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貝克在1981年的〈家庭論〉(Treatiseon the Family) 中, 提出以「生產互補性」(production complementarities)為中心概念的家庭經濟理論:男主外、女主內的做法,讓夫妻比單身者更具生產力。

傑克結婚時,如同先前的世代,和妻子兩人遵守典型的傳統角色畫分方式。華頓(Wharton)心理學家史都華.傅利曼(Stewart Friedman)表示:「在先前的世代,男性認為自己是一家之主。他們追求事業為的是扶養家人。這對他們來說是理所當然。」傑克負責工作賺錢,扶養家人,妻子吉兒則負責帶大孩子,營造溫馨的家庭生活。簡單來說,傑克的任務是累積有形資產(錢、養老金、房子),吉兒則負責無形資產這一塊(情感支持、結交家庭友人)。

傑克生於1945年。剛結婚時,他遵守傳統的角色模式,年紀漸長後,他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事開始改變。傑克成年後,碰上結婚率下降,同居率上升、晚婚與晚生育、離婚率先升後降,再婚率增加。相關變化的背後有許多原因,包括更有效的避孕法、新型法規制度,以及人們對於性別不平等的社會與經濟態度改變。此外,壽命增加當然也是影響之一。

在吉米的年代,相關潮流的力道愈來愈強,吉米對婚姻的看法與期待,也出現重大轉變。吉米生於1977年。社會家紀登斯認為這個年代的婚姻等等現代制度,開始不同於先前的社會秩序,進而帶動不同潮流,打破傳統習慣與習俗,影響力遍及全球。

潮流對吉米影響深遠。標準的家庭與婚姻關係不斷改變,大幅影響他的日常與社交生活。如果吉米是歐美人,年輕時會碰上女性性自主與同性戀合法化的性革命。在吉米的年代,傳統家庭的生活概念與情感關係的轉變,恰巧碰上地域流動(geographical mobility)與大眾媒體正在淘汰眾多傳統社交生活元素。

吉米十歲時,《海蒂性學報告:女人與愛》(the Hite report, Women and Love)讓女性扮演的角色掀起滔天巨浪,引發一連串不斷探討的社會辯論。男女關係與男女各自扮演的角色,成為公共論述的一環,人們開始改變對於性別、男女角色與家庭要素的看法。

珍生於1998年,母親外出工作,爸媽在她青春期時離婚。珍的個人生活又會如何?前文替珍設想的5.0 版生活相當傳統,成年後多數時間在工作,和另一半喬治生了兩個孩子。

珍和全球成千上萬的女性一樣,決定自己一生多數時間都致力於工作。對女性本身、她們的另一半與雇主來講,家庭雙薪時間延長造成深遠影響。

珍除了要面對上述的社會與經濟潮流,還得面對長壽與多重階段式人生帶來的影響。她如何看待自己擁有哪些選項,也將受到影響。壽命愈長,擁有選擇的空間就愈重要,也因此許多人開始選擇晚婚,尤其是女性。然而,長壽對個人與家庭造成最深遠的影響,大概是育兒階段相對縮短,人生將有更多歲月不必擔負養孩子的責任。相關效應已經開始顯現。1880年時,75%的孩子住在家裡;2005年時,僅剩41%。孩子離家時間相對增加,開始不是稀奇事,結果就是貝克提到「生產互補性」的重要性逐漸下滑,人們不再認為應該依據性別來分工。

其他因素也讓男女分工的概念被打破。吸塵器、冰箱、洗衣機、洗碗機與冷凍食品,幫了大忙,女性不必專精於家務事。

在此同時,男女薪資差異逐漸縮小,進一步打破性別分工。夫妻兩人收入如果差不多,要其中一人留在家裡做家事的成本將大幅增加。

以一段關係的角度來看,貝克提到的生產互補性逐漸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什麼?紀登斯認為,社會將出現近似「純粹關係」(pure relationship) 的親密轉化(transformation of intimacy)。這樣的關係不遵循傳統模式,改為追求對雙方都好的關係。這種關係依據兩方的互動,不斷變化,雙方有問題可以提出,有協商空間,不會一成不變。這種關係真誠付出很重要。「有心付出的人,準備好接受犧牲其他潛在選項的風險」。

因此,要看雙方之間的互信程度:是否兩個人都值得信賴,而且兩人間的連結強度能否承受未來考驗。或許最重要的是,兩人同時透過自我探索,以及發展彼此間的親密關係,建立自我的身分認同。當然,「純粹關係」的困難在於,那樣的關係需要大量的付出,而人們只有在知道一段關係會無限延伸時,才願意做出承諾。然而,關係有可能終結,任一方可能在任何時間,要求終止關係,也因此婚戀關係充滿潛在的緊張衝突。伴侶在一起的時間愈長,必須愈有能力處理不確定性。

