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的某次業務會議,我跟幾個同事趁老總還沒到場,大家聊天好不愉快,但Ben一進來,氣氛頓時變調。

這老兄完全不顧原班人馬方才聊到哪裡,拼命插話,若說笑話也罷,一直說他上周六去某家餐廳吃飯,只因為服務人員一個小疏失,把菜的擺盤稍微錯置、傾斜,令他不滿,不僅斥責服務員,還叫服務員在餐廳內公開道歉,外加後續如何加碼對付店長的豐功偉業,一幕幕向我們炫耀。

只見大家紛紛走避,拿起手機出去講電話、趁機上廁所,要不假裝很忙回信,我就直接出去,直到7個人都沒人理他,他才坐進位置,準備開會。

跟這種人開會最頭痛了。瞎話一堆,原本兩小時可以結束的會議,硬是鬼扯多了17分鐘,他講的話不外乎:「總經理,我們應該如何如何、我以前如何如何、大家最好如何如何…」,我心想:一個人做到業務主管,連一點人際敏感度都沒有,身為他的部屬與同事,真的好累。

直到這幾年,看到了更多媒體的報導、實際的例子,尤其是醫院、服務業。我問了我在航空業、餐飲業、醫院服務的學員,他們異口同聲回答我:「歹年冬,給蕭郎(台:瘋子多之意)。」

  • 「我懷孕,我要坐商務艙」
  • 「颱風天別家都飛,你們為什麼不飛?請主管出來給我交代。」
  • 明明是壯漢,卻要求空服員,扛超重手提行李上置物櫃。
  • 在高鐵車廂看韓劇,不戴耳機,大聲播出來。
  • 看病過號,卻要求立刻進診間,還大聲嚷嚷:「你們有沒有醫德啊?」
  • 要求年紀跟自己孩子一樣大的店員下跪,嗆聲:「你會上媒體喔」。
  • ......

以上就算你沒遇過,應該也聽人說過吧?其實這就是「自戀病」,比自大更嚴重。

自戀者的玻璃心

時常看到朋友在臉書上寫:

「XXX看不起我,我會向你證明一切的。」
「全世界都不看好我,我會看好我自己。」
「你看不起我,其實你也不是一個咖。」

全世界只有自己,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曾幾何時,在社會走跳多年的成熟大人們,突然都有了玻璃心?

「自戀病」其實是自卑造成的,講好聽是自我保護機制,講難聽就是在兒童階段控制母親,掌控周遭環境的「自戀式全能感」。

無法擺脫自戀式全能感的成人,一旦慾望得不到滿足,他們保護自己的機制就是「責他」,以嘲諷、咒罵、怨恨、報復等各種形式主動「攻擊」,這就是我們或環境養出的「自戀獸」或「霸凌者」。

面對職場霸凌,該如何自處

我想給大家四個呼籲:

1. 千萬不要有「花錢,就是大爺」的謬誤,這一點可以從你我開始做起。
2. 任何攻擊或霸凌事件,都必須符合多層結構,並非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就能發生,還要加上周遭起鬨的「觀眾」與視而不見的「旁觀者」,面對霸凌,至少你我都可以不要瞎起鬨,千萬不要視而不見。
3. 不要因為怕被告、上媒體,就姑息自戀獸與霸凌者,尤其是奧客。
4. 不要讓服務水準抬頭的緊箍咒,毀了人性最美的善念與初心,場域內的主管,更必須擔負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