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間小企業邀請我去講「提升注意力」的課程,但這主題比較偏向心理學,而非哲學或倫理學,因此我第一時間以非專長為由推辭了這個機會。不過,我還是蠻好奇這公司為何會需要「提升注意力」的課程,因為這種課程通常是開在中小學,雖然成年人也會注意力不集中,卻很少人會想要透過上課來解決這類問題。

進一步詢問該公司聯絡人,得到回應是這樣的:「我們有許多基層同仁都是聽一動才做一動,或感覺沒在聽別人講話,客人有狀況也不會主動去處理,我們主管才會覺得是不是這些同仁的注意力不太夠。」

簡單來說,就是有許多員工「不理人」,各種不理人。「冷漠」可以是種行事風格,不見得是缺乏注意力所致,若要改善,也不該採用如他們設想的解決方案。對大多數成人來說,在該理人的時候不理人,極可能是因為缺少了一種關鍵德行,那就是「仁」。

你或許會訝異於把「仁」的概念用在這地方,而且在當代競爭激烈的資本主義社會中,「仁」似乎已不再是非常核心的德行,你也會常聽到以下的負面說法:「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婦人之仁」、「一念之仁」。好像要當一個成功的職場社會人,「仁」會是種阻礙。

這是因為當代資本主義體制和傳統社會的關係結構會產生對抗,我們可能為了一些「仁慈」「仁愛」「仁義」的判斷,而錯失商業上的重要機會。像是現在已少有「買賣不成仁義在」這種事,網購買賣不成,也許一個小時候就忘了你是誰。

但這是把「仁」形式看得太狹隘。原始儒家的「仁」就是推己及人,將心比心,這是建構對他人關懷的核心動力,在當代職場同樣不可或缺,甚至是競爭力的關鍵。

一開始提到的那間公司,他們認為自己有「許多」員工缺乏注意力,那就不會是個人心智能力的問題(這公司剛好都招到注意力不足的人,機率也太低了吧!),顯然是公司文化造成的。

這些員工不太關懷「他人」,這「他人」可能包括了長官、同事與顧客。要改善這類狀況,需要提升關懷他人的內在動力,但這無法透過課程訓練或以命令要求,這得改變公司文化,像是主管鼓勵或帶領員工主動關懷他人需求、為他人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