不只親密關係出現轉變,婚姻中的經濟特性也一樣。今日男女都有工作,雙薪家庭增多,生產互補性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消費互補性」(consumption complementarities)。從人際關係的角度來看,新型伴侶關係能夠成功,是因為有彈性與共同的人生經歷。從經濟學的角度,部分原因則是相較於獨居生活,兩人一起分攤比較容易買房子、享受假期,或是負擔家中財政。此外,有伴侶的重要好處還包括「風險共擔」。以珍和喬治為例,人生中有人幫忙分攤風險相當重要,兩位作者預測,未來會有愈來愈多伴侶在不同時期彼此扶持,協助另一半走過人生低潮。風險共擔或許能解釋,為什麼講求年齡、教育程度與收入要相仿的「同類婚配」愈來愈重要。

從貝克提出的傳統婚姻觀來看,夫妻收入相差極大時,一人負責工作、一人負責家務的生產互補性帶來最多好處,更能帶來比較優勢。然而,要是兩人的潛在收入相差不多,則最好一起分攤財務風險。如果兩個人賺錢能力相仿,一起分攤更是順理成章的安排。

在吉米的年代,婚姻已經開始出現變化,「消費互補性」變得更為重要、看重風險共擔的「純粹」關係,取代貝克所說的「生產互補性」。在珍的長壽生活中,一定還會出現更多變化。在貝克的模型,妻子打理家務,照顧家人,創造無形資產。

在珍的多重階段式人生,她除了需要同時打造無形資產與生產資產,也因此傳統分工概念與「生產互補性」將復甦,但這次重點是放在打造生產資產,而且伴侶將在人生不同時期輪流分工。

百歲壽命中,輪流分工顯然需要伴侶之間高度協調與配合。多重階段式人生將包含多次更新技能、接受新挑戰、培養新人脈的困難過渡期,需要有人支持才能成功。如果另一半從旁協助,事情會簡單許多。高品質的伴侶關係因而十分關鍵。伴侶將在長壽生活中提供情感支持,擔任解決困難的智囊團,誠實提供意見。伴侶幫彼此留心重要事務,知道時間與心力應該放在哪裡,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此外,伴侶會深思熟慮後才做出工作、旅遊、家務與社區參與等決定─有時是困難的決定。

伴侶關係要能走下去,得犧牲奉獻,商量長期該如何分配資源。伴侶關係若能長久,兩人將合作無間,家庭既能維持收入,又能不斷補充與維持無形資產。在三階段式人生,雙薪模式通常是一個人帶來主要收入,另一個人則是次要收入,或是兩人收入差不多。如果是多重階段式人生,雙薪家庭數量可能增多,伴侶間的分工會改變,輪流在不同時期擔任家中主要收入來源。

有時是因為預期之外的事件,造成其中一人成為主要的收入來源,不過這通常是兩人商量後、事先計畫好、雙方你情我願的結果。三階段式人生的雙薪家庭,夫妻都忙,必須協調每週由誰來負責家庭義務。換成多重階段式人生,雙方間的協調不是以「週」為單位,而是放眼每個十年該如何安排,並且雙方必須高度互信,充分規畫,才可能成功。

珍的「5.0版人生」是很明顯的例子。珍的一生,社會期待與準則快速變化,她得實驗各種新型生活方式。此外,珍做出承諾時,承諾帶來的影響,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如此一來,珍該怎麼做,才能讓伴侶關係走得更長遠?

伴侶關係和百年壽命的許多事一樣,我們得準備好積極做出選擇,並且了解選擇帶來的後續影響。再者,還得做出承諾並遵守承諾,也因此商量很重要。不是每個人都同意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給女畢業生的建議:「各位即將做出最重要的職業決定,將是妳是否要擁有另一半,以及那個人是誰。」然而,伴侶的確是帶來深遠影響的關鍵決定。

桑德伯格的高品質伴侶關係,是指長期而言,每個人對家裡付出平等貢獻,對家庭幸福有共識─不能只為個人前途著想。

想擁有豐富的長壽生活,男女雙方對彼此的看法與方式,都必須有重大轉變,在各方面做出調整。

此處的假設是婚姻依舊是多數人的選擇,不過許多不同形式的婚姻正在出現,況且除了婚姻外,還有其他更多選項,例如同居或單親,不過,多重階段式人生需要的伴侶合作,將為長期伴侶帶來好處,提升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婚姻契約,以及分手時財務安排。

書籍簡介

書名:100歲的人生戰略
作者:林達.葛瑞騰、安德魯.史考特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7/02/09

如何才能讓長壽成為禮物而非詛咒,扭轉下流老人的窘境?
不管你18歲、45歲、70歲,皆能有感體會、受用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