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為人生必經階段,但是,創新的浪潮很多時候都沒有觸及最後一個階段。難道是因為我們都避免談論死亡?難道這裡並沒有任何值得投資的商機?本文將帶你看看,這五家新創企業,如何改變我們對死亡的看法。

在全世界都強調創新的時候,殯葬業卻一直維持傳統的經營方法。但隨著人口老化越來越嚴重,需要服務的人口增加,殯葬產業也開始得到新創公司的注意。根據內政部的數據,殯葬業在台灣每年產值約有600億元。而在美國,這個數字更高達180億美元。

而且,隨著數位原生世代的成長,新創業者瞄準他們這一代人習慣由網路取得資訊,決定為這個目前還大致維持不變的產業,加入新的創意。

1、寫好遺囑,其實不用花大錢

在面對死亡時,人們最在意的往往是留在這個世界的親友。因此,為了能夠繼續保障他們的生活,人們選擇立下遺囑,將生前的財物留給需要的人。

但是,立遺囑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若不想花錢找律師協助,那就要懂得一堆相關法令,才不會導致遺囑不合法。更麻煩的是,如果要修改遺囑,就要大費周章的將之前整個流程再走一次。

美國線上遺產規劃公司Willing,決定要簡化遺囑處理。因此,它們提供線上服務,讓用戶能夠直接在網路上建立遺囑。除了遺囑之外,Willing也提供用戶在線上填寫授權書(授權他人執行遺囑)、醫護事前指示(在當事人病危或昏迷情況下,該如何處理的指示)等不同的法律文件,讓用戶能夠一站式處理所有的文件。更重要的是,在用戶改變主意或有新想法時,他們立即可以上網修改這些文件。

根據Willing的用戶表示,在和Willing合作的團購網只花了30美元就購買了一份遺囑。而比對他父母聘請專業律師辦理的遺囑,兩者並沒有差別。更重要的是,他不但不需要花費昂貴的律師費,也可以選擇在有空的時候,上網處理自己的遺囑。

平價、方便與專業,正是Willing吸引用戶的主要原因。Willing主打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用戶只要花10分鐘,通過點擊、列印、簽名(Click, Print, Sign)三個簡單的步驟,就可以完成自己的遺囑。比起花150美元聘請律師打造一份簡單遺囑(全部財產都遺留給一位繼承人),Willing完全免費的基本遺囑,以及多加49美元就能為未成年的兒女指定監護人,真的經濟實惠多了。

2015年1月,Willing在佛里達州推出了免費試用,結果在使用期間讓用戶建立了500份的遺囑。2016年Willing得到了Y Combinator(YC,著名的新創孵化器)的資助,成功的將服務擴展到全美。

Willing目前總共籌得了700萬美元的資金。它的創辦人Eliam Medina透露,Willing每個月大約會新增2500份的遺囑。

在台灣,法定承認的遺囑只有五種形式,分別為公證遺囑、自書遺囑、代書遺囑、錄音遺囑和口頭遺囑。而且,在立下遺囑時,多半需要有見證人在場,遺囑才算合法。因此,目前在台灣還沒有類似Willing這樣的服務。

2、了解自己想要的,積極為無可避免的一刻準備

相比起協助用戶建立有法律效應遺囑的Willing,新創公司Cake著重在協助用戶思考自己在臨終前後想要什麼樣的安排。

透過一系列的問題,Cake讓它的用戶思考要不要放棄急救、葬禮要如何安排、Facebook帳號要如何處理以及身故後寵物要麻煩誰照顧等。在得到用戶的答案後,Cake會將這些資訊儲存在雲端,而用戶可以選擇和特定親友分享這些決定。

把骨灰變盆栽、專人協助過世親友財務債務...5家新創公司協助我們優雅告別
圖片擷取:Cake

Cake源自於2015年的MIT Hacking Medicine Conference(麻省理工學院為了打造新世代醫療方案的研討會)。創辦人Suelin Chen認為,每個人都有逝世的一天。因此,這個服務是為了讓大家都能夠更積極的為那無可避免的一刻做好準備。而會將這個服務命名為Cake,是因為Suelin期望這是個容易使用的服務(Easy as Cake),以及希望透過這個服務,用戶可以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意願,進而慶祝自己活著的時光(Celebrate with Cake)。

雖然Cake目前提供免費的服務,但是,Suelin希望之後能夠為用戶提供收費的顧問服務,協助用戶更了解他們臨終的安排。

3、提供全面的服務,牽著家屬的手逐步走過悲傷時刻

當死亡發生時,留在世上的家屬不單要面對無窮的哀傷,他們還要處理很多不得不面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