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1月6日公路法修正案上路後,Uber在全台灣已被取締超過48次,累積罰鍰估計超過11億。2月2日,公路總局開出首張裁處書罰單,但Uber在被勒令停業前,搶先發布新聞稿,宣布從2月10日起,將暫停在台灣的服務。

交通部提案修「公路法」,通過後最高可罰Uber2,500萬元,現在立法院初審已過。交通部祭出重罰,是希望Uber要不離開台灣,要不乖乖遵守台灣法律;另一頭,Uber跳出來抗議,指台灣政府不擁抱創新。難道不給Uber一部適用的新法律、新規範就是不創新?或許我們可以看看各國政府對Uber的態度是什麼。

Uber以「共享汽車」的名號在全球大舉擴張,讓一般民眾得以開著私家車載客提供如同計程車的服務。Uber在12月6日召開媒體座談會,批評台灣政府不擁抱創新,說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是印尼、越南等國家都有符合共享汽車的新法規,擁抱Uber帶來的新科技、新經濟。 既然Uber要來比各國政府對Uber的態度與立場,我們不懂的是,為什麼Uber只提對他們有利的,卻不提法治完整、計程車業發達的國家如日本、南韓、德國、法國等國都禁止Uber?

判定Uber違法的國家

日本

依日本「道路運送法」的規定,只要以有償方式提供載人、載貨服務,就要申請營業車牌,且要經營載送乘客的服務司機必須取得職業證照,因此Uber的主要服務在日本是違法的。於是Uber在日本登記為旅遊代理商,選擇跟計程車公司合作,讓使用者可以透過Uber App叫到有職業證照的計程車,不過日本當地有許多叫車App,因此Uber App使用率不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2016)年5月,Uber獲准在一個偏鄉小鎮「丹後町」提供服務,該地區人口不到6,000人、平均年齡超過70歲,多年來沒有計程車業者願意經營,大眾運輸也極度不便利,因此允許Uber媒合需要用車的民眾與沒有執照但願意兼職的一般駕駛。

南韓

南韓政府禁止沒有登記的司機提供載客服務,也禁止沒有註冊的私家車或租來的車提供計程載客服務。更絕的是,南韓檢察廳在2014年12月以違反交通運輸法為由,起訴Uber CEO Travis Kalanick,Uber因此在2015年停止在南韓的服務。不過Uber隨即以UberBLACK服務重回南韓國,媒合有駕駛執照的高級豪華轎車司機。

法國

法國政府以強硬態度判定Uber為「組織非法計程車運輸服務」,並指「不遵守任何社會或財政規則」,2015年,Uber決定暫停在法國經營個人司機載客服務,只經營有合法執照司機的載客媒合。而在2016年,巴黎刑事法院判決,Uber因非法運輸服務,處以80萬歐元罰款(約為台幣2,700萬元),並判Uber歐洲、中東和非洲業務主管Pierre-DimitriGore-Coty以及Uber法國公司經理ThibaudSimphal有欺詐性商業行為,分別罰款3萬和2萬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