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感慨,年前一位認識20幾年的老朋友,跑來請我介紹一些擁有高資產的客戶。她是保險公司的資深業代,原本已經退休,現在因為她老公的退休年金即將被砍,算起來每個月可支配現金減了快一半,加上她名下房子也賣不掉,打亂了他們夫妻倆的退休計劃,她只好再出來兼職銷售保險和理財商品。

我對她搖搖頭苦笑說,我認識的有錢人死的死,逃的逃,光是稅金就要繳一堆,誰還有閒錢買保單?

她是我的保險顧問,20幾年前我就跟她買了好幾百萬元的保單,現在我手上大多是繳清的保單,只等著領年金,也沒有閒錢幫她做業績,只能跟她說抱歉。

同樣的困境也在券商營業員身上可以嗅到。

我認識的幾個營業員,也說公司這一年來根本沒賺錢,證券營收佔比一直下降,反而是財富管理的佔比提高,因此他們也被要求兼賣理財商品和保險,可想而知,該買的人都買了,想買卻沒有錢買的,也不會買,真不知道這些東西要賣給誰。

其中一人自嘲說,台股再這樣低量下去,他們可能也要被逼著去賣靈骨塔和直銷保養品了。

臉書上一位自行創業成功的讀者也告訴我,他在電子商務平台的保健品業績,最近也在下滑,感覺不太好做,要賺錢真的好難。因為,現在要花更多的行銷資源和心力,才能勉強維持住營收。他說,他已經把貨款薪水和遣散費都準備好,就算公司只做到明天,他也不會手忙腳亂的,似乎早已做好準備退出市場的準備。

不幸的是,這陣子我遇到的年輕人,好幾個也抱怨薪水不漲,物價卻一直升,不知道這年要怎麼過?

他們又說,一例一休表面上看來是政府的德政,但來的真不是時候,對他們這些靠加班增加收入的族群來說,反而壓力更大,再這樣下去,只好多兼幾差,交通費又要增加,日子又要更苦。

我在​​2012年出版的《​10年後,你想成為流浪漢還是富翁?》拙作中,​​​​就警示過:​​​​CPI是無法回頭的「吃人火車頭」。

因為工資只會愈來愈高,加上政府負債一直滾雪球,稅金也勢必提高,加上「零利率時代」,實質負利率必然是常態。總之,CPI上升,物價必然會漲,在這種薪資或營收沒有漲的「停滯性通膨」狀況下,大家更不敢消費,最慘的走法,就是陷入惡性通膨的循環。

現在看來,我預言的趨勢沒有變,只是沒想到政府倉促推出的各項勞工和和稅改政策,反而更加速這個火車頭的力道。

話說回來,我仍支持年金改革和增加勞工福利的政策,儘管短線要有痛苦適應期,但如果政策有彈性和配套等等良性延續性,應該是短空長多的格局。

只是,大家要有過苦日子的心理準備,咬著牙撐過這個適應期,等到全球景氣好轉,自然會再有下一波的繁榮行情。

然而,這種打底期還要多久?低薪族要如何做調整和因應呢?這個問題,是最多年輕低薪族問的。

有個年輕朋友對我說,低薪讓他的生活像是被人用絲襪罩頭,喘不過氣來,考慮在年後找新工作。但面對年前的物價上漲,以及年後經濟是否回升,是否只能找到薪資更低更爛的工作,這些不確定性和壓力,讓他沒有過節的喜悅,反而睡不太好。

我對他說,台灣的低薪是整個產業結構問題,當整個大環境和結構沒有改變,想靠著換工作來提高薪水,根本是一廂情願的妄想,除非你能閉關進修或有關係可以進入前十大企業,否則,在一個沒有魚的水溝裡,換到哪裡都差不多。

如果再來一道看不見的牆,靠出口維生的台灣將會更慘,可想而知,低薪族現在的低薪水位,在未來反而是中高薪水準,倒閉的產業和公司會更多。

他臉色慘白地問是什麼牆?這麼可怕?

我說,那道看不見的牆,就是​​比美墨邊界高牆更可怕的「貿易壁壘」。

如果川普上任後執意築起和世界各國貿易間的高牆,說白一點,就是美國對所有進口貨品提高關稅,以此來保護國內產業,相對的,其它各國,尤其是歐洲和中國這些貿易大國,也會採取報復式政策,跟著提高進口關稅,甚至要比川普的關稅更高,這麼一來,世界各國的貿易往來勢必停滯,那些靠出口維生的公司和員工只能喝西北風,恐怕就會引起新一波經濟蕭條。

其中,台灣和韓國這些靠著美國貿易奶水過日子的國家,勢必成為美中兩個大人貿易對打的砲灰。

當然了,我也希望川普不會採取這麼極端的貿易保護政策,畢竟他是生意人,搞得全世界經濟進入冰河期,對他也沒多大好處。

話說回來,薪水族如果沒有脫胎換骨的本領,只是在同一個小池溏或水溝裡換個角落工作,薪水和日子應該不會有多大改變。

美國債券天王​​岡拉克​曾感概地說,​​​​​​這個世代,小孩的收入要超越父母的可能性,真的是愈來愈低了。他也不是無病呻吟,而是透過長期大數據的統計,交叉比對發現全世界都有這種一代不如一代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