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時,每本政治哲學課本都叫我們要追求公平正義,但出了社會,才發現這個世界運作的真理,就是不公平。」

這是畢業半年的學生在臉書頁面上的感嘆。的確,教育體系基於人權理念,會盡可能在所有學生中實現資源、權益等各方面的公平,但在現實社會中,似乎沒有「公平」這種事。甚至整個社會體制就是在維護這種不公平。

許多人甚至會面臨嚴重的不平與歧視,像是因為學歷、性別,甚至是因為出身地而失去某些發展機會。他們要付出數倍努力,才能追上「靠爸族」,甚至拼了好幾年,才能勉強看到後者的車尾燈。

這讓他們懷疑過去在學校教育中接收到的平權理念大有問題,認為那是烏托邦式的學院派狂想,早知就不會這麼努力,因為再努力,也追不上那些靠爸的,說是不想輸在「起跑點」,結果人家根本一出發就站在終點了。

但「公平」的概念,真的那麼無力或可笑嗎?

在當代,「平」總是和正義綁在一起來談,但中國古代沒有正義概念,甚至直到一百多年前都沒有「正義」,只有「公正」、「公平」、「公義」等接近西式「正義」的概念,然而西方又另有一個公平(fair)的概念,不見得和正義等值。

而東方傳統中的「平」,也不是當代意義的「公平」或「平等」,原指「平天下」,是指天下的安定狀態。就儒家的角度來說,這種安定狀態是透過由內往外的仁德推廣才能達成的,當然也可能帶點武力威懾的成分。整體來講,「平」是一種外在的可觀察狀態。

但在當代社會複雜結構中,這種封建體系的內聖外王理想並不可行(即使在過往也不太可行),你內聖還是無法外王,沒人會理你,因為社會大眾的價值觀不一,你滿足得了儒家傳統,滿足不了價值立場歧義的其他各流各家。你越「內聖」,外人可能反而認為你是「王」八蛋。

那「平」這種德行在當代社會中還有價值嗎?

我們在「手段」與「目標」上仍希望社會系統維持穩定,這樣我們才能知道什麼是我們應該追求的,還有做什麼事才能達成相對的目標。這可以視為一種「平」。

不過這種「希望」越來越常成為失望,因為當代社會的複雜結構(我們第二次提到這個詞了),人生目的可能快速發展、轉變,科技進展又會使得手段不斷代換,這種無所適從的經驗會讓我們感到「不平」,因為這就無法靠個人努力來達成目標,往往是靠運氣,甚至是「自然樂透」(生在豪門)決定一切。甚至連豪門子弟努力都無法改變什麼,但還好他們生在豪門,所以能爽一輩子。

這種無所適從的狀況太過普遍,會讓社會躁動不安。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老人也覺得過去設想的保障也不可靠。台灣社會「往下沉淪」,窮人沒有翻身機會,國家滅亡、島嶼陸沉,指日可待。

那該怎麼辦?

「平」的概念在東亞長期停頓,但在西方有相對完整的發展。當代社會應該追求的平,不會是物質的直接平等,因為一開始給大家同樣多,即便人人努力程度類似,也會因為運氣而產生巨大的結果落差,甚至像大富翁遊戲般出現「全拿」的唯一贏家。

其次,當代社會追求的平也不會是起跑點的平等,因為何時算是起跑點,仍有爭議,而且晚生的人永遠不用和老人談起跑點,但他們卻要在同一個社會中競爭。

唯一比較可行的平,大概就是「平權」的平,也就是破除歧視的平。歧視的定義是以不相關的條件排除一個人參與社會活動的權力。用這些無關活動本旨的條件,像是種族、膚色、性別、出身地、宗教等等個人特質,來禁止一個人的自由權力,會對社群帶來多重傷害。

推動各種向度上的機會平權,比推動外在物質條件的平要更有意義,因為這不但可以促成個人發揮其潛能,也對整體社會有利。而且平權不需要一步到位,可透過細小的改變慢慢產生效果。像是多蓋幾間女廁,就可以減少女性為排隊上廁所浪費的等待時間,甚至省去其因憋尿而產生的醫療成本。

這類型的平,人人都可以推動,也都可能產生進步價值。去貿然設想一種大革命式的翻天變動,在當代世界已難有所成,但透過人人涓滴努力而匯成的平權之河,的確能衝擊舊有的價值觀,甚至推動整體社會的制度改變。

所以別輕易認定「平」的理念是個笑話。這是個值得永遠追求的目標,現在的不平現狀,反而證明了這種德行確實有其價值與急迫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