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3年的鬼子抱怨,讓交往1年餘的女友來自己公司上班,是他一生做過最錯誤的決定,很想把她炒了,卻始終下不了殺手,鬼子死命的搓了搓頭之後,仰頭對著天空大喊:

「我~好~想~分~手!」

—我就是立志要當老闆娘

原來,女友來公司任職1個月,摸熟環境之後,就儼然以老闆娘自居,大小事都要一把抓,也不管她原來是做業務開發而已,現在連各項出入帳目都要她看過,還要她審過、批過、准過,才能過關!這還不打緊,鬼子起初只是把女友的熱心視為關心,哪裡知道她逐步侵門踏戶,得寸進尺,進逼到鬼子的底線,對著員工頤指氣使、管這管那,可是她不過才畢業3年、在百貨公司賣過襪子的小女生,懂個啥!

有一天,兩人回到同居處之後,鬼子找女友溝通,要她緊守崗位,做好本分,其他事都別管,女友竟然轉身走向陽台,問鬼子是不愛她了,還是另結新歡,否則為什麼不要她繼續關心他的事業?而且一副作勢要往下跳的樣子,讓鬼子都暈了,心想也扯遠了吧!於是暗示女友是不是可以轉換跑道,去做自己有興趣的工作,女友竟然回答:

「我的興趣,就是做老闆娘啊!」

交往日深之後,鬼子才發現,女友沒有專長、沒有技能,也不打算去學一技之長,就是抱定要嫁「有事業」的男人,當一個「管事業」的老闆娘,還跟鬼子說:

「你的事業,就是我的事業!」

—憑什麼婆婆要讓你當老闆娘?

問題是,在女友簡單的腦袋裡,管事業就是對員工呼來喝去,插手這插手那,指這不對那不可以,唯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把錢抓緊!因為抓緊男人的錢,就可以抓緊男人的心,沒錢做不了怪,便可以當一個太平盛世的有錢太太。

鬼子一肚子氣悶,直到有一天和多年不見的雄大見面,才一得抒解,因為雄大更慘!雄大是餐廳小開,但是對經營餐廳毫無興趣,也因為無經濟之虞,堅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做程式設計師,薪水不差,過過小確幸的日子還足夠。他也是在1年前交了女朋友,沒想到這位女友「胸有大志」,也是想要當老闆娘,穿得美美,管管收銀機,數數鈔票。雄大擔心誤導女友,明白告訴她不會接手家裡的餐廳,誰知道女友竟然回答:

「沒關係!你不接,我來接!」

雄大一聽,整個人傻住,從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這家餐廳是他的父母胼手胝足,打拼多年才得以有今天局面。父親擅長料理,生意都由母親一手打理,真正能幹的是母親大人,能說善道,長袖善舞,集客力強,將餐廳撐出一片天。雄大看著女友,很難想像眼前這位生嫩的女孩能入母親的法眼,如果女友不長眼,跟母親這麼說話,可就一輩子別想進他們家門,於是鐵了心問:

「憑什麼妳覺得我母親要讓位,讓妳當老闆娘?」

「憑我要嫁給你啊!父母的事業本來就要留給子女,難不成要交給外姓人嗎?」

—美貌與青春,是唯一的價值?

聽完之後,雄大決心分手!他的作法夠絕,直接將女友帶去見母親,由母親直截了當的點明,等到他們二老年紀大了,會退出經營階層,把餐廳交給資深員工管理,他們只管等著年終分紅,輕鬆自在。事後,女友主動提出分手。

「跟你結婚,圖的是有個飯碗捧著,不是金的,至少也是鐵的,保證不會失業。如果連這一點保證都沒有,那麼嫁給你就只會剩下『風險』。」

聽了雄大的遭遇,鬼子才知道自己不孤單,原來這世界上有一些女生平生無大志,就是誓言要當老闆娘,丈夫創業當老闆,或是家裡有事業可接手。遺憾的是,鬼子沒有一個能幹的母親站出來當擋箭牌,只好自己鼓起勇氣使出殺手鐧,向女友提出2個選擇,第1個選擇是到外面找工作,第2個選擇是分手,結果女友選擇分手,另外尋覓當老闆娘的機會,和雄大的女友如出一轍。

說起來,這些女生的目標清楚,下手精確,就像禿鷹一樣,看準獵物即俯飛而下,一口叼走,揚長而去,也是一種人生選擇。但是,倚賴別人的人生,其實是高度風險的生涯規畫。像是鬼子沒有辦法接受女友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而雄大礙於母親的權威而無法做主,都可能讓一廂情願的老闆娘美夢幻滅,而這些因素都是在別人的一念之間,無法掌握在自己手裡,充滿變數,虛無飄渺,有可能蹉跎青春,而青春與美貌又是這些女生的唯一仗恃,最後既喚不回青春也圓不了夢,徒呼負負。

—現在的男生不要負擔

獨立自主,付出努力,為自己的人生打拼,才是一生最值得的投資。雖然辛苦,但是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就是牢靠,就是甘願。

不止如此,現在的男生也萬般不喜歡被依靠,那會讓他們感到沈重、感到窒息、感到永無天日,不是他們不愛你,也不是他們不想扛起責任,而是他們想要自由,想要過無負擔、無壓力的日子,偶爾開個小差,離開你喘息一下,呼吸新鮮空氣。所以他們會傾向選擇有一個有能力工作,有一份薪水養活自己的女生,才是值得一起牽手到老的伴侶。

即使有一天男生事業有成,也不認為公司有了老闆之後,也要有老闆娘這個角色,原因無他,這是他的舞台,就像動作片一樣,只有唯一男主角,女生可有可無,不必受到干擾,專情於事業的演出。

覺醒吧!你要結婚的那個男生,不是你父親那一代的男生,他們不想讓婚姻綁架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