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滿滿的女神夏綠蒂認為,和豪太「男僕」交往是一種紆尊降貴的「施捨」。因此對豪太無窮盡的虐心折磨,總是高高在上模樣。未料最後竟然慘遭男僕背叛遺棄。

愛面子的她,表面上雖然接受分手,但實際上卻一直告訴自己:「這絕對是個荒謬虛假的夢!」因為種種跡象顯示,豪太的分手理由太扯,而女神也絕對不可能會被拋棄的啊!

豪太給夏女神的分手紙條,寫了三大理由:

一、你不愛念書,以後無法考上好的高中。

二、性格乖戾,上課經常暴走,頂撞師長不禮貌。

三、每天沈迷韓劇,完全屬於中毒狀態。

P.S. 夏綠蒂,分手後,你要成為好孩子,絕對不可以變壞。

當夏綠蒂拿紙條給我看時,我忍不住大笑說:「豪太不錯啊!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伴侶。這孩子將來必有出息!」

我的讚歎顯然惹怒夏女神。

「丁雯靜,你是怎樣?他嫌棄你女兒,甩掉你女兒,你還站在他那邊!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

實在話,我心疼豪太這孩子為了這段戀情,屈就男僕角色。

這段交往期間,夏女神不斷刁難折騰,他著實受苦。

儘管如此,他們戀愛過程,我的立場僅是聆聽,絕不介入。交往是兩個孩子自己的事,他們得從中學習相處之道,領悟情感學問。

分手後第三天,夏綠蒂發奮運動和念書。她說要透過運動變瘦、變美,並且要把書念好,讓張豪太後悔跟她提分手。

她每天挑燈夜戰,複習功課到凌晨兩點才善罷甘休。

翌日,沒有愛的morning call,她居然準時起床,沒有誤點半秒。

如此自動自發的自律,嚇壞了她爹娘,以及班上同學。沒人習慣一大清早就看到夏綠蒂,他們張大嘴巴難以置信。

我很清楚,她是刻意讓自己不陷入失戀痛苦之中,藉由忙碌麻痺受傷知覺。她假裝灑脫不在乎,以維護驕傲而優雅的女神形象。

分手進入第四天,夏綠蒂邊擦眼淚邊複習,我知道她的情緒應該已經積累到頂點。

「綠蒂,要談談嗎?」經我一關心,夏女神竟然嚎啕大哭起來。

「媽,你告訴我,豪太分手的理由是不是很牽強?他喜歡我的時候,我就是不愛念書,就 是對師長不禮貌,就是愛看韓劇,當時他可以接受,為什麼忽然就不能接受了?他是不是 很扯?」眼淚鼻涕雙管齊下,楚楚可憐。

「嘿,夏小姐,你想聽實話,還是單純想發洩情緒而已?」綠蒂點點頭,我見教訓時機已到,這個傲嬌的小孩需要當頭棒喝。

「綠蒂你好好想想,這兩個多月,你是如何對待豪太?他像男僕般的侍奉你,而你老是擺 高姿態、盛氣凌人。他找你複習功課,你卻在一旁看韓劇。他每天扮演人肉鬧鐘負責叫醒 你,你總是沒有好口氣回應。你甚至一點也不顧及豪太的感受,大方的接受別人的騷擾和 追求,你不覺得,這樣的相處很不對等嗎?」

戀人分手不見得有什麼堂皇而令人折服的理由。

當初相愛的理由,後來也可能是分手的主因。人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想分手,可能是累積 了若干情緒,可能是不對盤的感受,已然萌生醞釀一段時日。

「兩個人的相處,不應該存在高低不對等,而是要彼此學習理解、尊重、體諒,以及包容。 不公平的愛情是無法持續的,豪太一直用心付出,而你又對人家做了什麼?」

綠蒂掛著淚珠兒愣住,她媽一語驚醒夢中人。

「媽,我該做些什麼努力嗎?」她自覺先前確實惡劣。

「去跟豪太道歉,謝謝他曾經對你如此好,但你卻不懂得珍惜。」我協助綠蒂先來釐清幾件事。

首先,是否能夠尊重豪太分手的決定,還是單純心有不甘而想挽回?其次,是無法接受被甩的事實,還是覺得自己真的喜歡豪太?最後,是決心徹底改變自己,還是裝模做樣取信豪太而已?

