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喜歡或者討厭,川普這位可能是美國史上爭議最大的總統,已經在1月20日正式就職,其「美國優先」的邏輯貫穿整篇就職演說,「雇用美國人,購買美國貨」則是他一貫的經濟主張。有人說,川普擴大美國基礎建設將會帶動臺灣房地產欣欣向榮,事情真的有那麼美好嗎?

「美國優先」反過來看就是「其他國家閃邊」,川普為了回應美中下階層選民對失業、貧富差距擴大等反全球化民意,勢必向內看,把振興美國經濟、創造在地就業機會作為施政重點,所以他開始恐嚇企業,敢把生產線移出美國就會遭到懲罰,會見馬雲,談的都是如何創造美國就業機會,這些事情其實可以回歸到一個重點:把錢引回美國,無論這錢是美國企業一直放在海外的,還是外國企業投入美國的,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已經有非常多諸如鴻海、軟銀、福特、開利、豐田、三星等全球各大公司買川普的帳,未來應該還會持續有企業作同樣的事情,當企業都到美國去開新公司、雇新員工時,原先在其他國家的舊公司,以及雇用的舊員工怎麼辦?這可不在川普執政的思考邏輯內。

想把錢留在美國境內從事基礎建設或者開設新工廠,除了提供企業免稅,或者提高商品關稅等棒子及胡蘿蔔手段外,還有提升美國利率這一條貨幣政策途徑,儘管川普不太看重貨幣政策,認為建立在低利率環境的經濟繁榮是場海市蜃樓,但還可掌管聯準會到2018年的主席葉倫,已經在去年12月喊出今年可能升息3次的預測。重點來了,升息對房地產市場通常是不好的消息,但美國升息真的跟臺灣有關嗎?

當然有關係,想像一下你是位有錢人,當美國真的如預測開啟升息循環時,你會想把你的資產放在新台幣帳戶,還是到美國的美元帳戶?當臺灣的資金潮開始因為美國升息預期而外流時,臺灣的中央銀行要怎麼應對?維持既有重貼現率不動,就得承受資金外流,對股票市場產生非常嚴重的不良影響。升息,則會進一步打擊其實沒有完全復甦的臺灣外銷產業,更別提反向降息逼使資金進一步外逃。對於房地產市場來說,一來臺灣利率已經是低到退無可退的地步,二來資金外流等於打破了過去所謂「陸客」、「港資」、「XX資」來臺買房的美夢,三來若央行真的決定隨美國升息,這將對已然疲弱的房地產市場,給予致命的一擊。

若從產業結構來看,臺灣其實也面臨製造業升級瓶頸、勞工低薪化的問題,如果臺灣的塑化業、電子業加大到美國的投資,為的是取代大陸的生產線當然很好,畢竟可以收到分散對陸貿易依賴的好處;但若是取代臺灣內部的工作機會,就不再是個值得開心的事情,特別是倉促上路的「一例一休」,推升了在臺灣經營的人事成本,再加上美國與臺灣不能比的市場規模,希望政府別忽視川普「美國優先、他國閃邊」對經濟、貨幣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別忘了,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起火點就是美國開啟升息循環,然後美國經濟就一路火熱到2008年金融海嘯後才崩盤,但臺灣股票市場可是從1997年8月的9千點,一路跌到1999年2月的5千多點。

美國經濟繁榮不代表臺灣可以雨露均沾,政府做好最壞的打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