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我收到一封來信,內容寫得相當直白:「本公司員工的流動率一直很高,有些還跳去競爭的公司。所以想請老師來上一門課,看是不是能讓基層員工變得忠心一點。」

說真的,或許可能有一些洗腦式的成功學課程會有這種主題,但沒有這種倫理學課程耶。如果要依倫理學給點良心的建議,說不定反而會讓這公司的離職率大增。為什麼呢?因為在當代社會中,強調要「忠」於特定公司或單位已沒啥意義,你真正該作的,是忠於自己設定的目標。

在傳統中國社會,效忠封建統治者顯然是第一要務,這種作法主要是為了維持社會制度穩定。透過兩千多年的反覆「宣導」,「服從指揮者就是忠」「捍衛體制就是忠」的想法也在華人思想中扎根。

但這可不是對於「忠」的正確理解,連儒家都認為上述的說法算是「愚忠」。就算是被「黑」最慘的宋明理學家朱熹,他也反覆強調忠是「盡己」。盡己這兩字有很大的解釋空間,但從古代到現在,基本上都是為了特定目標而盡全力的意思。

重點在於,特定目標是什麼?

當代社會與古代中國最大的差別,在於多元性。在封建帝國中,你若是農民,大概就真的只能一輩子耕田,若是貴族或武士,也都有明確的職涯發展進路,你會知道自己理想的目標是啥,社會結構也相對穩定,能支持這種目標。所以依制度設定的目標而努力,通常會有意義的行動。如果相當努力,制度卻無法支持多數人達成目標,古代社會就會陷入戰亂而瓦解。

但當代社會大不相同,充滿了價值矛盾。這是因為我們的社群在不到兩百年的時間中湧入了多元文化,每種文化又有各自的價值目標,隨著經濟模式的發展,又會不斷出現許多的新目標。

和古代相比,可行選項變得太多,就算多數人追求目標時失敗了,社會也不至於立刻瓦解,因為我們可以輕易切換社會角色來轉變目標。像是決定從教師變創業者,原本賣雞排的跑去當職業軍人。

合理的目標那麼多,但個人資源和生命有限,那我們應該選擇對什麼盡力呢?忠於什麼?

多數人就算想「忠」(盡力),也不知該忠於什麼;如果隨便選一個來「忠」,那押錯寶時,又該怎麼辦? 有人說是該「忠於自己」,那也應該先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問題又轉一圈,回到人生目標的判斷困境之上。

我最近對大學生的建議,都是出社會後先花個十年,東看看、西看看,瞭解一下社會運作的概況,再挑選可以穩定發展的方向,別急著押寶。為什麼呢?因為當代社會太過複雜,下個十年的強勢工作,現在多數社會人都看不出來,別說是大學剛畢業,對於世界還不太瞭解的年輕人。先利用還有失敗空間的時候,多經驗一些社會現實,看看業界百態,才能對將來比較有把握。

那要參考父母的意見嗎?只怕父母的意見是落後指標,在他們的時代可以適用,放到年輕人的時空就不管用了。也不應直接參考同儕的選擇,每個人的特質都不同,社會上也有諸多的發展機會,最適合自己的目標與達成目標的手段,需要自己慢慢去磨出來。

這個世界已沒有明顯的標準答案,你的人生將會是個成就答案的過程。我們需要花上很長的時間與環境碰撞,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答案,在這過程中需要努力,也要學著放手,甚至逃避。那我們還需要「忠」這種德行嗎?