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企業經營者,也是一個父親。我有三個可愛的小朋友,老大哥哥上小學,雙胞胎兄妹倆正在學齡前。在生老大前我就在想,我要怎麼樣扮演父親這個角色,因為生活中的我,勢必會非常的忙碌。

我一直很認同小野先生所說的,父親要像山一樣的存在。我們不一定天天去爬山,但是當你想親近山的時候,山,就在那裡。同理,或許我不能每一天都能陪在孩子身邊,但是我可以確認,只要是在孩子身邊的時候,我的心就在他身上。

有些爸爸天天回家,但是回家後,心卻不一定在孩子身上。也許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孩子的問題。也許是人雖然回家了,但是心其實還在加班,打開電腦繼續工作。那樣的話,不論人有沒有回到家,其實都一樣。

我覺得我已經很幸運了,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的確需要頻繁的來往亞洲各國,雖然不用很長期的派駐當地,但依舊常常出差,一個月不在家的總時數高達一半。對家裡面的小朋友來說,早上出門時和我說幾天後見,早已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如何兼顧這兩個身分,企業家和父親,真的是一種藝術和選擇。

對小朋友生活上的事項,我並不插手管理。其實,每次吃飯看到大兒子狼吞虎嚥的樣子,看到都想出口講一聲,但後來想想,其實我自己也不一定都做得到(吃相不好看,搞不好我比小朋友更誇張),另外一點是會出口唸他的人已經太多了,不缺我這一張嘴,就放他一馬吧!我有個能全心全意投入照顧小朋友生活的好太太,所以小朋友生活上的庶務就讓她全權管理,如果我偶有時候要介入管理,但是人又常常不在,反而變成一種信念和規範不能持續的困擾。

如果生活上的瑣事不管,那爸爸管什麼?我認為爸爸要負責激發孩子學習的熱情並創造孩子生活中的快樂。對一個父親來說,這是不用每天在身邊,都一樣可以做得很好的任務。

我發現其實父親扮演的角色,常常是觀念的塑成者,小朋友的觀念、小朋友對於事物的看法、小朋友對於生活態度的詮釋和界定,往往是父親在扮演一個潛移默化的角色。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境教。父親所創造出來的環境,父親怎麼樣扮演一個在社會人際中的角色,其實深深影響下一代的思維和想法。

所以老大從幼兒園畢業進入學齡期後,我們沒有選擇私校、或是國際學校、公立學校,而是選擇了華德福的教育體系。我希望他在低年級時,能在一個比較自然而且被充分尊重的教育環境中成長。曾經很多朋友詢問我同一個問題,你讓小朋友念華德福,那他未來如果要轉回體制內時該怎麼辦?

我也就一樣的問題問過華德福的董事長,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嚴長壽先生。他問我,你覺得小朋友未來要在這個社會上生存的技能,應該是哪些?答案不應該是那國文、英文、歷史、化學等等學科。嚴先生他個人認為,應該是三項能力!

一、是與人相處的能力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未來任何的工作或學習,一定都離不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所以人與人相處的能力,其實這是最基本的,但是我們現行的教育體制卻沒有著重在教育這件事情,甚至因為對於分數成績的追求,反而是逆向的在詆毀人與人之間那種最純真善良的價值(尤其是對小朋友尚未成熟的心智來說)。「與人相處能力」的訓練和培養,是人之所以能在社會中成長的一個關鍵。

二、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其實,生活和生命就是不斷的發現問題,創造問題,然後解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往往也決定了這一個人生過得好不好,快不快樂。現在很多年輕朋友,由於父母親的過度呵護與照顧,基本上沒辦法自己擔負起責任,去解決自己或是家庭的問題。變成父母親必需時時刻刻跟著他,協助他,也就是我們常掛嘴邊講的媽寶了。如何讓一個小朋友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我會認為比學習任何的學問都來得重要。

三、是面對挫折的能力

人生不如意事,真的十常八九。挫折對於人生來說是很常見的,不論在哪個年齡層,哪個狀態都是一樣。但是很多小朋友,也許平常時已經享受了太多的掌聲,或是在他生活中過度的被保護,所以挫折這件事情,他們無法在成長中體會,也不知道如何與挫折相處,等到出社會以後,才發現這是一個極為重大的問題…

在華德福,學的其實就是這三件事,至於學術性的學科,不論是在哪學?怎麼學?學得好或是不好?好像就不那麼重要了。其實任何教育體制,都有它的優缺點,適才適性,是最重要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