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話想說。今天學測放榜,除了恭喜考得好的同學,我有一些話想跟那一些失望沮喪的人說。有時候,成功不是不來,只是它來得比較慢。

我有一個多年前畢業的學生,他是瑞士某高中第一名畢業。瑞士大學入學考試跟台灣很不一樣,是每一州每一個高中各自承辦。這學生既然是當地最有名的高中第一名畢業,按照台灣的話來說,就是州榜首了。

但是,這個想讀瑞士醫學系的榜首學生,第一年沒有任何大學醫學系可以讀。

為什麼呢?我先來說明一下瑞士醫學系的入學情況。

瑞士大學的醫學系,並不像台灣那樣集中式的聯招,而是各自大學醫學系,有各自的報名與考試方法,連申請考試註冊的日期,都各自不同。

我的學生本來第一志願是報考瑞士巴塞爾大學的醫學系。巴塞爾大學醫學系很有名,並且是在雙語區,未來巴塞爾大學準醫師可以接受完整的瑞士法德雙語訓練,所以學生第一志願是報考巴塞爾大學。但是,巴塞爾大學考試並不是考高中所學過的課程,而是考智力測驗,完全與個人努力沒有相關。就這樣,我的這一位榜首學生巴塞爾大學並沒有考上。等它放榜了,偏偏學生屬意的第二選項日內瓦大學,又已經錯過當年度的註冊日期,所以變成我學生一時之間,落得沒有任何瑞士醫學系可以讀的窘況。

我的學生很難過。我發現,一個人考滿分考上學校,喜悅其實是可以過得很快的。但是沒考上,沒有學校可以讀,卻可以傷心很久,很久。

我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長談。他開始懷疑自己,覺得自己真的有那麼糟嗎?為什麼自己明明是榜首,卻進不了醫學系?為什麼錯過了日內瓦大學的註冊日期?早知道就直接去讀日內瓦大學不就好了?為什麼反而是那個某某某,一天到晚說自己去考巴塞爾大學只是為了以後在瑞士當醫師賺大錢的同學,第一年就可以考上醫學系?

我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去討論那一些所有心裡面曾經閃過的痛苦與妒忌,隱隱約約的不平與負面情緒,像褶皺的紙,我們一起慢慢撫平。

我告訴他,那一些感覺我懂,我告訴他,我自己被退學過,也發生過很多難過的挫折,但後來我發現,有時候幸福不是不來,它只是走另一條比較遠的路。有時候老天要你走比較遠的路,不是因為你不值得,而是因為你更值得一個不一樣的風景。

他後來想想不再嘗試巴塞爾大學,就安心等待確定能進的日內瓦大學醫學系。而在等待日內瓦大學開學的一年時間裡,他先去離家最近的大學藥學系聽課。他告訴我,藥學系聽課的經驗,讓他釐清了一些自己的興趣,更確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他是真的要讀醫學系。

我說,很好,恭喜你啊!只要是你的決定,我都支持。

這個故事還在摸索之中。他還不是一個獨當一面的醫師,還沒獨立賺錢,但是,即使他有一天開始賺錢了,那對我們來說,也不會是一個成功故事的終點。我們在這許多年裡面,一起建立了互相見證、持續摸索人生的勇氣,而這才是最珍貴的。

再說一次。有時候幸福不是不來,只是慢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