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和一位大老闆討論一件投資案,這是一個和汽車產業相關的項目,公司技術優良、獲利良好,但沒有想到他的態度卻很保守。

「不是說公司不好,而是我們基本上不看好傳統汽車產業的未來,電動車勢必成為趨勢,未來無人駕駛和Uber會很普遍,人們根本不需要擁有汽車,所以我們策略布局方向一定要對。」

坦白說,這是我第一次遇見客戶用10年以上的眼光來看未來,雖然答案並非我所期望,但很令人佩服,至少和中國大陸企業家有得比。

很多東西正在消失中,CD和書已漸漸消失了,傳統電話通信也式微,在不久的將來,銀行分行會越來越少,現金交易可能成為絕響。

台灣政府缺乏遠見,通常只關心二或四年後的選舉。馬政府曾提出「黃金十年」願景,後來變成「黃土十年」;看得最遠的是柯文哲,去年曾提出「台北2050願景計畫」,但卻沒有實質內容。

中國大陸就不同了,對未來很有長期規劃,每五年會提出一次計畫,另外配合「工業4.0」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國務院則專題調研「2030年的中國:建設現代、和諧、有創造力的高收入社會」。

偉大的企業家都看得很遠。馬雲要為美國中小企業創造一百萬個工作,這應是一個10年計畫。軟銀孫正義收購英國晶片龍頭ARM,強調這是一個30至50年的布局。馬斯克特將Tesla和SolarCity合併,規劃太陽能儲能系統,供電動車使用,甚至準備登陸火星,打造百年大計。

台灣的問題是,非但看不遠,反而拼命往後看,「轉型正義」就是如此。最近台灣準備紀念228事件70周年,許多人認為意義重大,連大陸也辦活動,但為什麼我們不向前看70年呢?其實光一個318太陽花事件就影響深遠,政府剛關閉ECFA辦公室,台灣變得更加邊緣化,我們有沒有想過要如何突破現狀?

最成功的企業家都能看見並且抓住趨勢。尹衍樑總裁的大潤發最近可能出售給阿里巴巴集團的蘇寧,這是虛擬與實體的完美結合,體現馬雲剛提出的「新零售」概念,大陸「線上」併購台灣「線下」。

尹先生在2000年左右賣掉台灣金融資產,投入正要起飛的大陸零售市場,現在趁著中國經濟局勢未明,逢高獲利了結,近幾年又轉進新興的生技產業,時機掌握都恰恰好。

更厲害的是李嘉誠,他從4年前就逐漸淡出中港房地產,全力轉投資英國基礎建設,3年前又將屈臣氏賣給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讓人不得不佩服其眼光。但即使精明如李先生,相信也沒有預測到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低估了全球民粹趨勢。

近期的例子是巴菲特,他在去年蘋果股價低檔時大筆買進,至今獲利驚人。你可以說這是運氣,但其實也和趨勢有關。巴菲特重押美國,堅信像蘋果這樣的champion會屹立不搖,這就是他所看到的趨勢。

有趣的是,巴菲特選前大罵川普沒有廉恥,並說猴子的表現都比川普公司好,選後卻搶進美國股票,和其理念完全相反,成為這一波大贏家,有何啟發?

我們對未來的布局,應基於我們「預期」台灣未來會如何演變,而非「希望」結果會怎樣。過去曾有民調,發現雖然多數人民期待台灣能夠自主,卻有半數預期台灣終被統一。

想了解台灣的未來,應多觀察企業行動而非聽政府所言。郭台銘剛在賓州砸下70億美元建面板廠,台塑計畫在德州投33億美元擴廠,並在路易斯安那州遞件投資100億美元。國發科主委最近承認台灣投資率比香港還差,是政府的責任,表示「只要民間投資好,經濟成長就會好」,但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