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爸爸是國小教員,媽媽曾當了十年的家庭主婦,一個新竹的普通人家,卻養出了三個博士小孩,在不同領域各有一片天。柯媽媽何瑞英堅信,家庭生活愈單純、家人陪伴愈多,對孩子愈好。

柯文哲是台大醫學博士,也是台大醫院史上最年輕的主任,較少人知道的是,他的弟弟是交大資管博士,妹妹則是台大醫學院生理所博士。柯文哲雖然總是對外宣稱他會讀書是「天生的」,但其實良好的家庭教育仍是功不可沒,而在家中挑起教育教養重擔的,正是何瑞英。

此次接受《未來Family》專訪、談自己的教育教養心法,何瑞英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沒有什麼的學問,也沒有多厲害,只是,孩子出生後,花了很多時間在家裡,」她說,自己原本有在上班,生了柯文哲之後,就決定回家自己帶,後來她在四年內生了三個孩子,直到小女兒開始讀書之後,才又重回職場,總共當了十年的家庭主婦。

準備三餐讓孩子覺得被愛

何瑞英認為,充分的陪伴,是她三個孩子都很聽話的主因,當家庭主婦時,自然都把時間留給孩子,就算是上班之後,她只要出門,就一定會讓孩子知道自己去了哪裡、可以怎麼聯絡,讓小孩安心,「事事公開透明,彼此就會很信任,我最高興的是,小孩有什麼話,都會告訴我,像柯文哲考高中時,一拿到成績單,就趕快衝到我上班的地方給我看。」

當然,如今台灣社會生活型態已轉變,雙薪家庭且工時長已成常態,但何瑞英認為,還是可以掌握一些重點,讓孩子有被陪伴的感覺,例如,每天的吃飯時光就很重要,「柯文哲他們國小時,三餐都在家裡吃,國、高中時,中午都帶便當,我通常是早起做便當,比較新鮮。」

「有幾次實在來不及做便當,我就騎摩托車,衝去買炒麵、炒飯、肉圓之類的,送去學校給孩子吃,同學們都很羨慕喔,覺得你媽媽真好!」何瑞英坦言,每天準備這些,當然會累,但孩子真的可以感受到被愛的感覺。她也觀察到,現在很多家庭,三餐都沒有一起吃,這樣實在很怪,會少了家人相聚的快樂,「最慘的是,很多爸媽早上都在睡覺,直接給小孩50元去吃早餐,但小孩可能把錢拿去打電動了,早餐都沒吃,這樣很不好。」何瑞英認為,父母要隨時關心孩子,從每天三餐著手,是最好的,即便外食,也要常常關心孩子買了什麼來吃,掌握狀況。

分擔家務產生認同感

一個家庭,也不能只有媽媽在付出。柯爸爸柯承發負責經濟重擔,何瑞英則負責打點家裡,等到三個孩子稍稍長大了之後,何瑞英就讓他們開始練習做家事,「平常我都從讓他們整理自己的房間,整理完之後,我還會去檢查,不能讓他們亂掃!」

寒暑假時,孩子就要多做點家事,例如有段時間何瑞英都讓柯文哲洗早餐的碗、午餐的碗老二洗、晚餐的小女兒洗,「後來小女兒還抗議,說晚上碗最多,要改成一人洗一天才公平,」何瑞英笑稱。

擁有足夠的陪伴、對家庭有認同感,這樣的孩子一定乖巧貼心,何瑞英說,很多人跟她說柯文哲有亞斯伯格症,她都搞不清楚那是什麼。若想要成績好、會讀書,何瑞英認為,關鍵在於培養閱讀的習慣,「我們家的孩子,在家大多在看書,除了課本之外,還會看《學生之友》之類的兒童雜誌,」要讓孩子習慣閱讀,重點是身教,柯承發自己就常常看《讀者文摘》等刊物,孩子自然耳濡目染。何瑞英直言,現在很多家長覺得孩子很難教,在面臨這個問題時,應該靜下心想想,自己付出了多少。

手足相處也是為人父母的一大課題,何瑞英說,解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公平」,例如做便當,三個孩子的便當一定都一模一樣,要外出辦事情或休閒時,也一定三個孩子都帶、除非有人自己不想去,「不過,玩具不一定要買三份,我通常只買一個,大家輪流玩,這樣才能學會分享。」

何瑞英說,家庭生活應該回歸本質,一起吃飯、一起閱讀,愈單純、給愈多陪伴,對孩子愈好。現在很多父母常常想很多、或想著要「做自己」,不一定會比較好。她認為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而且很快就過去了,把握每一個時刻才是最重要的。

