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是個專業藝術表演者,為什麼我們要逞一時之快,要求他背棄、破壞他對藝術設定的標準?

我們嚷著要他表演,心裡以為是和他親近的表現,但事實上是一種另人難堪的不公平對待。

做為職業表演者,他的演出就是他的商品和服務。隨口一句話,要他在惡劣環境下即席表演,就是消費他的商品和服務,我們有付錢嗎?如果沒有,這樣公平嗎?

顯然,我們吃飯時遇到個大學教授,並不會說:「嘿,你教什麼?來給我們上個課吧。」遇到會計師,也不會要求:「我這幾張發票,幫我記帳一下吧。」

這是找碴、趁人之危

最後,當有人提出「來唱一首」的要求,他的處境其實很難拒絕。

如果他拒絕當場唱,會讓自己陷入難堪的處境 --是對自己的能力沒自信?還是他這麼小器在耍大牌?或者他根本就是在膨風?這些擔憂,常常讓藝術表演者無法拒絕我們的表演提議。而在這種狀況下,我覺得是趁人之危。

記得「七步成詩」的歷史故事嗎?當皇帝的曹丕,看才高八斗的文學家弟弟曹植不爽,命令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用走七步的時間完成一首詩,曹植竟然做到了。對,這顯示曹植才華高,但同時也說明了,「臨時要求當眾表演」是一種找碴,甚至刁難。

新年,放藝術工作者一馬!

也許是類似這樣的經驗我也遇過,所以特別有感、同情吧。我曾經在大學對教授演講,講到一半,一位資深教授打斷:「你講的這些,我已經知道了,對我們沒用的。你換個題目吧,你還能講什麼?你最精采的東西拿出來講,讓我們聽聽看。」我算是個略有經驗的演講者,也不是沒料,但是突然被打亂,還是手足無措了半晌。

這樣的經驗,我明白給別人「即席要求」,是多麼不恰當的事。

快過年了,許多家族或朋友的聚會,這段時間正是「被要求即席表演」的高峰期。祈祝所有藝術工作者不要遇到這樣的局面。如果遇到了,希望會有人出面阻止…如果別人不明白,就多多轉發這篇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