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在思考該如何運用時間、度過高生產力的長壽生活時,心中設想的,可能是一天工作八小時,接著(在週末)休息兩天,不過面對全球高齡化,現在是時候,質疑這樣的時間分配方式。

如果凱因斯提出的收入效應依舊成立,以後大概會有更多休閒時間,每週工作天數會減少。

在已開發世界的多數地方,工業革命造成工作時數大增,相關數字十分驚人。一二○○年至一六○○年間的四個世紀,英國的總平均工時介於一千五至兩千小時。然而,到了一八四○年,也就是工業革命如火如荼進行時,總平均工時躍升至三千五百小時左右。在英國和美國,一年工作五十二週,一週工作七十小時,是極為常見情形,也因此十九世紀工業國家的勞工組織,希望縮減每週的工作天數。

在勞工的抗議下,星期六逐漸變成上半天班,不過每週工時依舊大幅超過四十小時。一直到二十世紀上半,才開始確立一週工作五天、一天八小時的制度。一九一四年時,亨利.福特(Henry Ford)在美國推行一週工作四十小時的制度,不過限制工作時數的法規,直到一九三八年才出現。歐洲則更早出現進展:德國在二十世紀初就限制工時;俄國是一九一七年;葡萄牙一九一九年;法國一九三六年。到了二○一五年,每週平均工時:德國為三十五小時,法國、義大利、英國是三十七小時。

同樣的,勞工運動持續推行有薪假,後來也成功了,只不過各國雇主必須提供的天數差異極大。本書寫作當下,歐盟規定全職工作至少必須提供二十天有薪假,不過許多國家的實際天數更多:法國與英國是二十五天,瑞典三十三天。有些國家則非常少:美國十二天,日本十八天。

制度變成一週工作五天與提供有薪假,是多麼重大的基本轉變。人們早已忘了,自然界其實沒有一星期七天的規律。

「月」和「年」的概念,源自古代巴比倫,接著一路到法國大革命,法國規定一個月是三週,一週十天。「安息日」(Sabbath)出現的時間較晚。不過,哪一天休息各國都不同,歷史上每個時期遵守安息日的規則也不同,安息日依舊可以回溯至數個世紀以前,也因此長期下來,人類有一週為七天,而且一週休息一天的傳統。「週末」的概念則最晚出現。《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指出一週休息兩天的「週末」概念,在一八七八年成為常見說法。因此,一週工作五天,休息兩天的概念,是近代才發生的事,並非向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