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可怕的,不是走投無路,而是走了八千里路,才發現又回到原點。

「我實在搞不懂政府在幹什麼?不管我們換什麼工作,薪水永遠那麼低,就算一例一休是德政,沒錯,人是不會過勞死,但收入不升反降,最後還不是悶死餓死窮死?」用鼻孔噴氣說這話的,是一個餐廳外場的資深員工,儘管資深,實際領到的薪水還不到3萬元。不只是他,聽說他的主管因為8年來都沒有調薪,原本已經論及婚嫁的女同事,也嫌他沒有未來,偷偷投入更有錢的男人懷抱。

許多年過40的朋友,很感傷地告訴我,說他們社區裡經營將近20年的咖啡簡餐店,在一例一休後突然宣佈結束營業。因為老闆找不到人,就算找到人,也因為人事成本和原物料墊高,老闆又不忍心對社區的老鄰居們漲價,只好收拾包袱回家帶孫子。

不僅如此,巷子口的潮牌服裝店也收了,吃了快十幾年的麵包店也撐不下去了,突然間,路口和巷子裡的店面,多了好幾家拉下鐵門貼上招租紅條的店面。

聽完低薪員工們的抱怨後,我的那些當老闆的朋友,也是個個叫苦連天,有的含淚把公司收起來,有的自己下去跑業務送貨。

「大家要互相加油,人可以失敗,不能失志啊!畢竟,這不是我們努力不夠,而是大環境的逼迫,沒有人願意這樣,眼前就先想辦法活下去再說!」幾個老闆級的朋友,在各自吐完苦水後,其中一位年紀較大的,如此地安慰大家。

老實說,這段期間我看到聽到感受到的這一切,讓我有種,整個國家都跌入時光隧道,經濟水準回到20年前的錯覺。然而,我知道某些產業沒落甚至消失,是被時代的巨輪輾死的,不能完全怪景氣和政府,畢竟,許多新興產業如電商或科技業的薪水,反而是在節節上升。只是當老百姓面對劇烈的市場衝擊和轉變時,政府的政策,似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低薪族自生自滅,冷眼看著小資自營商拉下鐵門含淚走人。

某個星期日的下午,我和一個看起來根本不像是房屋仲介的仲介小姐聊起未來。她看起來不到30歲,柔弱怯生,氣質脫俗,沒有一般仲介的滑頭和世故。我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原本是個祕書,但在幾年的低薪長工時煎熬下,她覺得再這樣下去,根本沒有未來,於是,她大膽地轉行成為房屋仲介。

「為什麼會選擇成為房仲?」我好奇地問。

她說,至少不用每天從早到晚被綁得死死的,成為仲介,不但有自由,還有為自己增加收入的「可能性」。

「可能性?」我腦中把這三個字反覆思索了幾次,再問她,仲介這行做了多久?

「5年了。」

我怔了一下,她的答案超出了我的預估值好幾倍。我問她這5年來應該收入有比以前的低薪還高吧?搞不好已經是小富婆。

她淡淡地搖頭說,她很倒霉,她加入房仲那年,剛好是房市高點,而且是開始修正的時候,後來再加上政府無情地打房,最近又瘋狂加稅,連不是投資客的自住者也哀號遍野,老實說,她的公司是加盟店,根本沒底薪,現在的收入比以前還低。

她的坦率答案,讓我暗吃一驚。

我怔了幾秒回神後又問,既然轉做仲介收入反而更低,為何不換工作,還做了5年?

她卻說,雖然收入變少,但至少她得到了自由,工作時間也有彈性,而且,只要努力就有希望,或許哪一天讓她成交了大案子,她就能實現夢想了。

「妳有什麼生涯規劃嗎?夢想是什麼?」

她怔了許久才說,她的夢想就是買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

「就這樣?未來5~10年的規劃呢?」

「我沒有更大的生涯規劃,只想買一間房子。」

年輕人擁有希望,是值得鼓勵的。然而,說白一點,她就是在幾個爛蘋果中,只求不去選到最爛、飄出霉味又有白蛆亂鑽的「長工時又低薪」的祕書工作,就算選到收入更低的仲介工作,至少還有「自由度」和「希望」勝出,她內心的挫敗感就不會繼續加值,不會壓垮她的人生。

不知怎的,我總覺得他們這個世代的困境,很像是德國數學家提出的「莫比烏斯環」。

「莫比烏斯環」的詛咒:台灣30歲世代餓不死也累不死,深陷低薪窮忙的無限循環
David Benbennick@wiki, CC3.0

這個環的形成很簡單,把一條紙兩頭反過來接上,不管你從哪一個點出發,繞了半圈似乎已經繞出去,但再繼續繞半圈後,又會發現回到原點。

有人說,「莫比烏斯環」是個詛咒之環。人一旦陷入這個讓你充滿「希望」和「錯覺」的環內,就算你走了八千里路,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

或許20幾歲到30歲的世代,就是受到詛咒的世代,她換工作拼了5年,薪水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更少,儘管不會餓死不會過勞死,但未來沒有前景,甚至害怕再繼續往前走5年後,還是只能回到原點。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走投無路,而是走了八千里路,才發現又回到原點。

當一個人對未來的不確定過大時,他的「希望」和「期待」,不是「熱血」的,是屬於「貧血型」的。也就是說,儘管知道未來可能又走回到原點,但眼前除了繼續往前走,也沒有別的選擇,無奈的走一步算一步。

話說回來,在這個不確定當道的時代,也不只20幾到30幾歲的世代,是受到「莫比烏斯環」詛咒的。畢竟,大家都活在同一個「共業圈」,年輕族群日子不好過,其他族群也不可能快活太久。

我有個當代課老師的朋友,同樣為了終結低薪,轉換跑道去當工程師,結果他考進的外商電子公司,因為川普的保護主義,計劃不久未來,可能要退出台灣市場。每當他領到公司的股票,就寧可熬夜,急著到美股把他們賣掉,完全不想當做長期投資。

他說,他的人生和付出,感覺好像被這個「時代」玩弄了,讓他努力了半天又回到原點,接下來他要怎麼走下去,實在找不到頭緒,可能暫時再去當代課老師,過一天算一天,等找出新方向再說。

那麼,如何跳脫出「莫比烏斯環」的詛咒?

我還是只有那句老話:不停地進修升級,讓自己拿到進入「高附加值產業」的門票。

然而,說來容易,現實卻是困難重重,有人年紀已大,有人連學貸都還沒償清,更多40歲以上的上班族,不僅養自己,又要養家養老養小的,如何進修?

那位仲介小姐也說,這陣子,他們加盟店許多同事早就撐不了,紛紛離職,尤其以40歲左右有家要養的同事,他們沒有底薪,可見壓力有多麼大,不離職另找活路又能如何?

如果景氣再不回升,政府也對這些弱勢自營商和低薪上班族,還有肩負養老養小養一家子的三明治族群,仍然是不聞不問,冷眼看他們自生自滅,在政策上仍是以「政治」來霸凌「經濟」,台灣這輛拼裝起來的遊覽車,可能就會開進「莫比烏斯環」的詛咒裡,大家都一起回到幾十年前的原點。

當然,我也不希望,這個莫氏詛咒會真的降臨在每個人身上。

只是,隨著全世界政策和市場的不確定性高居不下,就算全球景氣回溫,不想再度陷入莫氏詛咒的朋友們,千萬要避開那些被雲端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產業影響的勞力密集產業。否則,接下來的另一個5年,可能不僅是收入減少,而是自由度升到最高,進入無業的莫氏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