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信」這個德行還有用嗎?

有件事是社會人的根本,甚至是社會新鮮人唯一的資本,那就是「準時」。或者換個角度來說,就是「不要遲到」與「抓前置量」。為什麼呢?因為社會新鮮人往往除了學歷之外什麼都沒有,就算費盡心力交出一些成果,也沒有什麼產值可言。那這種人為什麼還能生存、領薪水?其實就是賣「信用」。

但新人的信用值,也是零吧?當然,他們的信用值,就只能從「準時」開始慢慢建立了。

準時有很多面向,不只是準時上班而已,但準時上班是最容易做到,也最難做到的。就「容易面」來看,只要早點出發,實在沒有理由無法準時。就算碰到意外而拖延,也沒有天天意外的吧?

何況社會新鮮人多沒有家累,不太可能因為「小孩起不了床,送他上學拖到時間」這種溫馨理由而遲到。因此新鮮人遲到,就道德面來看,問題真的是蠻大的。

但還是不少社會新鮮人有遲到病。上班遲到,開會遲到,與廠商約也遲到,當然,交貨、交卷,還是會遲到。這種遲到習慣,或許是在大學時養成的,從上班第一天就開始遲到,從此一「遲」不可收拾,全軍「遲」沒。就算長官、前輩好言提醒,各方全面支援,甚至還提供「叫(他起)床」服務,就是有人仍會晚那麼一些些。

為什麼?其實就是不把「準時」當成重要的事情來看,誤以為只要最後做出成果,前面一連串的不愉快就「沒關係」。但少了前面的小心翼翼,後面怎麼會有讓人滿意的結果?就算有成果,依業界標準看來,往往也只是「普通的大便」和「精美的大便」之間的差別,根本派不上用場。

相對於遲到的新人,惡性遲到的老人,就更加可悲了。因為準時不只是社會新鮮人的根本與資本,甚至也是大多數社會人唯一的信用。在當代社會中,你的準時與否,都會影響到「相信你會準時」的他人。你一個遲到,其成本會由整個人際與行動關係鏈來分攤,大家一起損失機會成本。

換個角度來看,不重視準時,也代表不把關係鏈的他人當一回事,不夠尊重對方,最後損耗的是什麼呢?當然也就是你的社會價值了。你有多少社會價值可以損耗呢?

的確有許多政治人物、商界精英,與「社會賢達」,會以遲到來耍派頭,或是因為行程過多,而不得不遲到,但那也是在損耗他們的社會價值。沒有人能真正透過遲到來增加價值,想刻意以遲到來換取焦點鏡頭或他人尊重,想以此突顯自己的不凡,最後一定會業力引爆。

你只看到這些遲到大頭囂張的一面,卻往往沒注意到他們之後為此扛上的重債。而且碰到真正重要的場子,他們也是乖乖的準時到位,遠比你還乖。看看那些排隊去給習大大摸頭的,他們敢遲到嗎?

而且你也不是「社會賢達」,沒有強大的老爸可靠爸,一不注意就會丟了工作,變成「社會閒人」,那你是在遲到什麼?你還是準時,不過是把「準時」的約定時間故意往後調整吧?你在各方各面都一無所成,只有「時間」這點,可以逼世界配合你吧?

這種態度對嗎?不可能吧!

雖然「人言而無信就是畜牲」這話是重了點,但人和其他動物的主要差別,就在於人知道時間的重要性。而且有很多動物的生理時鐘可是遠比人來得準確。

但我知道一定會有人抱怨:「上班、交貨,都要人準時,下班卻沒人講求準時,這不公道吧?」

的確,台灣有超時工作,天天都在進行「晚下班大賽」的問題,這除了沒給加班費的勞資爭議,也同樣是「無信」,而且是全公司上下都有這問題。工時不論始終,都是種信用約定,可以八小時做完的事,卻故意拖到十小時,以展現努力、勤奮、刻苦的假象,當然不對。

這讓我想到,多數國軍單位都有故意扣假或晚放假的惡習,但我當年服役的單位,卻有不同的作風。我到部首次休假前半小時,還著軍裝在辦公室處理業務,被直屬長官撞見。他當場就把我趕走,要我立刻換裝準備離營。後來我才知道在他的轄下,是沒有遲放的。

那業務做得完嗎?做得完。因為幹部們知道長官堅持的理由,所以會想辦法回報。正常工時做不完,就放棄晚歸營的優惠權利,正常時間收假回來做。

這種事永遠是互相的。別以為自己的小聰明,真的可以佔到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