柯文哲本來想當發明家

柯文哲的祖父曾經歷228事件並深受其害,因此,很希望小孩都讀醫科,擁有一技之長。柯文哲的大伯父就是讀台大醫科的,而柯爸爸柯承發也從小就希望柯文哲能當醫生。

不過,喜歡看影集、玩玩具車的柯文哲,卻常常說:「科技很發達,幹嘛當醫生?我要讀台大電機,發明很厲害的東西,對國家有幫助。」

為了「勸導」柯文哲以台大醫科為目標,何瑞英使出了柔情攻勢,「我跟他說,你考考看,媽媽覺得一定考得上,用正面的方式去鼓勵他啦!」

結果,第一次聯考,柯文哲只考上陽明醫學院。何瑞英回憶,那年數學特別難,柯文哲才考30分,數學考完後,柯文哲就回家哭著說:「台大醫科上不了,我下午不要去考了。」何瑞英趕緊說:「你如果不會寫,大家都不會,你一定要去考,媽媽相信你下午生物會考很好!」果然,柯文哲生物考了97.5分。

放榜後,柯文哲很不甘願,每天都躺在床上賴著,牙齦都浮腫了,何瑞英還煮苦茶給他喝,並安慰道:「畢業證書都一樣大張,媽媽覺得陽明醫學院也很不錯,你要去讀。」

隔年,換柯文哲的弟弟考大學,柯文哲便要媽媽幫他再報考一次,志願只寫台大醫科,「我還記得,我去報名時,志願只填台大醫科,工作人員還給我一個白眼,」何瑞英笑稱,後來柯文哲果然考上了。

適度的物質匱乏,孩子反而學到更多

柯文哲的爸爸是國小老師,何瑞英回憶,以前教員的薪水非常低,剛光復時,一個月薪水才200元,她公公是228受害者、很早往生,留下九個孩子,後來都是柯承發跟大姊在撫養弟弟妹妹。

「家裡窮,就不會讓小孩太自由,想買什麼就什麼。」何瑞英說,柯文哲小學一年級,第一天去上學時,發現有福利社,很驚喜,就跑去找在同一個學校當老師的爸爸,說「我想吃麵包」,爸爸便給他錢去買;第二天去學校時,又如法炮製。柯承發回家後,就跟她說,小孩子這樣不好。

何瑞英也知道,柯文哲沒看過麵包、也沒吃過,有得吃,當然很愛,但還是跟他說:「爸爸賺得不多,家裡的水、電都要錢,買菜也要錢。」柯文哲從此就不曾要錢買麵包了,「我相信他當時還是很想吃,但就是跟他好好說,讓他懂。」柯家的作法,一方面因為教員薪水有限,一方面也不想讓孩子太浪費,「現在孩子吃東西,常常吃一半就不要了,這樣很不好,父母應該直接盛少一點,讓孩子養成吃完的好習慣,」何瑞英建議。

柯家三個孩子吃東西,都是吃光光的。何瑞英說,孩子還小時,禮拜六晚上常會一起外出去夜市看熱鬧,回來前,就會買三碗麵,柯承發自己一碗,柯文哲跟弟弟一碗,她跟女兒一碗,這樣不但省錢,也能讓孩子惜福。現在很多父母都把好東西給孩子吃,孩子會習以為常。

「但水果就沒關係,我會挑很便宜,例如一斤一塊錢的橘子、一斤幾角的香蕉,買很多放在家裡,讓小孩自由的吃。」何瑞英說,偶爾她也會買些糖果、麵包,讓孩子解解饞。

在必要的時候,何瑞英也會花錢寵孩子,她回憶,柯文哲幼稚園時,隔壁親戚買了電視,但親戚的小孩不讓他看,他就回家,躲在被子裡面哭,她便安慰說:「以後媽媽有錢時,就買電視給你看。」後來也真的依約買了一台黑白小電視,讓柯文哲很開心,「我還記得,他最喜歡看的節目是『勇士們』。」

又有一次,柯文哲的大伯父從美國回來,買了自動火車跟遙控汽車要給他的小孩,那時候柯文哲才幼稚園,看到之後,問何瑞英說:「因為我不是大伯的小孩,他才沒有買給我,是不是?」何瑞英聽了很難過,說不出話來。過了幾年,柯承發去日本,就買了玩具車回來給柯文哲,他很高興,每天玩,一直到國中了,還一直玩那台車,還說自己想要當發明家、以後要讀台大電機。

台大醫科畢業之後,柯文哲有一天來問何瑞英有沒有錢,原來是他以前都在圖書館看書,現在畢業了,想要買一套醫學書籍,方便常常翻閱,但整套書要2萬元,何瑞英就立刻說:「媽媽有錢,給你買!」

「平時不要浪費,該花的才花。」何瑞英說,她聽說,現在的孩子在寒、暑假放完後,去學校,都在比較去了哪個國家玩,這樣實在很不好,她認為,如果想要教會孩子惜福與感恩,孩子的要求若有十項,給三項就好,免得孩子習慣予取予求。但她也笑稱,她的作法也有後遺症,例如柯文哲到現在都還很節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