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因為看得到101煙火,跨年的時候,街頭滿滿接近20歲的年輕人,我們對這種跨年狂歡氣氛已經進入無感的狀態。但是,今年對我們家來說有點特別,因為我們家的下一代中,終於出現了第一個提出要去跨年的家庭成員,就是我太太的大外甥。

這個外甥是我太太家族的第一個孩子,今年15歲,功課好也很優秀,年前跟媽媽提出想要跟幾位好朋友去外面跨年,他的媽媽也就是我太太的大姐緊張得要命,覺得三更半夜的還在外面很危險,跨年人潮又這麼多,特別是捷運站容易發生推擠意外,但另一方面當媽媽也很能理解國中生想要跟同儕自由自在的倒數跨年。

焦慮了半天,大姐向她兩個妹妹徵詢,要不要同意寶貝兒子去跨年。兩個妹妹大概是比較年輕,距離「瘋跨年」的年紀還沒有很遠,覺得台北市已經很有處理跨年人潮的經驗,其實沒有想像中危險,與其一直擔心,不如教兒子碰到危險的情況應該怎麼處理,要是遇到推擠,該怎麼保護自己等等。在兩個阿姨的支持下,外甥得到了跨年派對的綠燈。

我很佩服大姐在面對決定時,願意向妹妹尋求意見,並且接受不一樣的意見。相信這對她和她的兒子來說,都是很特別的體驗。

同一時間,我姊姊跟我說,她們家的老二寒假也有了一個類似的探險活動。

荷蘭中學在聖誕節及跨年期間會放兩個禮拜的假,許多公司也會配合這個假期提出優惠活動,像荷蘭鐵路局在寒假時期就提供團體優惠,吸引親朋好友互訪或是度假。

我的外甥女今年14歲,功課相當不錯,是個聰明伶俐的青少女,她看到鐵路局的優惠,就想出趁鐵路局的優惠跟朋友去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大採購的計畫。

我姊姊家住在荷蘭南部最大城市的郊區,距離阿姆斯特丹並不近,搭火車也要近3個小時。在不少人眼中,阿姆斯特丹惡名昭彰,小偷有名的多,除了錢包容易被偷之外,阿姆斯特丹買酒、買大麻,甚至買春都很氾濫,我外甥女赴阿姆斯特丹一日旅遊,可能發生的意外很多,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爸媽又在非常遙遠的地方,沒有辦法第一時間抵達,聽起來滿危險的吧?

聽到姊姊說14歲的女兒自己要去阿姆斯特丹「逛」,我心裡想,台灣會有多少父母,會讓他們家的國中生自己搭兩個多小時的火車到台北去逛街呢?

我把我的疑問告訴姊姊,她回答我:「其實鐵路局的優惠,我本來並不知道,是女兒自己找到的資訊,兩個人去總共25歐元,一個人來回才12塊半(500元台幣),她能找到這個划算的方案,蠻厲害的!加上她們去阿姆斯特丹,行程、交通都要規劃,可以從過程中學到不少,作為她的母親,我應該鼓勵她獨立學習的行動,也就硬著頭皮答應了。」

我姊姊繼續說,「跟女兒一起去阿姆斯特丹的朋友,我也認識,是一個認真友善的女孩,不是什麼壞朋友,兩個人去,應該會玩得很開心。」

另外,我姊姊也認為,女兒在平常生活很負責任,功課不太需要爸媽三催四請,也常常幫忙做家事,女兒若能自動自發的照顧自己,相信她在外面碰到什麼意外情況,也會做出對的選擇,有能力可以解決問題,因此也不太擔心女兒無法克服各種可能發生的危險。

「不過萬一女兒真的碰到困難,也是學習的機會,譬如萬一錢包被偷了,當然很麻煩,但如果女兒有過這樣的經驗,下次就會更小心。」

台灣跟荷蘭的兩個家庭,都面臨了孩子成長的關鍵階段,孩子想要從家裡跨出腳步,用自己的眼睛認識外面的世界,對青少年來說是很自然的事。其實,孩子的準備往往比大人想像的還要充分,畢竟過去十幾年來,我們當父母的已經用身教、言教告訴他們如何趨吉避凶及照顧自己。當孩子提出向外探險的要求時,爸媽除了要教他們學習保護自己之外,更重要的,也是要懂得放手,讓孩子飛向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