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剛過,年算是過完了。兩則與交通有關的新聞,一則可笑一則悲慟,緊緊牽動了台灣人民的神經。

2月13日新聞報導,彰化地檢署司機因應一例一休,無法像以往值班整天,為因應協調警方協助,若署內司機傍晚要先回地檢署,商請檢察官涉外轄區的員警接手載送,檢察官指出,網友評論為何檢察官不搭計程車,是因為檢察官搭車時可能需接電話指揮辦案,無法任意搭民車,避免洩密,因有涉及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的規定。

另一個說法則是相驗後濃厚屍臭味,恐怕根本也沒計程車司機願意載,且檢方去的殯儀館等處,交通業者多很避諱,加上外勤去處可能遍及山上、海邊、偏鄉,若自己開車還要找路,浪費太多時間,實務上根本不可能,因此還是需要專職司機人力。

根據以上報導,聽完以後似乎就是除了「警察來載檢座」以外就沒路了!但假如一定需要專職司機人力,一定要派出編制內的司機,那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在公務機關內應用上也行之有年,管控便給的派遣人力;如果到路上揮手招小黃會有洩密的疑慮,也可能有失檢座的威儀,就可以找已經簽約的租車公司臨時派出司機,用「以時計費」的方式完成運送任務。

由於前來參加此項租車業務勞務採購的廠商公司或個人,都是可以預期並考核的其人事背景的,並且在過程中也可以行車紀錄器全程錄音錄影的,出事便以刑洩漏公務機密移送法辦,這樣的保護強度已經與地檢署編制內的司機相同;如此就已經滿足「偵查不公開」(但有時可視情況洩漏給媒體記者)的規定,還能有什麼問題嗎?

另外一件更令台灣人民痛苦的,是已經確定死亡33人,還有若干傷者正在與死神拔河,國道5號接國道3號南下往木柵轉彎處,一輛台北市蝶戀花旅行社的遊覽車翻落邊坡,釀成近十年來最大一起交通慘案。也是繼去年火燒車事件後,第二起奪走幾十條人命的交通慘劇。

這起慘劇之由來,目前主要指向兩個主因,一是車體過於脆弱,簡直像紙糊的那樣,因此墜落時立即被掀去整個車頂,無法保護乘客的生命;另一則指向司機過勞,罹難司機女兒指控其父已經從除夕上班到出車禍當日連續上班16日未曾休假。

這兩件事情,事實上都是可以科技監督解決,遊覽車體過於脆弱,是因為長途客運業者低價搶市的問題由來已久,但配合ETC的全面上路應該是一個可以在技術上克服的問題,主要手段是透過車籍資訊公開。

也就是說每一部上路的大型遊覽車的車籍資料,車主以及其車齡車況、維修紀錄等附隨於其車牌號碼下的基本情況,在交通監理機關都有完整的掌握;乃至於這輛一年跑了幾萬公里,都是可以配合ETC所記錄的里程數資料,由主管機關在網路上公布。

而所有對車體結構的拼裝與改造也應該一五一十的紀錄於車籍資料上,或是修法強制業者必須要把車身的改裝記錄詳實報告。目前智慧型裝置普及,開發相關APP軟體也相對簡單,乘客只需要以手機對車牌照相以後,該車所有的保修改裝歷程資料都可以顯示,並非困難。

這樣好好做的業者就有理由收取較高的票價,乘客也會接受較高的票價買得的是自己行路的平安。唯有達到這種運送契約服務與使用者雙方的資訊充分對稱,讓每一名旅客在輸入車牌號碼後就能查到這部車在當日的基本情況,自己決定到底這一趟旅程是否是黃泉之旅,要不要搭上去。

為人詬病的開放長途客運民營化以後的嚴重低價惡性競爭現象,才可能得到遏制;有心營運好好維修強化車輛品質的良心經營者,不會因為付出的成本得不到旅客的青睞而無以回報。

對於遊覽車業者如果要購買全新的質輕堅固新型鋁製材料一體成型車輛,主管機關也應該可以給予適當的補助。這樣的車輛耐衝擊且重心較穩,有效提升乘員生命保障,只是會提高經營者的成本,但畢竟一次出事造成國家社會的直接有形損失就是很多億,分攤到每一部遊覽車上,如果一輛的補助款100萬計,其實並不貴;更不用說家庭損失一條甚至幾條生命是永難挽回的痛苦。

對於駕駛人員營運時間的管制,在車載智慧型裝置新科技的面前,情況也可以很清楚。由於車載導航系統與車內外行車錄影裝置的普遍使用,一名司機從開車出站上路,到回站收班下車的總時數其實都是可以鉅細靡遺地留下電子紀錄。

問題只在於這樣人員服勞務的電子紀錄,可能會被無良的企業主或是迫於無奈的司機所隱匿甚至竄改,以至於無法反應具體的真實情況。

但這件事情參照國外的立法,也可以透過在車上強制安裝相關紀錄的軟硬體,使司機在停車走下駕駛座後,車載系統可以立即將該名司機的在駕駛座上從上去到下來的全時間紀錄,通過行動網路即時回傳給交通監理單位,竄改隱匿相關紀錄者則以偽造變造文書罪嚴辦。

這樣嚴密的管制措施相當程度上確實會干預到業者的營運與資訊自由等權利,但現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在旅客的生命重於一切的前提下,業者自願提供這樣的營運服務,其利益必須退讓接受這樣的限制。每年至少發生一起幾十條人命橫死於國道的慘劇,作為一個現代化的社會豈能容忍?

※作者簡介:96年取得我國專利代理人資格、102年律師考試及格、台大國發所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