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我要吃巧克力!」女兒大哭宣布她的要求,她繼續大尖叫「我肚子好餓!」

這一切的開始,源於太太站在冰箱前問我,朋友送我們的巧克力收到哪去了,女兒聽到「巧克力」關鍵字,就開始鬧她很餓、很想吃。

聽到女兒因為肚子餓,所以想要吃巧克力,我心裡想,兩歲多的小朋友哪懂巧克力吃再多,也不會吃到填飽肚子。

不過因為這盒巧克力裡面是含酒的,不能給小孩吃,所以我跟女兒說:「巧克力有酒,小朋友不能吃,酒對小朋友很不好,會傷害妳的腦袋發展,所以不能給妳吃。」

女兒聽完卻哭得更大聲:「可是我很想吃~我肚子好餓!」

聽到女兒泣不成聲,我太太就進來臥房跟女兒解釋:「寶貝,這個巧克力有酒,辣辣的喔,如果小朋友吃了會長不高,妳想要一輩子都是矮冬瓜嗎?」

聽到太太的解釋,心裡忍不住想:太太說小朋友吃到有酒的巧克力會長不高,跟兩歲女兒認為吃巧克力可以填飽肚子,不是一樣邏輯有問題嗎?

太太和我都想要禁止小朋友吃巧克力,也認為要跟孩子說明不能吃巧克力的理由,但我們的方法卻差很多。

我太太隨便編一個故事說服女兒不吃巧克力,雖然理由違反常識,但對她來說這並不是重點,我後來問太太為什麼用「矮冬瓜」警告女兒不能吃巧克力,太太就說 「兩歲多的女兒,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她根本不知道「腦袋」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可能你的理由比較正確,但她聽不懂,講也沒用啊。」

太太說的也有道理,我跟女兒解釋吃有酒的巧克力對她不好的時候,女兒很大聲說「爸比,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她到底聽不懂什麼呢?她是聽不懂荷蘭文,還是聽不懂我的理由?還是她假裝聽不懂當作她的討價還價策略?如果爸爸的道理講不通,也許還有機會給我吃巧克力?

「你看,女兒都說她聽不懂你講什麼。我雖然編一個故事,跟現實沒有關係,但是女兒起碼聽得懂,效果會比較好呢!」 太太的確很會這一招,我們家女兒不想要乖乖在自己的小床睡,太太會到我們家的陽台跟「大野狼」說我們家有一個小孩不乖,晚上歡迎大野狼可以來吃她,說完了,媽媽就跟女兒說大野狼抓不到小床裡面的小孩子,乖乖在自己的床上睡覺就安全了。

大家常常提到「虎姑婆」、「牙齒裡面的蟲蟲」的說法,可以看出台灣這種「編故事教育法」其實是蠻普遍的。

不過,為什麼我們大人需要編故事才能說服小孩呢?「大腦」這個概念真的太抽象無法理解嗎?難道我們不能慢慢解釋大腦是身體的控制基地嗎?還是大人認為孩子聽不懂,就沒有試過講真實的理由給孩子聽?這樣是否低估孩子的認知能力?

更何況,一旦女兒發現巧克力不會真的影響一個人的高矮,大野狼不會抓沒有睡小床的小孩,嘴巴裡面並沒有住蟲蟲的時候,我們大人該怎麼辦?女兒發現我們編故事「騙」她聽父母的話,她之後還會相信我們的話嗎?

荷蘭父母普遍認為「說實話」,是最好的教育方式,無論小孩問什麼,還是要跟小孩說明什麼,千萬不要隨便編故事,而是要跟小孩子說實話。荷蘭父母不會小看孩子的認知能力,孩子不懂的,父母該要多多說明,孩子懂的事情,比父母想像中的多,如果跟孩子編故事,孩子可能會認為父母只是隨便唬爛,聽久了會認為父母講話不可靠,不信任父母,甚至會覺得「編故事」也沒什麼關係。

說實話,才可能教養誠實的孩子,要教養出社會後負責任的小孩,建立重視誠實與負責任的個性,需要從小示範給他看。孩子可以從父母身上學到怎麼當一個負責任的社會成員,「說實話」是最好的說服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