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日前公開表示,寫程式將是下一世代學童的必備技能」、「總統蔡英文昨日參與資策會活動,學習如何撰寫程式」...看著電視上一條又一條的新聞,王太太深深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怎麼啦王太太?從剛剛就看你一直嘆氣的」便當店老闆是王太太的老熟人了,但卻從未看過王太太心情如此低落,不禁出言問道。

「也沒什麼啦,最近新聞不是一直在講寫程式嗎?我聽說教育部頒布新的課綱,說是以後小朋友都要學寫程式,」王太太又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你也知道,現在小朋友什麼都要學什麼都要補習,以前哪需要考什麼英文台語啊?現在這些都要,還加一個寫程式,這叫我如何是好?」

「我家老公昨天才在說啊,又不是人人都要當工程師,幹嘛要人人都學寫程式?」一旁夾菜的陳太太也是滿腹牢騷:「而且現在又弄什麼12年國教,連在校成績都要考慮,結果要考的科目越來越多,這可如何是好?」

說到教育,便當店裡的婆婆媽媽們似乎突然找到了共通話題,你一言我一句地開始聊了起來,就連便當店老闆都放下手邊的工作加入了討論。身為一個依然把升學視為「出人頭地」捷徑的台灣人,對於教育這回事可是有太多太多心得可講。

「哎呀我說各位太太,你們也不用太緊張嘛?像我兒子不就讀台大嘛?我一個賣便當的都有台大兒子了,你們擔心什麼啊?」說到自己的兒子,便當店老闆內心就是大把大把的驕傲,畢竟整條巷子就他家一個兒子讀台大。

「老闆你兒子不一樣啦,你兒子是考聯考欸,才考幾科?你兒子需要學寫程式,需要看在校成績嗎?」便當店老闆的言論一下子就惹動了一群媽媽們的情緒,其中王媽媽更是激昂地繼續發表意見:「你兒子就是那幾科拼過了就上台大,我兒子現在要學電腦、要學寫程式、而且所有在校成績都要評鑑,你兒子有我兒子輕鬆嗎?」

類似的故事每天都在台灣的每一條大街小巷上演,甚至整個東亞國家、有華人的任何一個地區,都不斷上演著類似的橋段:父母為兒女未來的學歷乾著急。

從全世界的文化來說,可能再也找不到有任何一個地區,能像整個東亞地區(台灣、中國、日本、韓國 … 等)的人民一樣,如此在乎自己兒女的學歷,深信讀書讀得好才能出人頭地,將來才能做個有用的人。

如此的重視學歷、考試,帶來的結果就是教育觀念的僵化。近兩年來,全世界教育市場對資訊教育、電腦教育等領域的學習目標,早已從最初的認識電腦架構、學習電腦操作、精通網路應用,到如今的「寫程式」。由於資訊科技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地位越來越重要,我們對於在教育中加入與電腦資訊相關的項目也不再感到猶豫、陌生。

但如今趨勢卻往更專業導向的「寫程式」走去時,卻不得不讓人懷疑:寫程式不是工程師的事嗎?我們為什麼要從小培養工程師呢?事實上會有這樣的想法,正巧就是我前述的大問題所致:教育觀念僵化。

華人社會自有科舉以來,讀書考試就被視為晉升人上人階級的唯一途徑,甚至出現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名言。讀書是為了考試而存在,所有的學習、背誦、演練都只為了最後那場一試定終身的大考服務,導致最後甚少有人重新反思教育的真諦是為了什麼?

試想一下,論語裡的那些文字記載,究竟是孔子當初為了教育學生人格品德的發語,還是作為我們後世中文選擇題中找錯字、辨修辭的題目?

教育是為了教導學生思考,而非用來考試,因此我們提倡某一種教育時,必然有其更高的目標。以現今的教育目標來說,當屬訓練學生擁有所謂「高階能力」,包括邏輯思考、批判性思考、抽象思考等等,以強化學生能活用所學、找到學習方向,以求能在遇到問題時不致驚慌失措,而能自行找到方法解決的能力。

從兩千多年前論語裡孔子的言論,就可看出所謂「專業科目」從來就不是教育者希望帶給學生的事物,教導學習「如何思考」才是教育者的終極目標。但爾後一千多年的科舉考試,卻硬生地改變了人們對於教育的看法,直至今日仍然深深地影響當今的教育環境,因此上至政府、下至百姓,對於教育的看法永遠都只有一個:我學了之後,該如何考試?

再回到「寫程式」教育這件事上,難道教育部要小朋友學寫程式,就只是為了多考一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