這位女士,你看起來已經成年好久好久好久了耶,怎麼連小孩都懂的基本做人禮貌都不懂?難道令堂沒教過你,你並沒有妨礙他人自由的自由嗎?」

此時路人有點暴青筋,馬上從包包裡掏出手機對著迷路拍照:「好啊,我就把你拍下來po上網讓大家笑笑!看看什麼叫做小孩的自主權!」

老木回應:「如果你自認是知識分子,就應該知道這樣的舉動已經侵犯了隱私權與肖像權,法律上你是站不住腳的,請務必三思。」

接著那位女士丟了句:「哈哈,所以你也會怕丟臉嘛~」然後瞪了我們一眼就離開了。

事後,老木向好友述說了這段不太美好的遭遇,好友不敢相信時至今日的天龍國仍封閉如此?

為此,他進行了一場小實驗,昨日他帶著兒子去剪髮時,特意坐在一旁教兒子打毛線。

果不其然,從造型師到隔壁燙髮中的太太一致訝異:「男孩子學這個幹嘛?」

此刻我們才驚覺如我們這樣的媽媽太外星了,壓根是活在厚厚的同溫層裡呢⋯。

關於這次的人生小際遇迷路甚有感觸:「之前我和dd穿粉紅色衣服也一直被囉嗦,我要怎麼樣才能讓那些大人知道顏色本身是沒有性別的呢?不只是顏色,很多事情都一樣啊!很厲害的設計師古又文葛格也是編織大師啊。」

老木說:「你要把自己鍛鍊成不畏雜音的體質,凡是無干道德又不危及他人權益的事你就勇敢做自己吧,別管世俗眼光了,與其討好八竿子打不著的路人,不如好好善待你自己的心。」

老木又問:「萬一那位瘋狂女士真的私設刑堂,把照片po上網讓大家公斷,你想,你會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呢?」

迷路說:「如果那樣就很煩啊,我最討厭露臉了!

不過那也無所謂啦,我只是開心的打毛線而已又沒犯錯。

比較殘念的是我只會打上下針,而且只會織圍巾,萬一被po出來的話看起來一點都不厲害,早知道我就早點學,起碼做個難一點的麻花毛帽之類的⋯哈哈哈。」樂觀的孩子傻傻笑著。

所以,萬一迷粉發現有正義魔人po出一張小胖子打毛線的照片時,記得一定要去按個讚喔!

(迷路只希望魔人女士能把他的照片修得瘦一點,因為低頭打毛線時是雙下巴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