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得到金球獎終生成就獎的梅莉史翠普,在她的致辭中,抨擊總統大選前川普模仿身障記者的行為:「當權者這樣的行為會引起別人有樣學樣。不尊重和暴力是會渲染的,當有權力的人用其權勢欺負弱小,我們都是輸家。」贏得所有與會來賓的鼓掌叫好。

梅莉史翠普在會中的致辭,讓人聯想到孔子曾經說過一句話:「惡紫之奪朱。」孔子認為紅色是正色,鮮豔的紫色會奪了紅色的光彩,所以他特別痛恨紫色。那我們要問,喜歡什麼顏色不就是一種好惡而已,為什麼孔老夫子非要規定大家喜歡紅色不可?

理由一如梅莉史翠普所說,公眾人物的言行會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形成莫大的影響力,如果公眾人物不能以高於道德法律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就有可能使全國風氣向下沉淪。這種情形不單只在公眾人物上,也在公司高層,如果老闆不能以身作則,底下的部屬就會有樣學樣,陽奉陰違或口是心非。

表現出相反的作為,來改弦易轍

如果這種不利於社會的風氣已然形成,那該怎麼辦呢?春秋時代的齊桓公曾為自己的好惡吃盡了苦頭,他用自身的經驗,給川普上了一堂課。

原來,齊桓公喜歡穿紫色的衣服,傳出去之後變成一種時尚,整個都城的人都穿起紫色的衣服,最誇張的時候,用5匹生絹都換不到一匹紫色的布。齊桓公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成為流行教主,長此下去,紫衣奇貨可居,於是他憂慮的對管仲說:「我喜歡穿紫色的衣服,但紫色的布料很貴,如果百姓喜歡穿紫色衣服的風氣不消失,那我將會沒有紫色的衣服可以穿,那該怎麼辦?」

提出問題的齊桓公,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影響大眾,而管仲倒是很清楚問題之所在,他回答說:「您想制止這種情況,不妨試一下不穿紫衣服,只要您對侍從說我非常厭惡紫色衣服的氣味;有人穿紫衣過來晉見時,你也表現出無比的厭惡,這樣沒多久就可以解決問題了。」齊桓公接受了。就從那天起,沒有侍從再穿紫衣,第二天開始城中無人穿紫衣,到第三天,整個國內都沒人再穿紫衣。

只是簡單的喜歡穿紫衣就會造成莫大的影響,那老闆的好惡是否也會影響公司運作呢?所以老闆一旦察覺問題就必須採取相關措施,而管仲的因勢利導,就是一個有效緩解的方法。

有意識發起領頭羊的影響力,以身作則來風行草偃

齊桓公之所以可以那麼快解決問題,那是因為時尚流行有時效性,但如果公司文化已經積重難返,那又該怎麼辦呢?春秋戰國的孟子,就被問到這樣的難題。

滕定公去世後,繼位的滕文公請老師然友拜訪孟子,請教他該如何辦喪事,然友於是到鄒國見孟子,孟子對他說:「諸侯的喪禮,我沒有學過,不過我聽說夏、商、周三代,從天子到百姓都是服三年的喪,而且服喪期間都穿粗麻布的喪服,喝清淡的粥果腹。」

然友回國之後,將孟子之言回報給滕文公,滕文公決定照辦,沒想到宗親皇室和文武百官都不願意,說:「喪禮、祭禮都是依循先祖的規定,過去君王沒這麼要求過,到了君主您卻這麼要求,這是違背傳統的。」滕文公不得已,只好派然友再去詢問孟子該怎麼辦。

孟子說:「沒錯,這是不能求助於別人的,在上位的人喜歡什麼,下面的人必定更愛好,正所謂風行草偃,這件事,就看君王您自己了。」滕文公聽了這番回覆,倒是一點就通,所以他連續五個月都住在喪廬裡,到了滕定公安葬那天,滕文公也面帶悲戚,語帶哀傷,這情形看在宗室百官眼裡,都覺得滕文公知禮,對他的行為很是讚許,這才一改過去抗拒服喪的態度。

也就是說,老闆若能以身作則,不用訴諸法律公文,也能樹立典範,成為眾人行為的標竿,即便有人不認同,也不好公然反對,而這也是根本扭轉公司不良文化的最好方式。

孟子說:「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能深切體認一點,有意識要求自己,不因大權在握就以為有豁免權,才是建立公司或國家正向文化釜底抽薪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