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陳太太,今天這麼早來洗頭髮啊?最近人真的好多喔,你不知道,你來之前張太太跟王小姐才都來過呢!」

巷口美容院薛太太是整個社區唯一的美容院,鄰里三姑六婆平常除了來這裡洗髮修剪指甲之外,也非常喜歡把這裡當成休息站,不管從哪兒回來,都會到薛太太店裡坐坐,聊八卦也聊是非。像今天這樣進來消費完就立刻離開,整間店空空蕩蕩倒是少見。

「是啊,等等我還要趕去辦年貨呢!而且明天除夕就開始忙,小孩都要回來吃飯,怕也是顧不上洗頭了。」

過年,鄉下小地方總是迎來大量返家遊子,城市裡的過年是放假,鄉下的過年卻是加班。好在媽媽們等的就是孩子們一年中難得有假期能回來住上幾天,雖然忙進忙出不得閒,但終究還是幸福多於勞累。

薛太太:「不過最近什麼都漲價了呢,昨天我叫瓦斯,居然一桶漲了2百。」

陳太太:「過年嘛,哪能不漲價呢?昨天我聽巷尾的超商店長說他們除夕開始休5天,因為加班費太貴又沒人願意加班,乾脆休假了事。」

薛太太:「哎呀怎麼能那麼不負責任呢?超商要是休假,大家得多不方便啊!」

一聽到巷尾便利商店要休假,薛太太可是大著急,畢竟她工作時間太長,從小孩的點心到晚上來不及做晚飯,可都指望著巷尾的便利商店啊!這下聽說從除夕開始連休5天,把薛太太給急壞了,光顧著要應付這些來洗頭做頭髮的婆婆媽媽,薛太太可連拜祖先的餅乾罐頭都還沒買,就等著明天除夕再趕快去便利商店買一買呢!

「我覺得啊,現在年輕人真的被寵壞了,一個個嬌生慣養,休假要他們上班就要加班費。我以前當學徒的時候啊,洗一顆頭才十塊,還常常被罰沒飯吃,現在小朋友真的過太好了。」

在薛太太想來,自己以前也是苦打苦熬出來的,當學徒有薪水拿已經偷笑了。現在不只加班費用大幅增長,就連休假都是規定一週一定要休一天。想想自己以前一做就是30天,一整個月連休假都沒有,憑什麼現在一週一定要休一天?這不是過太爽是什麼?

「我說薛太太啊,你也別太氣憤。過年嘛,人家小孩也是要回家過年,難道你捨得大年夜你女兒還要去打工?」

「反正我覺得現在的小孩就是過太爽,一點苦都吃不了。」

眼看著再講下去也不會有結果,陳太太索性閉目養神,也不再與薛太太繼續囉唆。

「好了!總共250元,謝謝。」

「咦?之前過年不是收180嗎?今年差這麼多?」陳太太雖然覺得人家過年還幫忙洗頭,漲價也是應該的,但想到薛太太剛剛還在抱怨年輕人要加班費很過分,如今卻在過年期間漲價超過一倍,讓陳太太忍不住詢問。

「哎呀陳太太,我想這就大過年的嘛,再加上今年瓦斯電費什麼的都漲得厲害,實在是撐不住啊!況且說實話,明天就除夕了,你也找不到其他人幫妳洗頭了,不是嗎?」

故事就說到這,後面陳太太怎麼想,以後還會不會再光顧,就與我們無關了。但這故事的情境,大家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台灣是個非常奇特的社會,多數人對於自己的利益斤斤計較,對於「為他人著想」這件事卻吝於費力思考。不管是從Facebook等社群網站上,或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能看到很多類似的情境:抱怨自己薪水少、埋怨自己待遇差,卻忽略了自己生活的便利是建立在他人的「薪水少與待遇差」之上。

舉例來說,許多人成天抱怨自己薪水太低,覺得是世界太不公平、資源總是遭人剝削,但在看到某些服務業因為人力成本上漲而漲價、或減少營業時間時,卻又開始指責他人造成自己生活的不便利。

請試著思考一下: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我們不願意付出,整個社會的薪資水準,甚至你自己的工作待遇,會有可能成長、有可能提升嗎?

資源不會無中生有,必須有付出,才會有產出;有了產出,才會有收入。因此你今天付出的任何金錢,不僅會進入廠商的口袋,更會轉化為廠商僱傭人員的薪資;而這些僱傭人員拿了薪資之後,也會再有自己的消費,進入其他廠商的口袋,再繼續轉化為其他廠商僱傭人員的薪資 … 經此不斷循環、不停流通,這個社會的資源才有機會獲得重新分配。

但如果這中間有人苛扣資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