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鳥事雜事很多,人生本就如此,也就不一一細數。直到我上ptt,看到鄉民在討論謝哲青說:「年輕人憑藉著高學歷到電視公司中任職,但他告訴節目老闆,想要測試一個人能不能做大事,就請他從幫現場工作人員訂便當開始。」

what the......受不了,我要爆發了。

什麼叫做「訂便當可以看出年輕人能不能做大事?」那要不要建議教育部把訂便當作為推甄申請加分條件?最基本的經濟法則,一項工作項目有多重要,會反應在這個職缺的薪水。

你對企業所創造的經濟價值有多少,佔比多少,就值得領多少。這麼簡單而已。

訂便當如果真的能讓企業整體效率提昇,人人吃了好便當充滿正能量的工作,那這項工作就很重要,值得付高薪請專人來負責。

那電視台訂便當的人薪水有多少?不要跟製作人主持人比,恐怕連中位數都不到……等等,有一個職缺是專門訂便當的嗎?可能連一個專門的職缺都稱不上,只是基層新進人員被分發的業務!

連基本的經濟法則都無法滿足,說什麼是「很重要的工作」,騙誰?

等等,你說,這叫見微知著。微什麼微知什麼著?照這個邏輯,你太胖,老闆說:「你連身體管理都做不好,怎麼承擔重任?」你做事一本正經沒笑容,老闆說:「你看到主管怎麼沒有陪笑,欠缺處世能力,一定難當大任」;你工作早早做完準時下班,老闆說:「你沒看到隔壁部門的還在加班?怎麼不繼續努力,這種人沒有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肯定做不了大事。」

見微知著?我說你不要靠北靠牧。

每個人擅長的領域都不同,各有專業,都有機會對公司產生貢獻。一個人就是不喜歡一個個問誰要便當誰愛吃什麼誰不吃什麼,不代表他不是個人才,頂多就是他的長才不在訂便當上面罷了。

講白了,這不是什麼見微知著,這是黑社會的小弟邏輯:老大交待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好幹,組織以後不會虧待你的。

這是利用新進人員對高階職務的晉升嚮往,用以將各種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合理化,滿足權力者使喚奴僕的渴望。你離開了這個崗位,這些不合理的工作內容就一文不值。不信你在履歷上寫說你訂了兩年便當,看可以在下個工作談到什麼價碼?

這種講得好像是什麼「職場哲學」,說穿了就是媳婦熬成婆的壓榨。

要吃便當不會自己買嗎?要基層幫忙訂便當不會多點尊重嗎?訂便當真的很重要不會高薪請個專人負責嗎?「訂便當可以看出能否做大事」這種屁話就免了,把壓榨講成「對你自己好」,這我真的受不了。

現代社會網路發達,自媒體時代,真的有才,一支手機一個麥克風一台電腦,你做的東西可能比幾千萬的組織器具更有價值更有市場性。真的有心要做媒體,現在就可以開始,不必先學怎麼訂便當。要是真的想要進大組織做事,拜託挑一間訂便當的時候不會講一些大道理的企業。

忍辱負重等著按資排輩,你得先想想,做了一堆跟自己興趣專業無關的事,排到你的時候,組織被時代淘汰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