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2017年2月28日,適逢228事件70周年,當日凌晨有10多名輔大學生,鋸斷輔大校內蔣介石銅像的拐杖,並試圖用繩索拉倒蔣介石銅像,遭警方帶回偵訊。本文則撰於2014年6月,為作者舊文,並授權商周.com刊登。

最近輔大蔣公突然成為校園熱點。其實它站在沒人鳥的地方很久了,最近才熱起來,實在可說是鹹銅像翻生。

因為學生的貼紙,其存廢問題又再次成為熱議焦點,有識之士多認為這座蔣公銅像可能保不住了,為了平息爭議,短期內不是被各種人士以各種理由拆解,就是校方為了保其全屍而送到慈湖去。

我倒沒這麼悲觀,我認為輔大校內的蔣公黨還是蠻多的,就算拆了這隻,他們又會生一隻新的出來,所以不論是挺蔣和反蔣,都必須面對這場永無止境的拆蓋大賽:就像鹿茸一樣,你鋸掉第二年又會長出來。

但我認為還是可以透過輔大蔣公來進行一些進階的思考,說不定可以透過這些思考找到解決的方向。

首先是神學層面的思考。

大家都知道,輔大是天主教學校,天主教有一些基本的教理堅持,比如說反偶像崇拜。小弟對天主教的反偶像崇拜理論小有瞭解,還寫過相關論文,但不是相當通透。就我看來,這個銅像是否有偶像崇拜的問題,尚有爭議。

輔大校內還有不少其他銅像,比如說前校長以及一些重要的教士與教友,這些人立個像紀念一下他們的信仰、貢獻和美德,還算合理,不能說是偶像,因為也沒人會在那邊拜。

但蔣公銅像可說是個「神像」。你看上面被貼貼紙,教官就大規模彈跳了,只差沒在地上打滾給你看。

「是偉人耶!」這顯然是把蔣公當偶像拜啦。輔大還有個利瑪竇像,學生有時也會在上面搞創意、藝術、活動宣傳,就沒看到教官在那彈跳了,也沒有其他利瑪竇教的信徒在那彈跳,所以利瑪竇銅像並沒有偶像的問題。

蔣公明顯是座神像,是有人信仰、膜拜的。這就會產生神學爭議:校園裡面出現天主教以外的異教神龕,出現偶像崇拜的符號。要怎麼解釋這狀況的神學合理性呢?這個問題不會是由蔣公黨的人來回答,而是要由管理這個銅像的校方來回答。一間天主教學校管理並維護異教偶像,OK嗎?

當然你可以說宗教自由,開放啦!尊重宗教多元嘛!但此例一開,接下來信什麼的都會在學校立像了,他們隨便找幾個校友名義捐進來,你要怎麼辦?從關公立到三太子,從媽祖到王母娘娘,你要把利瑪竇大樓後方草皮變成宗教博物館嗎?

如果有性別平等團體要在那邊立一支林伽(自己去google這是什麼神),你也要給他立嗎?

你說蔣公只是偉人,不是神所以不算偶像;他們也會說那不是林伽,是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呀!

第二切入點是倫理學的角度。

校方很強調蔣家在復(建)校上的貢獻,特別是蔣宋美齡,所以立個蔣公像很合理。不過,照這個理路來看,要立也是立宋美齡的像吧?就像明明看棒球、幫忙兄弟隊的是周美青,結果你送象迷一座馬英九銅像,我想象迷應該會很幹吧?

在時空環境轉變的現在,強調早期復(建)校過程的貢獻,其實對學生沒太大意義,其倫理價值已經很淡了,特別是考量到當年必須和極(威)權政府妥協的狀況下。當年輔大復(建)校,更可能的真實,應該反過來看:沒有帝王家的首肯,你是要復個啥校?之後的榮銜與其說是他們幫忙,不如說是張護身符。

我本來認為是早期那些神父主教拍馬屁,但後來想想洋人也沒啥必要拍馬屁,單純就是互相互相吧。如果不是策略運用,宋美齡存在董事會,不就莫明其妙?她新教衛理公會的耶。

而且講到「買地設校,政府幫忙」,你不提學生還沒想到,他們現在最care這種拆遷過程土地正義問題了。本來只需要解釋一件事,之後變得要解釋三百五十六件事。

回歸原點,蔣的許多倫理立場,也與校方目前所持的價值觀不同,特別是死刑。蔣最被質疑的就是濫殺。隨著白色恐怖時期濫殺濫刑的事件資訊越來越透明,蔣公銅像的神性地位已經從金亮一路褪色到黑亮。如果主事者還是站在捍衛銅像,而非中立主持協商的立場,無可避免會引發打臉的質疑。

第三切入點是美學上的。

我認為這是蔣公銅像存在唯一合理理由。去神格化後,他可以變成創意設計的實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