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是失落的一年。在這一年中,我失去了親人,我的一些客戶因為業務困難而歇業,台灣遭遇停滯不前的困境,而全世界更經歷前所未有的動盪。

最近和很多客戶聊天,不論是小公司或大企業,發現都有同樣的問題,那就是想轉型,但不知如何轉型,或有努力嘗試轉型,但看不出任何成效。

Welcome to the reality。以前有一位企業家曾說過,轉型不是轉頭,哪有那麼容易?我們現在所經歷的,好比一個人在戒癮、瘦身、復健過程中承受的巨大痛苦,需要時間調適。

政府推動一例一休,也是一種轉型,但引發了連鎖效應,企業成本上升,無法承擔,轉嫁給消費者,帶動了一系列漲價。當初照顧勞工的初衷,淪為勞工、企業、消費者三輸。

全世界最新的管理思維是打造良好的生態系統,講求系統內所有「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的多贏。小英自詡為勞工正義的使者,卻缺乏全面的思考,以致造成勞資雙方對立,社會痛苦不堪,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這次率先漲價的業者,都屬於連鎖餐飲業,說明台灣已從製造業轉型服務業,但服務業其實也沒有轉型,長久以來價格無法適當反映真實成本,特別是物料成本的上升,一例一休只是一個引爆點,代表業者實在撐不下去了。

雖然中小企業難以承受負荷,但大企業還可以抵擋衝擊。遠東集團表示,不漲價、不減少營業時間,醫院也將維持正常營運。這對政府照顧弱勢團體的政策而言,何嘗不是一種反諷。

反觀川普,他把製造業搬回美國,成效已顯現出來,在其警告下,福特宣布放棄墨西哥16億美元設廠計畫,並表示川普減稅及放寬管制對汽車業有正面幫助。這代表雙贏,不像我們是三輸。

台灣製造業未來轉型策略之一是前進美國,但誰能布局美國?仍是鴻海、台塑這些大企業。過去我們批評財團過於傾中,未來難道要批評他們過於親美嗎?

除了服務業和製造業,台灣第三個需轉型的行業是科技業。上周美國CES電子展,中國公司大放異彩,百度推出智能汽車,小米展示智慧電視,華為則發表能理解使用者習慣的人工智慧手機,沒有什麼人注意到台灣。

未來科技的趨勢是「高智慧」,但台灣還停留在「低成本、低智慧」,許多CES發表的新科技,如AI、VR、AR、4K TV、5G,台灣均尚未著墨,電子業下一步何去何從?

我從事的金融業是另一個需大幅轉型的行業,Fintech(金融科技)對金融業已造成巨大影響,機器人理財(Robo-advisor)成為財富管理和基金業的新潮流。台灣很多金融從業人員會被裁撤,未來只能往中港發展,但只有少數人有機會,台灣將是一個持續乾涸的池塘。

整體來說,轉型沒有訣竅,最重要的是決心,必須有勇氣作痛苦的決定,比如說合併賣掉,或結束營業。政府若單方面的保護勞工,只會越弄越糟,機器大幅取代人類的時代已經來臨。

未來企業轉型,必須以「智慧化」和「數位化」為目標,大量減少人力需求,資遣員工費用就是企業必須考量的成本,中國大陸已開始這個過程,台灣還沒有。

二十多年前,台灣製造業有一波洗牌,廠商因為成本,全面向中國大陸轉移。現在我們面臨的是新一波服務業的洗牌,我們長久壓榨勞力的模式已走到了盡頭,未來只有能創造獨特價值的業者才能存活,政府干預只會減緩轉型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