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有誰不認識林美秀?她是「為了生活每日都來洗身軀」的貴妃,是「我歹命啦」哭倒長城的孟姜女,是《總鋪師》裡頂著沈殿霞頭、穿緊身衣跳「金罵無ㄤ」的膨風嫂。銀幕上的美秀熟悉親切地就像你認識多年的巷口阿姨,會讓人想拍拍她手臂說,「矮額,我看你演那個有夠好笑,足三八捏!」

我真的好笑嗎?

但鏡頭外,林美秀桌上的手機正開著寶可夢地圖,邊吃薯條邊緩緩地說,「其實我私底下還蠻安靜的,我會跟我熟悉的人打屁,捉弄她們,但其實沒事的時候很少講話,是宅女。大家都認為喜劇演員就是每天開開心心,我跟你講,不對欸,喜劇演員是不講話的,我們都是要演,才演得出喜劇的感覺。

前陣子林美秀在《銷售奇姬》裡化身購物專家,和白歆惠上演職場生存戰,這個角色平時面無表情,但一場和白白爭奪機會的即興演出,烙法語、跳地板動作,連十三響(編按:京劇當中的身段)都來湊一腳,讓人瞬間啞然失笑。銀幕上看起來渾然天成的喜感,其實都是喜劇演員燒腦換來的心血,每個角色嘻笑怒罵的程度都需要精準的調配拿捏。

曾窮到只剩15元...》金鐘影后林美秀:不管是不是主角,都把自己當「綠葉」
PHOTO / 《銷售奇姬》劇照

你知道逗人家笑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逗人家哭很容易,逗人家笑很辛苦啊,不好笑的話就很糗。我常常在想說我這樣好笑嗎?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會想,剛剛那樣演好笑嗎?不好笑欸,可以重來嗎?每天都在想,這樣好笑嗎?那樣好笑嗎?有一陣子戲演蠻多的時候真的會擔心。」

曾窮到只剩15元...》金鐘影后林美秀:不管是不是主角,都把自己當「綠葉」
PHOTO / 《銷售奇姬》劇照

紅花易有,綠葉難求

大概也很難找到像林美秀這麼好用的配角了,不管是舞台劇電視劇大銀幕都想要她。林美秀心裡清楚,當片恰到好處的油亮綠葉才是最難的事,「紅花就是放在那邊,但是綠葉你要陪襯,去捧人家更難!當你沒有火花的時候,再怎麼有紅花都沒有用。今天不管戲份是不是主角,我還是把自己當成綠葉,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寧願演插花的角色,時不時出來拉一下氛圍,就會覺得這個人很可愛,我不想要你連看我15集,看得很膩。

自小加入舞團,林美秀向來習慣群體生活,也培養了事事替人設想的個性。接觸屏風表演班開始演舞台劇後,更讓她明白好戲從來不是一個人可以成就的,「以前舞跳錯了可以笑笑就過了,可是演戲,演錯了,完了,後面那麼多人都會被影響到。所以那時候我才真正學到,在台上全部都是責任感,電視電影都是,沒有人要你扛大戲,戲是大家一起扛的。

曾窮到只剩15元...》金鐘影后林美秀:不管是不是主角,都把自己當「綠葉」
PHOTO / 《健忘村》劇照

「以前看老前輩演電視劇,都很謝謝他們教我很多,不管是4機或是單機這樣拍,你跟著他們走,那個氛圍準沒錯,他丟球你接球,不需要去搶。現在小朋友演戲的節奏是你無法想像的,很多演員都太搶了,可是演戲就是演戲,它沒有搶,搶戲的話你就去演短劇就好了,」林美秀感慨地說。

我記得國修老師講過,就算今天台上有20個演員,底下兩個觀眾,三個觀眾,你都要演,如果下面是一萬多個觀眾,你還是一樣照演。我覺得這就是演員的本質,不管怎麼樣,就是把角色演好。」所以她根本不在乎什麼花啊葉的,能夠演活每個角色,將正面能量傳遞到觀眾心裡才是要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