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清晨,於長野縣輕井澤町發生了15人死亡的重大巴士車禍。這場悲慘意外的死傷者多以學生為主,實在令人相當悲痛。

我在學生時期或二十幾歲時也很常搭乘夜間巴士,簡直可說是將它當成我「長距離移動時的雙腳」一般。這是因為我的經濟拮据,才會選擇便宜的移動手段。

由於打工薪水有限,我便想盡可能以低價的方式去滑雪場、去國外旅行、去喝酒聚餐、四處遊玩。另外,若是朋友經濟上有困難,我也會拼命思考以朋友的預算究竟能去哪裡玩,或是怎麼生活。如果無法去居酒屋時,我們則會去超市買菜後去朋友家開宴會。

BBQ時也是活用便宜的食材來準備。旅行時更不用說,我們會選擇能搭乘夜間巴士的便宜行程,更時常使用「青春十八旅遊通票」。

我們也可以說,所有年輕人都「希望能便宜又開心地遊玩」。而現在的學生比起我那個時代,在經濟方面又更加地受限。

這是因為學費不斷高漲。應該也有不少大學生需要自己支付生活費及學費吧。

證據就是現在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大學生都有借貸獎學金,而且大部分都是有息的「助學貸款」。我也曾經借貸過獎學金,而現在光靠自己或家人無法支付學費的現象,已經不再特殊了。

能斷言學費高漲是異常現象的證據,正是其與消費物價指數上漲的幅度差異。也就是說,物價分明沒漲那麼多,卻只有學費直線上漲。

日本的學生即使了解長途高速巴士相當危險且時常發生車禍,卻還是不得不選擇這種交通方式。

現在即使責備他們明知風險卻還是做出那種選擇,也都於事無補了。安全當然是第一優先考量,但若顧客需要低價交通方式,巴士公司也會盡力滿足客戶,於是造成了問題更加擴大。

當然,若公司要提供這種交通方式,勞工也一定只能領到低薪,勞動環境也相當惡劣。很明顯地,這也會劣化勞工所提供的服務與安全性。總的來說,低價無法買到安全且充實的服務。

像這次車禍的情況一樣,即使制定規範卻還是有許多企業爭先恐後廉售安全的問題,則需要以綜合觀點來思考。

首先,我打從心裡希望政府能針對不斷發生的長途高速巴士車禍,進行多方面的驗證,更要徹底防止再次發生。在這層意義上來說,持續關心這場車禍的處理過程也相當重要。

另一個觀點則是,身為勞工的巴士司機都較為高齡。

兩位司機有一位是50歲後半,另一位則是60多歲的高齡者。在這之前,我希望各位能了解深夜工作有多麼累人。

即使是年輕人在深夜工作也會造成身心的負擔。在介護或看護值夜之後,之所以需要排休一天,也是為了讓勞工的身心能夠復原。負責駕駛深夜巴士當然是深夜工作。即使採取輪流駕駛的方式,仍然會帶給身心極大的負擔。

年輕時候即使熬夜也不算什麼,但隨著年紀增長就越來越不能熬夜的情況,相信各位應該都有親身經歷,或聽別人說過吧?若要高齡者固定從事這種相當辛苦的工作,理所當然便需要相當重視勞工的健康與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