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上流傳一名世新大學講師,因一名學生的教學評鑑中說「內容稍嫌空洞」,以全班零分逼迫世新大學公開學生資訊,事情曝光後,在網友攻訐下改口:「感覺打0分很酷而胡鬧。」最後世新表示該師情緒管理不佳,將不續聘。

教學評鑑就像是學生給老師打分數,郭師因教學評鑑被激怒,反過來以給學生0分作為報復,「你給我的教學評鑑分數不好,我就給你0分」,這件事激怒廣大網友,因為老師擺明:「學校給我寫空洞的學生名字,要他來跟我道歉,而且我要給他0分」,否則就不上傳成績,拒上下學期的課。

但就算沒有全班0分,單就一名學生給老師的教學評價,比起老師給這個學生0分,不僅不符比例原則,該師更以成績作為報復的工具,顯然有失老師的格局氣度。

老師握有「打成績」的權力。他可以定義、評價一個學生在某一段時間、某一個課程的表現,並將這個評價貼在對方的身上,為學生這段時間的努力做結。一個60分或一個90分,定義了學生努力的成果。

現在,學生也有匿名為老師「評鑑」的權力。之所以必須「匿名」,正是因為避免出現郭師這樣「針對性」的舉動——他本來想給那個批評他授課空洞的學生0分,因為不知道是誰,所以才給全班0分。

學生評老師,其實也是老師的考驗,考驗自己的市場接受度,也考驗學生對於「有料且有趣」的標準,自己有沒有沾到一點邊?如果只有一個學生給零分,那任課老師也不用如此大動作去揪出當事人,如果有一部分人給出零分的話,那麼,授課老師難道不用檢討一下哪裡出問題了嗎?

也許,不論對學生來說,或是對老師、對台灣的「好學生們」來說,我們都太在意那些外在評價的標準了!也許,推到極致,我們應該鬆綁成績在台灣文憑主義的社會中的重要性。

在我們真的能鬆綁成績對台灣學子的鉗制之前,懇請各位師長,打成績是一種權力,而每個有機會給別人打成績的人,不論是老師、父母、長輩或者主管,在打成績的時候,都應該感受到成績的威力。

教育出一個自暴自棄的學生、孩子或者下屬,都不是我們進行教育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