對於一個14歲的孩子,這三個問題確是大哉問。

我認為,夏綠蒂應該要能夠思考清楚。

孩子的愛情學分,最重要的一堂課即是:「分手後該如何面對和調適自我」。

「雯靜,你為什麼要讓孩子在最重要的求學階段,耗費精力談戀愛?他們應該專注課業, 你為何給予機會,讓他們做如此浪費生命的事?」

我身邊超過半數以上的朋友,知悉我允許準備要升高中的孩子談戀愛,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他們認為,我給了孩子戀愛的土壤。如果予以制止,夏綠蒂後來也就不會有遭遇失戀的痛苦。我的回答是:每個孩子都不一樣。有的早熟,有的晚熟,兩者沒有絕對的好或壞。我的孩子遇到了愛情功課,我便讓她修習。之所以不讓她「蹺課」,理由很簡單,她自身有意研習,就會好好的學。

更何況,年輕時修練戀愛學分的成本是最低的。

戀愛學分跟練功一樣,最好是從蹲馬步開始練起。很多人沒有基礎,一下子就跳到耍刀弄槍的花式表演,一個不慎遍體鱗傷。更甚者,刀槍還很有可能傷及無辜。

現今社會實在太多「得不到你,我就毀了你」的案例。

父母難免焦急心疼,不願見著孩子虛擲時間傷心,不忍看到孩子受苦難過。我恰好相反,認為孩子有機會承受心靈的苦楚,作為父母的我們應當好好把握。因為這時候的他們,心靈相對開放,也正是我們提供養分的絕佳時刻。

儘管夏綠蒂即將面臨人生第一次的高中會考,但我期待,透過失戀的深刻反省,她得以修正自己傲慢的態度,並打從心底理解一件事:「人會碰到什麼樣的對象,往往取決於自己的心態。」

「夏綠蒂,你想清楚了嗎?關於你媽我提出的三個問題。」

「我想清楚了。但或許只是現在這個時候清楚,下一刻可能又會改變想法。」果然是超級無敵善變的雙子座。

「沒關係,就說你當下的想法吧!」

「我完全尊重豪太的分手決定,的確也是心有不甘。至於有沒有那麼愛他,我暫時沒有確 切答案。這段期間,我全心投入課業,確實希望豪太看到我的改變,」

綠蒂說著說著,再掀一陣狂風暴雨式的哭泣:「可是似乎一點效果也沒有!」

這段期間全心投入課業,不就才開始四天而已嗎?我暗忖。

「聽著,『接受』並『尊重』,是失戀最重要的一門功課。心有不甘是正常的。人們通常比較難以接受自己被甩。因為提分手的人,已經醞釀一段時間,也做好心理準備。而被甩的人,大多處在未知狀態。面對突如其來的分手通知,相對得花較多時間接受與消化。你現在需要的是時間。時間久了,心情就會放寬、淡然。」

淚水洗滌後的雙眼,夏綠蒂彷彿有了一分明白。

我繼續說道:「至於發奮念書這事,你得要好好認真思考,究竟是為了自己,還是別人?如果只是為了挽回豪太,那麼你大可做回原來的夏綠蒂,繼續看韓劇到天荒地老。」

我知道,這樣的說法根本就是一場豪賭啊!

面對孩子的困惑,即使清楚正確答案是什麼,我還是要孩子自己面對和選擇。

「如果念書是為了自己,那麼豪太回頭與否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的狀態,才是你決定未來會遇到誰的關鍵。條件不好,你也很難遇到好的對象。念書是其中一種管道。不斷提升自己,你就有機會遇到、有權利選擇所謂的理想伴侶。一切取決於你自己。」

此刻,夏綠蒂似乎有所覺悟。她體會到,之所以被豪太嫌棄,似乎是自找的。

往後一個多月,夏綠蒂在溫習的空檔,總會跟我談心。

她時而堅強,時而涕泣。有時候她傾訴得無法自已時,我們一家人會給她愛的擁抱。夏爸爸很開心,因為女兒回來了!他有機會安慰女兒,給她擁抱。

夏綠蒂的讀書習慣跟爸爸一樣,會將各個科目有系統的整理成重點筆記。她社會科的筆記做得好極了,連班上第一名的同學都想拜讀、參考。如此發奮圖強的她,唯一的請求就是,假日其中一天要徹底放鬆。

當然沒問題!

相較一年多前,那個教人吐血的叛逆女孩兒,如今轉變至此,根本是個感人的大躍進。

開學家長會上,我遇到豪太的媽媽。豪太媽媽很客氣的找我聊天。她雖然知道兒子跟綠蒂分手,卻並不清楚當中細節。

我說:「孩子之間的事,我們就讓他們自己嘗試面對和解決。豪太對綠蒂很好,是她不懂得珍惜。我有請綠蒂謝謝豪太這段時間的陪伴,不過他們之間似乎還心有芥蒂,現在還沒辦法正常來往。」

幾個月後,有天晚上我人在外頭,突然接到夏綠蒂的電話。

「老媽,張豪太打電話給我,說他在我們家樓下公園,要跟我借筆記。我要下去見他嗎?筆記要借他嗎?」

我回他:「夏綠蒂,你該困擾的不是借不借他筆記,而是當張豪太要求復合時,你要答應嗎?」

我一回到家,老公很緊張的說:「怎麼辦,夏綠蒂還沒回來,已經談了兩個小時了。」

「什麼怎麼辦啊?事態已經很明顯,兩位小戀人的故事還沒結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