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智是在某業界的超級女業務員。她從年輕時就以爬上高點為目標,努力登上成功的階梯,不斷刷新自己的紀錄。她很清楚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比別人更加努力好幾倍。萬智選擇的工作是以數字表現成就的世界,只要做出成績,就能得到主管的肯定,地位和報酬都會上升。萬智成為超級業務員接受了無數次表揚,沉浸在掌聲與讚美中。

然而,萬智沒想到她也有無法心想事成的時候。讓萬智感到沉重壓力的,第一個就是她與丈夫的性生活。丈夫只要到了快達到高潮時,就會忘我地激烈擺動、聲音跟著上揚。但萬智卻怎樣都沒法達到這個境界。她對於無法控制自我,就如同浮在半空中感到不安,不由得產生抗拒。

但是她知道丈夫希望自己也能達到欲仙欲死的境界,所以更使她覺得困擾。萬智在床上假裝達到高潮,因為這麼做丈夫就會快點結束。

然而,不想和丈夫上床才是她的真心話,這個傾向隨著她生下孩子,在工作上的地位及責任加重後而愈加強烈。她經常找理由來減少和丈夫上床的次數。不過,丈夫只要一星期沒和她做愛就會開始變得煩躁,不幫忙家事或照顧孩子, 就像女性生理期時變得煩躁一樣。雖然她會在丈夫爆發前妥協,和他上床,但對她而言,就像處理客訴一樣煩人。

丈夫原本也是她的客戶,他還介紹了好幾個客戶給她,當時他位居大企業的管理職,但是婚後不過五年時間,萬智不論在收入或地位上,都超越了丈夫。在家庭方面,一開始她雖然尊重丈夫的意見,曾幾何時,一切都由萬智管理、決定,丈夫對她言聽計從。因為他知道只要違背萬智,妻子就會報復,令他滿足的三餐和性生活都會因此停擺。

但萬智卻又對叫丈夫往東,他就不敢往西的行徑火冒三丈,她常因此大動肝火。

最後和丈夫的關係破裂,是因為丈夫借款的問題。她的丈夫在金錢方面有些散漫。而萬智認為丈夫把妻子的收入當作自己的,花費超過自己的收入就是浪費。失控對萬智來說是不可能忍受的。

萬智表示要分居,帶了孩子離家出走。和丈夫分居後,萬智才發現原來過去的生活中竟然忍耐了那麼多的不自由與痛苦,令她難以置信。現在她可以把工作處理得盡善盡美,也能充分盡到身為母親該有的責任,一切都如同萬智的想法妥善管理,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相對的成果。沒想到竟然發生出乎她意料的狀況。在和丈夫分居後,就讀國中的女兒晚上開始在外游蕩,萬智嚴厲斥責女兒時,女兒對她說:「媽媽還不是什麼事都要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既然這樣,妳一個人住不就好了?」然後奪門而出。打了女兒手機她也不接,萬智幾乎快抓狂。她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下,在知道原來那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時,彷彿一切都崩壞了。究竟是在什麼地方出了差錯?

諮商師告訴她,萬智凡事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對於無法順從她的對象,就會憤怒地採取攻擊或排斥的方式,這就和女兒告訴她的一模一樣。

諮商師告訴她,愛不是控制,而是接受原本的模樣。萬智的溝通,就像她的事業一樣,幾乎任何事都要巨細靡遺地指示。諮商師要她聆聽對方說什麼,和對方產生共鳴,同時,不要給予任何命令或指示。

為了處理女兒的問題,丈夫也加入諮商,所以他們經常有見面的機會,經過幾次會面諮商後,她發現了自己一意孤行的想法。她之所以不想和丈夫一起接受諮商,是因為想依自己的想法進行。然而,真正需要的,並不是誰取得主導權,而是心意相通、協力合作。她和丈夫比過去更能坦白溝通,也發現過去自己只是想要對方認同自己的主張。其實這是錯的,只要全盤接納對方心裡想什麼就好。萬智也發現了這麼做後,內心非常輕鬆愉快。

之後他們恢復了三人的生活,彷彿再次結婚的心情一般,而為他們牽起紅線的媒人,或許便是他們的女兒。

課程

不要試圖支配一切,愈是能幹、領導型的人,愈是有任何事都一把抓,試圖控制一切的傾向。案例中的萬智也相同,如果事情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就覺得不放心,一覺得無法控制,就掉頭而去,把對方排除在自己的生活圈外。

有這樣傾向的人確實逐漸增加。愈是努力不懈、幹練負責任的人,愈是會朝著目標全力以赴,希望做到完美的狀態。試圖管理一切,控制在最理想的狀態。夫妻或親子之間的親密關係,若是以同樣的態度去要求,對方無法完全做自己,就會喘不過氣來而痛苦不已。也有很多人會要求家人扮演「乖孩子」、「好丈夫」,但是超過界限時,反而會違反控制導致孩子或丈夫只能以扭曲的方式來消除壓力。

愛並不是控制對方、要對方完全照自己的意思行動,而是接受原原本本的對方,重視他們本身。支配或控制對方時,支配的人是主體;而真心愛對方,被愛的對象才是主體。愛並不是為自己而產生的行為,而是為對方設想。單是這一點就造成決定性的差異。然而,只為了自己而愛對方的人,不會明白其中的差異,對這個類型的人而言,愛只是為了自己的方便控制對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