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新婚的夫妻朋友,籌了頭期款,買了間兩房的社區大樓物件,做為小倆口的新居。新生活是讓人興奮又期待的,於是選了個好日子,在某天下午五點多,請了搬家公司,準備將兩人的家當搬進新居入住。

當幾台裝滿家具的搬家車,來到新居大門時,社區的管理員卻找他們麻煩。

「不好意思喔,主委規定,超過下午五點,大型家具不可進出,怕影響到其他住戶的安寧。」管理員說。

「什麼!那我們這些家具怎麼辦?我們已經請搬家公司了耶,通融一下吧。」「只好請你們搬回去囉,明天請早。」管理員說。

搬家公司的錢已花,兩人今天就準備入住,是要怎麼搬回去?而且這規定也太不通人情了,於是兩人就跟管理員爭論了起來。

「不然,你們去請示主委好了。」說著說著,管理員撥了通電話給主委。不久後,一個看起來「很像主委」的老人,大搖大擺以一個高姿態走過來,最詭異的是,他手上還拿了一個「行車紀錄器」,看來還是開機的狀態。

形勢比人弱,又背了一堆無處可去的家當,一口怒氣也只好先忍了下來,好好的求主委能通融一下,好不容易經過了一番折騰......「好,這次我就賣你們一個人情,以後要注意點啊!」主委神氣的說。

行車紀錄器主委

初來乍到,就被主委及管理員狠狠刮一頓,這對夫妻氣炸了,但房子已經買下去,這口氣也只好先吞下來。

可怕的是,這似乎只是個起頭,不久後,主委又拿著「行車紀錄器」來按家裡的門鈴說:「門口不能擺鞋櫃,收進去!」如果是所有住戶的默契也就算了,問題是,從一樓看到十樓,將鞋櫃擺在門口的住戶至少一半,為什麼只有我們不能擺?明擺著是對新住戶的下馬威。

除此之外,從公設的運用、門口的擺設到見面的招呼,舉凡能挑剔找碴的地方,這個主委都從來不放過,而且完全差別待遇,自己管委會的人就可享有特權。

「好,我要自己出來選主委!」倍受委屈下,實在嚥不下這口氣,於是先生決定自己跳出來選下屆的主委。

問題是,剛來到這社區,要人脈沒人脈,要經驗沒經驗,拿什麼跟這個老主委選,沒有選舉策略,沒有拜票活動,爭的或許只是那口氣!而這個老主委,也真沒把他放在眼裡,老神在在的準備連任,繼續控管這個管委會。

詭譎的是,票數一開,先生竟然贏得了下屆社區主委的選舉!

為什麼?

無知的自信

原來,這個老主委一向假公濟私,因為不太會用智慧型手機,因此平時老愛拿著行車紀錄器到處搜證找碴,一有爭議不是寫存證信函,就是嗆要提告,被住戶私底下戲稱為「會告人的行車紀錄器」。

大家其實早就對這位老主委厭惡至極,但多數人都習慣自掃門前雪,誰也不想去牽扯管委會這幫自以為是混蛋,連投票都不太願意參與了。卻忽然來了個新住戶,願意自告奮勇的淌這混水,豈有不投出神聖一票的道理?

也正因為沒人跳出來,卻反而造成這個老主委沒有自知之明,有了不少的妄想空間,以為自己德高望重、位高權重、備受敬重,諸不知眾人積怨已深,只是不想跟他牽扯上關係罷了。

生物學家達爾文曾說:「無知比有知,更容易造就自信」小心,過盛的自信,往往源自於無知的自我膨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