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高雄餐旅大學學生透過學校安排,到台中一家麵包坊實習一年,每天工時超過14小時,最後因兩人離職未在合約規定的3週前告知,業者以違約為由求償59萬元。學校除強調與業者簽約保障學生權益,每學期老師也會到現場關心學生實習狀況,但卻不知學生有超時工作、與業者另簽合約事宜,甚至店家疑似造假學生的打卡記錄,目前各說各話。

缺乏大專實習權益法源

這件事雖然是發生在大專學生,但可以從高職建教生談起,因為在《建教生權益保障法》通過以前,建教生身分總是遊走在勞動與學習之間,身份曖昧而模糊,《建教生權益保障法》明定了建教生訓練時間、生活津貼、各方職責與權益等。

究竟這些孩子到店家實習,如果在法定保障外額外做事,是學習還是工作?究竟學校、學生與合作廠商三者間權利義務關係及責任歸屬是什麼?

光是這次案例中的高餐大,105學年度校外實習生共1218人,其中國內960人、國外258人,簽約建教合作廠商有523家,105學年度實際合作廠商為163家,更不用說台灣有158所大專校院!

過去建教生在業界服務時,同時是勞工與學生的身分,雖然教育部的理想是「把職場當作是教室的延伸」,讓職場成為最現成的的培育人才機會,但現實卻是淪為部分不肖廠商用來替代正職員工,變成我們口中的「廉價勞工」。

目前大專學生校外實習與企業主並非僱傭關係,勞動法規無法源可介入管理,目前都是大學自主與企業自訂簽約規則,這種做法容易讓學生權益被忽略,即使大專端目前有《專科以上學校產學合作實施辦法》,但未訂定實習工時、報酬等。

在這次爭議案例,從法源上,應繼續討論將只保障高級中等學校的《建教生權益保障法》擴大延伸至大專端,以保障孩子們的權益,不能總用「大學自治」為由,讓部分學生有機會被剝削!

落實真正的監督機制與資訊透明

在這次爭議案例中,校方強調「老師每學期都有到現場關心學生」,卻不知道學生有超時工作、口角紛爭及瞞著校方與學生令簽合約等事宜,還好學生這次找市議員開記者會,加上大量媒體關注,否則事情恐怕被掩蓋下去,無人聞問。

這代表學校在照顧孩子權益角色難以落實,若廠商惡意欺負孩子,孩子又沒跟教師透露,根本難以查起!

為什麼這樣說?最近政府推的「18歲先就業」,大家擔心的是,孩子們雖然及早成為勞工,但會不會被業者坑了還不敢出聲,甚至不自知?更不用說,大部分建教、實習,甚至教育部產學攜手計畫、勞動部雙軌旗艦計畫,多以技職體系學生為主,這樣,弱勢的技職孩子有更多機會遇到惡質廠商。

部分NGO組織跟我分享,很多高職生只敢諮詢,但不敢出面站出來對抗,多怕惹麻煩,除非家長勇敢站出來。

我想,台灣無法像德國有工商總會與相關配合組織、制度,因為國情不同,照道理來說,我們會期待除了教育部與學校老師關心外,勞動部應該要擔起相對監督角色,才有更實質的拘束力。

若可以,實習生需要透過更強大的協力團體做為中介進場監督,無論是工會或非營利組織,技職孩子們的權益需要有人在旁協助與照顧。

勞動教育的落實

勞動教育入課綱,這是吵了許久的議題,目前《勞動教育法》也躺在院裡沒出來,但我想因為太多種教育都被要求納入課綱,例如多元性別議題,教育的進步仍緩慢前進。

長遠來看,勞動教育不分高中高職,都應該透過教育灌輸孩子們勞動觀念、價值與法規知識,並帶領孩子理解職場真實狀況,才能讓青年成為勞工時,更有機會捍衛自己的勞動權益,讓勞動權益是從根扎起。

這次只是一個案例,在我們眼睛所注視不到的社會角落,不知有多少孩子權益正被剝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