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週前有一個由政府所舉辦,一整天的創業研討會。不同於一般創業活動會著重於邀請投資人、媒體或知名公司,為了幫忙促進更多年輕人也許有天會成為一個創業家,為社會帶入正面能量和改變,並且讓年輕人或學子加入新創公司成為更為主流或可被接受的想法,這場活動主要聚焦在讓年輕學生對於當一個創業家是什麼情況,更有概念。

活動主要參加者是學生或剛畢業的學生,而如果可能的話,也鼓勵家長能夠一同參加,這樣他們可以比較瞭解最近創業趨勢,若有一天他們的小孩想加入新創公司或是自己創業的話,他們可以比較不害怕或擔心,而能夠更加支持。

上午的會議被分成兩部分。前半段是現在正在創業的公司分享自己目前進展、面臨的挑戰和未來的計畫。許多創業團隊受邀發言,並讓年輕聽眾瞭解加入一個新創公司每天的工作大概是什麼樣貌。

第二場的設計目標是更為樂觀,或許目的是要說服父母。主辦單位邀請了最近成功出場的創業團隊、創辦人和主要投資人,代表這些公司可能最近公開上市或是賣給其他大公司,而他們許多人可能因此致富,被認為是創業圈中成功的範例。

下午則是小組討論,早上的講者會依照產業分到不同的團體,學生可以加入他們有興趣的產業小組,直接問不同的創辦人問題,接著再轉到下一個小組。

午餐的時候,我剛好旁邊坐了一個年輕創業家,去年剛賣掉他的公司。我們正在分享最近的經驗時,有一對母子也帶著午餐加入我們。兒子看起來很好奇而且充滿活力,有滿滿的問題,而母親則看著遠方,有點猶豫,幾乎是有點反對。他們問我旁邊那位創業家,在他成功賣掉公司之後的生活是什麼情況。

「喔,我上個月剛剛成立了第二間公司,所以我們現在非常忙著準備一切細項、招募人才和發表新產品。」年輕學生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興致勃勃的開始問起一堆問題,關於新公司的產品、商業模式和未來計畫。

他母親則一臉困惑,好像無法想像他的選擇,接著問到:「可是你最近不是已經成功賣掉你的公司,拿了一大筆錢嗎?」是的,我的朋友回答。

「所以,你應該下半輩子都不需要為錢煩惱了吧?」是的。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不到6個月前。

她似乎更糊塗了。「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人生已經很安全了。你可以用那筆錢買房子,照顧你的父母和家人,未來不需要再冒任何險,為什麼你已經走過了這些路,然後還是要這麼快就重頭再來一次?」

他微笑著對她說:「當我們已經準備要賣掉公司,每個人都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畢竟我們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高壓工作,真的有很多人這樣想:我再也不要工作了,我想花一年的時間環遊世界,而至少半年內,我想要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後剩下的時間到處玩樂購物。這就是每個人所想像的。

但事實情況是,在一開始幾週你真的休息了一下,花錢用旅行和購物搞賞了自己和家人之後,你開始感到坐立不安。

幾乎你所有認識的人白天都在工作。難道你真的打算坐在那,然後下半輩子啥都不做嗎?很快你會覺得空虛,沒價值。我們為什麼活著?我們從何處感受到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並從中獲得自信?

如果我們就坐在客廳直到老死,將不會是社會的一部份。我們沒有貢獻,沒有做任何有價值的事情,只是消費而已。我們只是存在,而不是活著。

一旦發現另外一個有興趣的點子,另外一個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那是人生中非常值得追尋的美麗事物。這不就是許多創業家會連續創業的原因?他們會一家又一家的開設新的公司。這不就是我們尊重伊隆・馬克斯(Elon Musk)和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的原因?他們每一次都在嘗試新的事情。

他們絕對不需要錢。當我們尊重其他國家成功的創業家時,我們難道不應該也對我們自己的創業家有同樣的鼓勵嗎?」

他回問那位母親:「從你的角度來看,你希望你兒子畢業之後未來的職場生涯是怎麼樣的呢?」

她頓了一下才回答:「我跟他的父親都是老師,所以從一個父母的角度來看,我強烈建議他去考試當老師。我們知道那很安全,沒有什麼風險,有穩定的薪水讓他可以養家。或者,他可以去考公務員。但因為某些我不能理解的原因,他對這兩個選項都不感興趣,而總是想著有一天要自己創業或是加入一間新創公司。我一直告訴他,那些別人的故事只是故事,你不是天才,你沒有那麼幸運,為什麼你不能夠別想那麼多,並接受比較安全的選項呢?

那位兒子保持靜默,或許已經知道何時不該跟自己的母親爭吵。

我的朋友回答:「我可以理解從父母的角度,想要保護自己的小孩並且希望他們能有一條安全的路。但對多數人來說,工作不只是一個我們找到、接受然後毫無疑問做上40年的事情,好像沒有情緒、沒有掙扎、沒有猶豫。想要強迫我們的孩子,毫無疑問或討論就接受人生中如此重大的一個決定,不該是父母想要的。那不是『活著』,那只是『存在』。那是你兒子未來40年的人生。

對很多人來說,找到一個衷心投入享受的工作,並且想要對社會做出貢獻,給我們的人生更大的意義,比只是醒來、過活、吃飯、睡覺然後每天再重來一次更為有意義。那不一定是新創公司或特定產業,而是任何你兒子能從中找到人生意義的事情。

作為家長,你難道真的寧可讓他的人生完全依照你的藍圖一步步往前走,阻擋他選擇能夠給他人生意義,並每天早上開心去上班的職場生涯嗎?你難道不希望你的兒子每天都熱愛他的工作?還是你連讓他『尋找』自己熱愛的事情都想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