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浪費時間!」是很多爸媽掛在嘴邊念孩子的話。

然而,真的完全不浪費時間,孩子們就能夠有最好的學習與成長嗎?

凱若阿嬤在凱若小時候與我們同住很長的一段時間。因為爸媽都上班,所以我們放學後或放寒暑假的時間,都是和阿嬤一起度過的。

阿嬤是個很厲害的台灣女性。雖然她不識字,但因為自己開了一間「煤柴店」,她能夠算九九乘法表,甚至因為孫子們的關係,她大致上聽得懂「國語」,是一個很有活力又能幹的女人!她最大的嗜好之一,就是看「歌仔戲」。所以我對小學放學後時光的記憶,很多都是陪阿嬤看歌仔戲,甚至可以跟著一起演一段。

等到我更大的時候,有段時間超級迷金庸小說,大概我的五六年級數學課,都是金庸陪著我度過。雖然當時算是被「禁止」的事,不過我想我的爸媽都是睜隻眼閉隻眼,有念書有pass考試就好了。因此,凱若小學最大的成就就是完成了金庸全集!國中時代看港劇也是看金庸的故事,放寒暑假就是全天「追劇」。

我還記得,每天上學我的腦子裡都不是課本裡的內容,哪個武功招式,和想像自己就是個女俠之類的白日夢。這在後來我念高中的時候非常有用,因為我們幾個同學的每日話題就是金庸,寫報告也寫金庸,寫散文小說也寫金庸,凱若還完成了一篇短篇的武俠故事呢!至今,這些都是凱若的珍貴回憶。

姐姐還小的時候,她還有很多自主的時間,玩玩具,搞東搞西,甚至一年級她就看完了哈利波特全集!當時的她,喜歡閱讀,也愛跟我一起做菜、烘焙。但我發現當她上了三年級之後,一切都變了。她回家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寫作業」…。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作業?」感覺以前我們能夠放學後看歌仔戲吃甜湯的時間,都神奇地消失了… 。我幫姐姐算過,回家後扣除去數學課後輔導、寫作業、洗澡、吃飯、整理書包等等時間,她平常日一天只有一個多小時空閒時間。

我一直問我自己,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她能有機會擁有媽咪我童年時期~那種很白痴卻可愛到極點的回憶嗎?如果她所有的「休閒活動」都得要假日才能夠做,那豈不是比大人還要慘?至少我們平日晚上孩子睡了後,還能看看電影、上上網、打打遊戲。孩子們除了學校學習,下了課還要做作業,就套句姐姐說的話:「過去我的生活,學校和功課佔去了幾乎所有。」

其實,這是我鼓勵姐姐來德國試試看的真正原因:台灣的孩子,真的太忙碌了!

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德國的教育有多特別,只是單純因為我在台灣也是個大忙人,感覺總是閒不下來,沒有時間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但搬到了德國後,我的生活步調也隨著這裡而慢了下來。週日,幾乎所有的店家都不開門,所以週日只能夠規劃與家人朋友窩在一起的「無聊活動」。孩子也都早早睡覺,所以就算是忙得要命的爸媽,八九點之後也都是自己的時間。

而德國的中學上課時數沒有台灣那麼長,課業在生活中佔的比重沒那麼多。從早上八點半開始第一堂課,到三點下課,每個州有點不同,但在校時間大約六個半小時。

我只希望當時已經要升六年級,被數學和所有的背誦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姐姐,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享受一點「無所事事」的時間。這也是我「教育實驗」的開始,我想試試看,不要過得這麼「精實」,孩子能否一樣學到東西,一樣可以成長。而我也想試驗看看,自己能不能「放手」不要管這麼多,畢竟過去那個「快點!快點!」媽,我自己實在不喜歡…。

姐姐在德國的第一個學期即將結束。現在放學後,姐姐一週有兩天參加籃球隊,還有機會到各大城市比賽,她很喜歡這種團隊的感覺。其他日子,她四點前就已經在家,我們一起煮飯或做蛋糕,陪弟弟玩。有時我們直接約在地鐵站,一起去逛街吃點心。這邊的孩子們,下了課就是踢球玩沙,甚至小小孩的一整天就是踢球玩沙!姐姐學校的回家作業不多,多半在課堂上已經完成不少,有時候,我連續好幾天聽著姐姐說「今天沒有作業」!然而姐姐學到的東西似乎也還是不少。

看起來,似乎是無所事事。但因此讓我發現了孩子「有時間可以浪費」的好處。

剛開始來德國的時候,我跟她說就做自己想做的事,至少一段時間。過了一個月,她開始覺得這樣「很頹廢」,她說「不喜歡太頹廢」的生活(?)

現在,她有時會在上學前跟我說:「媽,我們今天去吃個鬆餅好嗎?」或告訴我她週末的計畫。時間足夠,孩子的腦子才會動起來去規劃,否則放空都來不及了,還說什麼計畫呢?

姐姐學校也有作業,但多半每天花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以姐姐(12歲)為例,每天九點多睡覺,她還有大概四個小時的空閒時間。現在她很少像過去一樣,因為作業做不完而生氣,或因學校的課業覺得壓力很大。

她往往回家就跟我說,明天學校要做些什麼,所以她今晚有什麼計畫,何時要把作業給完成。甚至她跟我說,今年想學做法國點心,她也會上網查資料,跟我一起規劃想要去哪裡旅遊。我喜歡這個「腦子會動」的女兒!

二、「家庭時間」變成生活中最大的比例

過去的「家庭時間」就是在飯桌上,其他就是「快點去洗澡」、「快點寫功課」、「快點去睡覺」。現在,硬生生多了將近三個小時出來,姐姐最常做的事就是「陪弟弟玩」,她一回家馬上洗手抱弟弟,同時我們聊聊今天彼此發生的事。我們聊天的時間變得很多,她可以跟我一起做飯,也能慢慢享受餐點,睡前也能好好「呢喃」一下。這點,讓我這有個青春期女兒的媽咪,覺得放心了點,至少我們可以「有時間」無話不談,而她能與弟弟享受很多珍貴的時光。

三、我從「嘮叨老媽」的角色退休

過去總是在催促她做事情的我,現在還常常被已經完成所有事的姐姐給嚇到。剛剛她才過來跟我說,「我好了!」在我們家的意思是,她準備好睡前呢喃了,所有事情她都已經做完了。

今天晚上,我一句「快去做OO」都沒有說。

我常想,怎麼樣可以改變台灣孩子這樣的生活現狀?我們怎麼樣讓孩子能更有自主思考與學習的能力和動機?說實在,我仍然無解。我也仍在進行我的教育實驗,還未完全畢業。但我希望這個小小的經驗分享,能讓大人們開始思考,或許我們不要那麼怕孩子「無所事事」、「浪費時間」,而是我們能信任他們多一些,引導他們多一些。

台北市的孩子們經歷了第一個沒有作業的寒假,這改變或許不大,但也是個機會讓身為父母的我們思考,「留白」~也或許是讓台灣孩子腦袋重新「動起來」的一個可能的方式!或許,是台灣的父母親,重新真正陪伴孩子(而不只是做功課)的一個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