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科技部長陳良基打算派40歲以下的50位博士人才,到矽谷去學習新技術。在此同時,矽谷的各大科技公司正在與川普政府對抗,希望可以阻止川普政府的伊斯蘭七國旅行禁令與可能更為嚴格的外籍勞工限制或移民限制。紐約時報甚至以「Why Silicon Valley Wouldn’t Work Without Immigrants」為題,討論外籍人士對矽谷與美國經濟帶來多少貢獻。

矽谷沒有移民就無法運作

別搞錯了,我的意思不是川普的禁令將影響政府想要將博士人才送出國的政策,而是要突顯台灣政府的思維與矽谷的完全相反,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台灣永遠不可能成為矽谷。

「Stripe」的創辦人John Collison是來自愛爾蘭的移民,他說矽谷之所以能持續創新,是因為能吸引最好的人才前往矽谷,而倫敦、巴黎、新加坡等城市都企圖想複製矽谷卻都沒有成功,就是因為這些城市至今仍然無法成功吸引人才。只是遺憾的是,川普正在讓這個現象受到嚴重的威脅。

台灣的問題在無法吸引到國際最傑出的人才

所以政府真的知道為什麼矽谷之所以是矽谷嗎?顯然不知道,現在的政府竟然以為矽谷擁有了什麼先進的技術,只要派一些人才去學回來,台灣就可以脫胎換骨了?真是大錯特錯,愚蠢得可笑。

矽谷是不斷的吸引了無數最聰明、最有創意的人才過去,才成為矽谷的,如果政府真的有意打造台灣成為「亞洲矽谷」,那麼該做的事情怎麼會是派台灣的人才出去呢?應該反過來做,無所不用其極地把全世界最聰明、最有創意的人才都吸引來台灣才對。

而川普現在把人才往外推,正好是台灣接收國際人才的大好機會!

當然,把人才送出國的政策是很簡單的,但通常比較困難的途徑才是對的。把人才送出國,一來讓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二來那些被送出國的人也覺得自己有機會到矽谷去鍍金一下真的該感謝政府德政,然後呢?其實就沒有然後了。

可是,如果要吸引外國人才來台灣,那可就難度暴增了,一來是可能要給予外國人才足夠的誘因,那民眾可能就會覺得為什麼受惠的不是自己而是毫不相干的外國人?二來是一定又有一大堆勞工跳腳怎麼可以開放外國人進來搶自己的工作?

台灣拒絕國際人才就永遠無法成為亞洲矽谷

我不否認,這樣做的阻力的確很大,但是這才是對的方向,政府要不斷的學矽谷的科技業者,去說服和教育民眾,矽谷的外國人不但沒有搶了美國人的工作,反而製造了很多工作機會。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研究了美國87個市值10億美元以上的新創公司之後發現:

美國的新創公司中,有44個公司的創辦人,至少有一位是外國人,這比例超過了一半,而且更有71%的公司在關鍵性的高層職位雇用移民。

這就是為什麼矽谷的科技公司對川普的禁令會如此跳腳的原因,因為矽谷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跟外來人才息息相關,而台灣卻只想花一點點錢,把人送去矽谷,好像學點新技術或是逛個大觀園,回來台灣就能產生什麼影響與衝擊。

可能嗎?台灣不缺從矽谷回來的人,事實上每年從矽谷回來的工程師或創業者可能都超過50人,為什麼這些人在台灣卻沒有造成什麼革命性的改變?

不要老是提一些美化公共關係卻無法解決問題的政策

要不要想想看台灣的環境又能不能讓他們有所發揮,如果過去這些矽谷回來的人沒有發揮空間,未來這50個矽谷回來的人又能做些什麼呢?要不要想想看這些人在矽谷可以跟全世界最頂尖的人才一起激盪和成長,但是回台灣之後他想要聘請外來頂尖人才卻面臨重重難關呢?

政府有沒有先去跟矽谷回來的人先聊聊,從過去的失敗記取教訓?政府有沒有先思考送人出國之後,這些人回來台灣想要施展拳腳又會受到什麼限制?有沒有先想辦法幫他們解決?如果沒有,那就只是消耗預算,而這樣的政策其實只是在美化公共關係的一種手法而已,不是真的想要解決問題。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從亞洲矽谷到派 50 個博士去矽谷,政府真的不懂問題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