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自己臉書,「工作地點:中國大陸,職業工作:娛樂傳播。」説句真心話:我是極度討厭這個「頭銜」的,「離開」一直是我最大的心願、「恬淡」一直是我人生的規劃。但如果我現在就放棄了,之前的堅持努力豈不「前功盡棄」?

去年發佈了台灣「娛樂圈」的六大問題,非常謝謝朋友們的指教和分享,在這全新年度裡,我不想「無病呻吟」,只想說「解決之道」。

今年的跨年,台灣星光慘淡,對岸星光熠熠,我們已經看到了台灣「娛樂圈」如果再不大步改變,將會慘遭「滅頂」的命運。在提出「解決之道」之前,我想先道出在過去幾年來,我在台灣所面對的問題:

2012年,我非常榮幸,被台灣「文化部」及「公廣集團」邀請回台,希望能貢獻自己小小的一己之利。

同年,中國大陸赴荷蘭talpa拿取「the voice」版權,準備製作「中國好聲音」。於此同時,我在得知這個訊息後,也積極爭取台灣製作「華人好聲音」的版權和資格,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為這個節目號稱全世界最好的「內容IP」,只要在哪裡播出,就可以在當地帶動「流行音樂」和「影視娛樂」的全面發展。

在經過荷蘭一連串嚴格的審核,終於通過了台灣的授權,我在激動興奮的同時,馬上要面臨「經費」的問題,因為這是一個必須花費「鉅資」才有辨法製作的節目,以台灣的市場和電視台規模,是絕對不可能負擔這筆費用的。

於是我連夜飛赴北京,打算用大陸網路視頻和台灣電視台「台網聯播」的模式,爭取到大陸的投資機會,非常幸福的,中國大陸騰訊視頻,願意出資2億5000萬台幣,極力促成這次的「雙贏合作」。

拿到了版權、確定了投資資金,我準備在台灣正式啟動「好聲音」的製作,沒想到,這才是我「惡夢」的開始......

多年沒有回到台灣,我才發現台灣的傳媒環境已經「變質」,正如台灣其他產業一樣,台灣的娛樂產業已經變成「利益勾結」和「少數壟斷」的犯罪共同體。台灣少數電視台和大型娛樂公司,開始垂涎怎麼分2億5000萬這塊大餅,而如何「做好」這個節目根本不是他們考慮的重點。

於是不斷的「攻擊」和「流言蜚語」就在那年不斷的撲向我而來,原因無他,大家的目的就是:「分贓」。

要成就「一件事」很難很難,要催毀「一件事」卻是無比容易

2012年年底,在心力交瘁的情況下,我宣布放棄了「華人好聲音」的製作,同年,對岸的「中國好聲音」創造了數十億的收入,並且培養了日後無數新歌手和他們的音樂市場,為之後的中國「娛樂版圖」開啟另一個里程碑。

2013年,NCC宣布台灣電視開放廠商「總冠名」,這個在中國大陸行之已久的利多政策,總算得以在台灣實現。「總冠名」在台灣是一個新的「廣告模式」,這中間如何操作和置入,其實有很多的學問和細節,隔年,我希望將大陸「總冠名」的經驗帶回台灣,再度非常幸運的,我得到了台灣「台鉅公司」的全力支持,「台鉅公司」旗下的CityColor彩妝,願意以每集40萬台幣的投入,一年近4000萬台幣,為一個「全新」的談話節目做「總冠名置入」,創下台灣史上最高的總冠名價格。

以當時台灣的談話性節目「製作費」大約在一集20萬台幣上下,加上這40萬的投入,無疑可以大大的提昇台灣節目的製作品質,解決台灣電視「沒錢」的製作瓶頸。沒想到我再度失望了.......

「節目」搭完景的第一天,我看到了還是一個「窮酸」節目的樣子,我怒了,一個每集有另外40萬加持的節目,錢究竟花在哪了?在我的堅持下,我拒絕當天錄影,要求電視台全面改景,終於在我的要求下,改成了右邊的模樣。

我的憤怒原本以為可以改變台灣電視「粗糙現況」,沒想到卻再度踩到了這家台灣電視台紅線,因為他們壓根就不想將這4000萬台幣「總冠名」花在節目製作中,我無疑成了他的的「擋財之路」,於是,想著如何不讓我參與節目,好將這些錢變成「利潤」,便成了他們最大的目標。同年,我帶著失落的心情再度回到中國大陸,這個節目也因為製作「粗製濫造」,廠商決定不再投入而提早夭折。

舉了以上兩個例子,我不是幫自己做「辯護」,而是用自身的例子,讓朋友們知道台灣的「傳媒娛樂」問題到底出在哪?為什麼有那麼多大咖和人才外移到中國大陸,這些人相信也面臨到一樣的問題。身為在兩岸同時工作的製作人,在2017年初,在台灣「娛樂圈」快要被完全毀滅同時,我選擇不再沉默,沉痛的提出以下建議,這些辦法才是拯救台灣「娛樂產業」的「治本之道」:

一、電視台節目公開招標:

在台灣工作的電視人都知道,電視台所有播出的戲劇、綜藝製作單位,幾乎全是「內定的」,這些少數的製作人,早已壟斷了台灣電視台40年以上,他們在台灣最繁華的時候,賺進了上億的鈔票,此時他們不但不知將之前的所得回饋給台灣社會,卻打算在台灣電視已進入「癌症末期」時,繼續啃光台灣老本,我實在不願指出這中間有多少的「利益輸送」,但電視台如果不再「透明化」,這樣的「惡性循環」將永無止盡。

建議今後臺灣所有的「電視節目製作」,採取「公開招標」的模式,決定者不再是少數的電視台主管,而是更多的學界及專業人士,讓有志於這一行的年輕朋友,能讓他們的創意和想法能得到公平的競爭。

這是說給這些投資電視台「大財團」聽的:你們雖然「財大氣粗」,但也不想繼續給人做凱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