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們的核心競爭力為何?這個產業的barrier of entry是什麼?」

我和一位新創企業創辦人交談,他是美國人,公司設立於香港,放眼大中華市場。我的問題是一般投資者都會問的問題,但沒想到他的反應相當激烈。

「這是一個1980年代的問題,你不能用這樣的角度來看我們公司,你看Uber好了,他有什麼特殊技術?不過是比別人快,他們並非最早想到這個商業模式,但執行力強,比別人在更短時間內去實現它,今天我們也是要掌握機會搶占市場。」

坦白說,我不是很能接受他的argument,但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中國大陸有很多類似的例子,最大訂餐網「餓了嗎」當初不過是幾個年輕人因為常叫餐外送所想到的點子;去年大陸突然開始流行「共享單車」,類似台北市的UBike,在很短時間內,大批資本湧入,兩大龍頭拿到上億美元資金,連鴻海都投資。

這是台灣和大陸及美國的不同的地方。我們沒有龐大的市場,缺乏創新的商業模式,加上保守的法令,很難想像「創意+資本+市場」所能創造的機會。

我不禁想起去年在大陸火車站星巴克的經歷。我因為皮夾內沒有人民幣,買咖啡的時候只好從背包拿出紙袋,再從其中拿幾張鈔票付錢,忙得滿頭大汗,像個鄉下土包子,其他人不過是拿手機刷一下,就完成交易。

還有一次我和大陸朋友通電話,他突然叫我等一下,30秒後再回撥。原來他坐在計程車上,下車要用手機付錢。

由這些生活上的細節來看,兩岸生活型態有很大差異,大陸已進入數位化時代,民眾利用移動互聯網,得以享受極大便利。

世界快速翻轉,產業正在被顛覆,但台灣還是以不變應萬變:我們不准阿里巴巴從新加坡投資台灣、要求其撤資,宣布網路影視平台愛奇藝非法、不准其落地,對Uber祭以全球最高罰金、全面封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