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研究發現,清醒17至19個小時以後(這是許多人一般的作息時間),大腦會開始出現認知障礙,程度相當於血液酒精濃度0.05%(已達酒駕標準)。若是再繼續維持清醒幾個小時,認知障礙的程度會相當於體內酒精濃度0.1%,那就達到法定的酒醉標準了。當然,酒駕有路邊測試,睡眠不足駕車並沒有類似的測試。

如果我們真的想解決駕駛人造成的交通問題,警察攔下開車不穩的駕駛時,應該考慮問他:「你睡飽了嗎?」讓駕駛人了解睡眠不足對開車的影響,是刻不容緩的要務。近60%的火車駕駛、50%的飛行員、44%的卡車駕駛、29%的公車和計程車駕駛坦言,上班的前一晚他們從來沒有或很少一夜好眠。

後果可想而知,美國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局長馬克.羅斯金(Mark Rosekind)指出:「睡眠不足時,人類各種能力都會降低、變弱。那意味什麼?你的決策、反應時間、情境認知、記憶、溝通能力等等都會下降20%至50%。」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容忍、甚至推崇及讚許睡眠不足的現象?我們的文化,尤其是職場上,常把犧牲睡眠視為一種榮譽的象徵。既然睡眠不足的影響和酒駕相似,沒睡飽仍照樣開車,無異是讓駕駛人自己及他人置身險境。

一九八二年,酒駕造成的死亡人數是兩萬一千一百一十三人,到了二○一三年,降至一萬出頭。關鍵因素在於思維的改變,在於市民、執法單位和社會對酒駕問題的正視。昏昏欲睡的駕駛所造成的危機也應該受到同樣的關注,賓州大學的研究人員指出:「因想睡而造成的交通事故,其死亡率及傷重程度,與酒駕造成的交通事故相當。」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發現,18歲到24歲的駕駛中,有4.5%在上個月曾經開車開到睡著;25至34歲的駕駛中,那比例是7.2%。美國睡眠基金會的調查顯示,60%的成人坦承過去一年間曾在昏昏欲睡下開車,那相當於1.68億人!這還只是坦白承認的人而已。那些人之中,有三分之一以上(亦即5600萬人)是真的開車開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